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圣手末路(上)【一更求花花!!!】
    ,!

    第279章圣手末路(上)

    药学院。

    天然药物系。

    实验大楼。

    “钱?”

    张凡一怔,什么时候要钱了,他可是需要知道此物来自哪里,这比起钱更加重要。

    “呃!!!”

    “小兄弟,你开始说的该谈正事,难道不是为了钱的事吗?”

    谭立人也是吃惊,貌似自己好像确实会意错了对方。

    因为从张凡眼神里看出,对于钱来说,他一点都未动容,甚至眼皮都未眨一下。

    “当然不是,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知道,这生灵草到底来自哪里?”

    张凡摇头,钱能和生灵草相比?

    开玩笑,千金万金都难买生灵草,这东西根本不是能用钱来衡量的,几乎能说价值连城。

    “等一下,你既然称这是什么生灵草,那么就说你应该见过,可是为什么要问我它来自哪里呢?”

    谭立人非常好奇,对方能呼出药草的名字,怎么会不知道哪里有?

    他先前极度怀疑张凡来自某个研究室,可是自从提炼成功之后,却否定了此事。

    因为要是来自其他实验室,绝对不会透露这个绝密的信息,就算关系再好也不会这么做的。

    “我怎么知道的你不用管,只要告诉我它们来自哪里,就算是我告诉你提成药液的一种报答好了!!!”

    张凡淡淡道。

    “它们来自一个很神秘的地方,我也是一次无意中发现的,只可惜这东西太少,不能量产。随后我们便开始种植,生长的却是很慢很慢,实验室里一共也就几十株而已!!!”

    谭立人想了想,最后还是说了出来,也算是对张凡的回馈之恩。

    “神秘地方?”

    张凡道。

    “不错,正是来自华夏中原的神农架,一次科研我路过一个地方,发现了几株特别不一样的药草,最后带到实验室里,一研究却让人惊奇。”

    “没想到次药草对于修复皮肤有逆天的作用,所以后来我向国家申请了这个项目,只不过一晃就是五年过去,结果一事无成!!!”

    谭立人告知道。

    “神农架么?”

    张凡露出了淡淡笑意,果然来自一个不简单的地方,或者去了会有其他意想不到的收获。

    ……

    燕京。

    协和医院。

    内科住院部,一间高级病房里,一个九荀高龄的老人平躺在病床上,身上的仪器连线繁多,不断的记录着老人的生命迹象。

    病床旁边,数名国手级别圣手齐聚,众人神情无比凝重,或者说老人已经是如熟透了的果子,该落幕了。

    协和医院老院长孟正业,现任院长宁天华,内科主任郝学海也立于一旁,这也代表了整个协和医院对国家阶别的圣手的关心。

    刘景天,寒凉派里资质最老,虽不说这一行人医术第一,也算得上出类拔萃了。

    几乎承接刘家先祖刘完素一脉,论温热而主寒凉,对于大多数疾病偏向与寒凉药物,很多热心类疾病随手而愈者多以。

    “各位医道圣手,我父亲已经无法回天了。可是他老人家还有几个孙子远在他乡异国,不知道诸位有没办法多延续一天时间,也算让几个孙子送终了!!!”

    刘景天的大儿子刘成业道,他的后代几乎都是从商,远在米国和大不列颠,即便是赶到也需要一天以上时间。

    “刘老,此刻呼吸微弱,脉搏甚微,心脉已经无力为继了,即便是用大补回阳之物,恐怕也会虚不受补,很难很难!!!”

    补土派圣手李天逸微微皱眉,刘景天已经到了油尽灯枯之际,纵然有华佗在世扁鹊重生也是无法救治了。

    “要不……就用刘家的绝学阴阳六针,或者能延续一天的生命,可是……”

    滋阴派圣手朱宜人看着不久之前还一起把酒言欢,这刻就要离开人世了,心里竟有些不舍,希望能继续存世,唯一的机会就是用刘家针法,或许还有一丝希望。

    “朱老,你不必担忧什么,我父亲已经是病入膏肓,无论什么情况发生,我刘家绝对不会怪罪任何人的!!!”

    刘景天二儿子刘成仁自然知道,目前医疗环境非常差,导致很多时候本来有希望救治的人也失去了该有的机会,作为医者的后代自然更清楚此事。

    “不错,诸位不必担心,此事我和老二都在此,无论成功失败,绝对不会找尔等一丝麻烦,我刘成业这点信誉还是有的!”

    刘成业附和道。

    “哎!!!”

    “贤侄,此事也不能怪我们,有些家属不理解,导致很多时候医生都畏首畏尾,不敢尽心去帮病人诊治,让一些可能有救的病人失去了机会!!!”

    温补派圣手赵宜春叹道。

    “诸位,我来施针,也算是对刘老的最后一丝回报吧!!!”

    火神派圣手郑华灿道,在刘景天临死之前也将阴阳六针传授给了几个燕京的医道圣手,关键是刘家没有一个继承之人,那刘君怡又是从事西医药学,刘老也不想这刘家的针法失传。

    房间中众人紧张,这阴阳六针可是也很耗费精神的,不久之前他以近九十高龄施展过一次这针法,这也是刘景天体内骤然衰弱的主要原因。

    学习西医的协和医院老院长孟正业,现任院长宁天华,内科主任郝学海,对于这银针治疗疾补是有些惊异。

    火神派圣手郑华灿将老人的身上衣服慢慢掀开,露出了要针灸的几处穴位,消毒之后,他手有些微颤,没想到居然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是出道以来第一次这样。

    郑华灿并未立即出手,而是屏息凝神片刻,带手完全稳住之后,快速出针,对于阴阳六针的位置早就滚瓜烂熟,几乎闭上眼睛都能摸到位置。

    对于郑华灿出手的方法和力度,几个医道圣手都不由的点头,至少有刘景天八层实力,延续一天时间应该没多大问题的。

    半个小时后,六针施针完毕。

    咳咳!!!

    刘景天居然轻咳了一声,然后身子微微转侧,貌似和平时熟睡时候一般,气息悠扬而长,呼吸均匀有力。

    “父亲!!!”

    刘成业和刘成仁纷纷惊呼道,没想到这火神派郑华灿还真神,银针一下,父亲气息明显改善,延续一天看来绝对没问题了。

    “好神奇!!!”

    老院长几个人露出惊异之色,没想到就六根银针居然有这么大的作用,虽然没有起死回生之作用,但是也几乎有一点这个力量。

    “恩?”

    几个医道圣手纷纷出手把脉,希望真有效果才是,结果却是让众人微微皱眉。

    脉搏宏大有力,气势博指,这哪里像一个快去的老人,比起一些青壮年的脉搏都要浑厚有力。

    这病入膏肓之人绝对不能出现此种脉搏,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回光返照,只有这条才能解释这一切的情况。

    “爷爷!!!”

    就在这时候,一个极美的女子进入病房,看着病床上的老人,眼泪刷的一下就流出来了。

    来人自然就是刘景天的孙女,也是老二刘成仁的女儿,刘君怡火速赶到了,只可惜只遇到了一个昏迷之中的爷爷,根本无法言语。

    这刻她有一丝后悔之意,没想到刘家之中医传承道自己手里居然断了,那娇小的身躯在颤抖,脸上的泪水不断的滑落下来。

    “爷爷,对不起!”

    一道呐喊之声,自然来自刘君怡心里,要是自己学习了中医,或许能减轻爷爷很多负担,那样的话爷爷就能多活几年也说不定。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