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张家后院【二更求花花!!!】
    ,!

    第285章张家后院

    燕京市。

    燕大附近。

    如意酒店。

    “张凡,对不起!!!”

    待张承安走后,刘君怡一抹歉意,幸好张凡并未伤到严重,不然她会内疚一辈子的。

    “我没事,你看这皮粗肉厚的,被他打一拳也不碍事!!!”

    张凡笑道。

    “张凡,你开始说的都是真的吗?”

    刘君怡一道泪水滑过,十几个女人,想想都是醋意浓浓,关键是这小子居然没有反驳,看来这是真的了。

    “真的?”

    “君怡,什么事情啊?”

    张凡故作惊讶,一副不懂的样子。他自然知道对方所谓,对方很美又怎么样,最少也要有点感情基础,不能见一个女人就上了再说。

    “哼!!!”

    “明知故问,虚伪的家伙……”

    刘君怡哼了哼,白了张凡一眼,嘟起了小嘴,做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一顿美味佳肴,可是二人的心思却是不在包间里。

    ……

    张承安离开如意酒店之后,并未逗留他处,而是径直回到了张家。

    “大哥!!!”

    院子里,张紫萱看着一脸晦暗的张承安从外面回来,走了过去,喊道。

    “小妹,父亲呢?”

    张承安一怔,神识之下,父亲并未在家里,不知道去了哪里。

    “大哥,父亲去了宗门,可能为了筑基丹而去,希望你能忍下那股恶气。这段时间尽量不要去找张凡的麻烦,等你筑基成功,也就是他的末日了!!!”

    张紫萱解释道。

    “筑基!!!”

    “好,我一定会筑基成功的!”

    张承安拳头紧握,双眸怒视,杀机尽显,一旦他筑基成功,首先就要将张凡杀死,一泄今天心头之恨。

    他离开院子,朝张家后院走去,这里是张家最神秘地方,除了张家嫡系子孙其他人一律不许进入的。

    进入的地方并未有人把手,而是需要经过一道阵法,没有信物的人是无法过去的,除非能强力破阵者除外。

    张承安进入后院之后,没有停留,而是朝院子里最后一间屋子走去。

    “跪下!!!”

    还未走近,一道威严的声音传出,让张承安不自主的跪下来,不敢有半点违背。

    “老祖!!!”

    张承安一抹冷汗,原本以为自己炼气期大圆满也算是一个高手,可是被老祖一道威压被迫下跪,这结果太让人惊异了。

    他有神识,但是也不敢对老祖扫视,修真界用神识对他人扫视修为高低是凡大忌的,除非是仇敌之人,否则一般不罔用这个方法。

    “承安,你可知错?”

    屋子里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浑厚而有力,几乎深入道灵魂深处的力量,让人胆战心惊。

    “我…我…承安知错……”

    张承安额头微微冒汗,为了一个女人竟然违背了老祖的训话,未经允许不能动武的。

    这里说的动武那是不能动用炼气期大圆满的实力,一旦暴露,结果可能会有麻烦的。

    “筑基在即,待筑基丹一到,好好闭关,争取早日筑基成功。”

    “至于那些二女私情,也该抛下了,你以后要走的可是金丹大道,娶一个凡夫俗子,将来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屋子里的人训话,一个修炼者去娶一个普通女子,要是过来百年之后,自己犹在,而爱人却是离世而去,或许对修炼的道心都有极其重大的影响。

    “老祖,我们张家已经这么强大了,你老都有筑基期实力了,难道还怕护国府吗?”

    张承安内心还是有些不服气的,护国府有规定,隐门之人不能随意外出,必须在龙组提交申报。

    可是张家高手如云,而他二伯被废,老祖都未扬言报仇,这让他非常不明白。

    只要老祖出手,张凡就算逆天也不行,根据他的感觉,屋子里的老祖最少有筑基中期以上实力。

    “哼!!!”

    “你知道什么?”

    “护国府自然强大无比,难道你以为它是吃素的?”

    屋子里继续传出一顿呵斥声音,明显对护国府有一丝忌惮,不然怎么可能对张家后人小心谨慎做事。

    随后屋子里继续传来声音,念道:“面对修真界的八大隐门,我们张家这点实力又算的了什么。”

    “他们为什么不敢随意出世,即便是出世,也是筑基期一下修士离开宗门。”

    “筑基期以上修士若果敢离开宗门外出,要是被护国府发现,轻者将修士关禁闭,严重者直接抹杀,这也是不是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跪在地上的张承安越听越心惊,八大隐门可是强大无比的存在,居然被一个护国府镇压不敢反抗,由此可见护国府之人的强悍。

    “老祖,难道护国府还有筑基期以上修士高手?”

    张承安最后还是有些不甘心,一定要知道结果,自己以后也有一个奋斗目标。

    “……”

    屋子中沉寂片刻,很久之后,再度传出声音来:“世俗之人只知道有天、地、玄、黄四大武者阶别,而天阶之上又有先天高手的存在,先天之后才是天罡期武者。”

    “……,可是天罡期之后呢?”

    “承安,你有没想过这个问题?”

    俗话说先天之下皆是蝼蚁,可是进入先天之后才明白,武者是永无止境的。

    一个先天高手面对天罡期武者何尝不是蝼蚁,可是老祖之言却让张承安大惊,莫非……护国府之内有超越天罡期武者的存在?

    “你用不着惊讶,护国府可是存在了不知道多久年代了,有超越天罡期高手并不奇怪。那可是拥有修士金丹期的强大,这也是各大隐门不敢随意与护国府对抗的缘由之一!”

    随着老祖的解释,跪在地上的张承安不断冒汗,天罡期可是相当于筑基期的修士,那金丹期有多强大,根本就不敢想象,也难怪老祖一直叮嘱,即便是此刻还是要忍气吞声,不要扰乱的家族大计。

    只要得到了医圣金方,将来或许能突破筑基,而进入金丹大道,那时候就不必畏惧护国府的威胁。

    经过了老祖的提点,张承安终于完全明白了家族前辈的苦心,数百年的张家计划,绝对不能毁在自己手里。

    他眸子冷芒闪闪,同时闪过一抹坚毅,对刘君怡之事暂时放到脑后,此刻关键乃闭关修炼,先顺利筑基,不然其他事情都是废话。

    一个时辰后。

    老祖发话,张承安离开后院,回到房间,开始了闭关修炼,争取筑基丹来之前,身体各项能达到一种完美状态。

    此刻的张凡已经离开如意酒店,将刘君怡护送到家里之后,他也往顾家赶去,几女恐怕早已等待已久。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