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感恩之心【二更求花花!!!】
    ,!

    第228章感恩之心

    庆丰酒楼。

    至尊包间里。

    “我是谁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们打搅了我的雅兴,自然要受到一定的惩罚!!!”

    张凡淡淡道。

    “在下乃狂龙帮青木堂少堂主,先前如有得罪之处,还望兄台海涵!!!”

    少堂主穆天宇知道,这人最少具有玄阶武者实力,绝对不是自己一个黄阶武者能抵抗的,好汉不吃眼前亏。

    “自己找个位置跪下,容我和女朋友吃完这顿饭,机会只有一次……”

    张凡淡淡道。

    他继续给顾倾城夹菜,这姿势非常享受,加上顾倾城也并未反对,对于这声女朋友让她更加心里欣慰。

    “什么!!!”

    “让本少跪下,虽然你……”

    少堂主穆天宇怒气升腾,他可是燕京第一大帮狂龙帮青木堂少堂主,怎么可能跪地求饶。

    这不禁丢了他的面子,连青木堂或者狂龙帮的面子也丢进了。

    本来他准备说区区一个玄阶武者,怎么可能让他低头。

    “嘶!!!”

    不过随后感觉漆关节一阵剧痛,不由自主的跪地之上,真是痛彻心扉,甚至呼喊都无能为力。

    片刻后,顾倾城浑身燥热,被一群人看着,感觉有些不习惯,于是对张凡轻声说道:“张凡,咱们走吧!!!”

    “好!”

    张凡点头,将顾倾城放下,他也站起,冷眼扫视地上一群青木堂之人。

    离开包间之前,张凡在少堂主穆天宇身边驻留,淡淡道:“这顿酒菜之钱,让你请客没有意见吧?”

    “没…没意见!!!”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穆天宇咬了咬牙,眸子寒光闪烁,先答应再说,一定要找到这小子报仇。

    待张凡离开包间后,穆天宇尝试站起,结果几乎是无用之功,他立即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告诉了此事,对方赫然大怒。

    离开至尊包间后,顾倾城找到一处方便的地方换下了婚纱,从张凡戒指里拿出了一套合适的职业女装,穿上之后却是另类之美,让张凡又是一阵呆滞。

    走出庆丰酒楼,张凡拿出手机,询问了龙宙考试之事是否办妥,对方良久才发出声音,告知张凡这是最后一次打交道了,张凡已经被龙组拉紧了黑名单之内。

    张凡并不在意,先考试再说,龙组他是必须要去的,或许有自己需要的东西。

    如果先前答应之事不给,那就不能怪他不客气了,就是使用武力也要将该得到的抢来。

    “张凡,对不起!!!”

    顾倾城一脸歉意,没想到张凡竟然丢下高考,不远数千里敢来京城。要是燕京不能参与考试的话,这一辈子都会内疚的。

    “傻丫头!!!”

    张凡微微一笑,顾倾城已经被他内定为自己的女人,就算失去高考的资格,这次也要前来救人。

    “你去考试,我就在考点学校门口等你就是~!!!”

    顾倾城道。

    不管怎么说高考可是很严肃的事情,今天她不想离开张凡,一定要等张凡考试完后就能见到她。

    “倾城姐,你想不想一起进入考场,甚至就作我旁边!!!”

    张凡突发奇想,要是很顾倾城一起进入考场,这小妮子绝对会吓坏,甚至不敢吭声。

    “啊!!!”

    顾倾城惊呼一声,这一起进入考场那也太怪异了,难道张凡用武力震慑?

    “走吧!!!”

    张凡一笑,拉起顾倾城施展身法飞奔而去,此刻修为乃炼气期后期,几乎能轻松施展大步流星第三重,速度达到了极致。

    几分钟之后,张凡二人抵达考区,被龙宙安排的那个人一见张凡来此,立即走了过来。

    “请问,你就是张凡?”

    张凡一扫,发现这人竟然是国安之人,他心里微微一怔,要是知道国安局局长都被自己一拳击飞,不知道还会不会帮自己办理这次异地考试。

    “恩,这次多谢兄台仗义,我欠你一分恩情!!!”

    “呵呵,这是龙宙前辈所托,也算是黄某的一种福气,更是一种荣幸!!!”

    来人为中年人,五官端正,黄阶巅峰修为,和叶冰的同事范海成一般实力。

    “兄台,我看你久居黄阶巅峰寸步难进,难道很久没有修炼了?”

    张凡道。

    神识之下,微微一怔,修炼有误,怎么可能会突破玄阶,不走火入魔就好了。

    “呵呵,不怕老弟笑话,我家族之人都没有修炼天赋,几乎都止于黄阶巅峰,没有一个人能突破道玄阶武者,根本不是没有修炼的缘故!!!”

    对方叫黄维荣,也是国安局古武组之人,由于功力无法进阶,在国安局古武组里面也就算一个没有一官半职的普通人员。

    张凡看了一下时间,此刻已经是下午两点30分,眉头微皱,看了黄维荣一眼,最后还是告知道:“黄兄,其实并不是天赋问题,而是你修炼的功法有问题!!!”

    “张凡,你这么说我可是要有意见的,那可是对先祖的不敬!!!”

    “次功法乃祖上留下,怎么可能有误,你自己进考趁了,在下告辞!!!”

    黄维荣非常愤怒,次功法可是祖上留下,先祖可是一代高手,怎么可能功法有误。

    他气喷喷的转身就走,不再理会张凡。

    “你修炼功法中的大周天。即气从丹田到会阴后,从一侧腿内侧下至涌泉,从脚趾经脚掌外侧上至尾闾,再从另一侧腿下,上来之后沿督脉上至大椎后,从一侧臂下,下来后再从另一侧臂下,回至大椎穴后继续沿督脉上头部,然后沿任脉下。”

    “任督二脉并未差错,可是四肢经脉却是巡行错误,导致你家族中没有一个玄阶武者诞生,到了你这一代要是再不改正过来,不要说突破修为,甚至连后代都可能断了!!!”

    张凡淡淡道。

    经脉逆乱,肾中精气不足,根本无法生育,自然没有什么后代了。

    气冲冲的黄维荣立住了脚步,对方怎么可能知道自己大周天的运行路线,而且自己结婚多年,确实没有怀孕,难道是功法的缘故?

    “看在今天你帮了我的份上,送给你一份大礼,也算是我给你的报答!!!”

    张凡念道。

    黄维荣咬了咬牙,对于这可悲的黄阶巅峰可是有很多年了,很多后学之人都纷纷突破,自己却是停步不前。

    他最后还是转身,非常恭敬的抱拳道:“前辈,还望能指点一二,在下没齿难忘!”

    “呵呵,黄兄不必客气,以后只要将修炼经脉路线内移两分,这问题就很轻易解决了!!!”

    “要是你方便的话,我可以将你经脉后遗症解决,不过需要一处安静的地方!~”

    张凡摇头笑道。

    对于国安局之人来说,这附近刚好有一处落脚之地,他想了想之后绝对将张凡带去。

    这可是关系道自己前途和传宗接代的大问题,他更加不能忽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