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下药了【一更求花花!!!】
    ,!

    第219章下药了

    南阳市。

    华府名城。

    下午,张凡逛了很多地方,各大服装超市,还有南阳新华书店,查阅了一些有关高考的资料,最后还看了一些世界奇闻异世,希望能找到一些线索。

    他觉得地球并不是那么简单,既然有修真者的存在,一定会有传承留下和灵草灵药的线索。

    以后的修炼要是没有灵草灵药的辅助,要想突破金丹期绝对很难,甚至需要花费数百年,那不是张凡所期待的。

    逛了一下午后,回到华府名城的时候,已经是夜幕初临。

    江婉柔的新家也在这里,正好落在沈家别墅和一号别墅中央位置。

    作为江父和江母,对张凡非常感激的,不但治好的他的疾病,而且还免费获得了一栋价值数百万的小别墅,更不要说还赠与了百万快钱。

    这是为了感谢张凡,特意在家里做了几个菜,请他来此做一做。

    “张凡,先坐!”

    一见张凡进入别墅大厅,江父很客气的笑道。

    “伯父,你不必客气!”

    张凡笑了笑,对于江父还是很感激的,除了得到一枚戒指外,还得到了冰魄神功和纯阳神功,比起赠与的别墅和百万差的太多了。

    很快,江婉柔被从房间喊来,看着张凡之时,心里忐忑,俏脸微微发红,轻声的打招呼道:“张凡,你来了!”

    张凡微微一怔,江婉柔不愧是一中排名第三的平民校花,人很美,气质也很不错。

    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迷人,又长又密的睫毛像两把小刷子,随着呼吸轻轻的扫过肌肤,黑玉般的眼睛散发着浓浓的暖意。

    如樱花般怒放的双唇勾出半月形的弧度,温柔如流水,美的让人惊心。

    “恩!”

    “婉柔,马上就要高考了,你准备考什么学校?”

    张凡点头,心里微微一叹,这样的美女将来不知道便宜谁了。

    “准备考燕京中医药大学,不知道能不能考上……”

    江婉柔滑过一丝无奈,虽然努力学习,但是依旧和林仙儿成绩还有一段距离。

    要是有林仙儿的成绩,这燕京中医药大学肯定无忧的。

    “婉柔,你什么时候喜欢中医了?”

    张凡笑道。

    “张凡,我没武功,只能去学中医,将来也好帮助你……”

    江婉柔低语,不敢大声,生怕厨房做菜的父母闻及。

    “好傻的女人,就算你中医药大学毕业又能帮我多少?找一个喜欢的专业,免得将来后悔!”

    张凡微微一叹,他的医术早就超过医神实力,一个中医药大学毕业的学生有多大作用,不过对这种精神有点感动。

    “呵呵,我已经决定了,即便是考不上燕京,也会选择其他中医大学的。”

    江婉柔淡淡一笑,她决定下来的事情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张凡有很多女人她是知道的,无论是对自己和家人的帮助,还是南阳瘟疫事件中的强大,都让江婉柔深陷其中。

    谈话间,一道道菜肴端了上来,江父和江母很客气的招待着。

    酒过三巡,江父迟疑片刻,还是决定将事情讲述出来。

    “古墓?”

    张凡惊异,想起了那戒指可是从里面掏出来的,或许主人就是一个修真者。

    “恩,等你高考之后,我带你前去那里!”

    江父点头,他知道张凡的强大,或者能避免一些风险,而找到一些有用的宝物。

    “老江,那地方还是不要去了,免得再生危险之事!”

    江母还是有些担心,毕竟上次都中毒了,要不是张凡神通广大,或许他已经完蛋了。

    “伯母,你不必担心,伯父只要带我去那地点就行了,我一个人下去探索应该没什么危险的!”

    张凡笑道。

    “那你自己也要小心点,喝酒吃菜,那些都是高考之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江母眸子滑过异彩,看了张凡一眼,随后又看向女儿江婉柔。

    “对对对!!!”

    “喝酒,吃菜!”

    江父附和道。

    夫妻对视一眼,分别在对张凡斟酒,夹了一碗满满的菜。

    还别说,这菜肴做的非常爽快,不亚于一般酒店大厨,色香味俱全。

    不过对于江父江母的表现,张凡心里微微一怔,为了女儿将来的幸福,做事用之极让人想不到。

    酒水之中除了催眠之药外,还下了一种催情药物,还做好了生米煮成熟饭的准备。

    张凡只能摇了摇头,心里微微一叹,不过也没点破。

    酒足饭饱之后,江父和江母纷纷回到自己房间。

    客厅中,张凡和江婉柔二人面对面坐着,彼此沉默。

    “婉柔,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过几天就是高考了,你肯定还要复习资料的!”

    张凡打破了彼此的平静,站了起来,准备离开别墅客厅。

    “张凡,今晚你能留下吗?”

    江婉柔唇齿轻启,耳根一红,脸现羞涩,小心脏也扑咚扑咚,她知道此次可能是与张凡最后一次机会。

    “婉柔,何必呢!”

    张凡摇了摇头,叹道。

    江婉柔站起,朝张凡靠近,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哽咽的哭泣道:“从相遇,到相识,最后到爱上你,我无法自拔,我不在乎天长地久,你能让我曾经拥有吗?”

    “每个人的路不一样,我和你的路也不一样,所到达的高度也不一样。”

    “你要追逐我的脚步,那是很难很难的,甚至路上满布荆棘,尽是陷阱,处处危险,步步心惊!”

    张凡抚摸着这一个执着的女人,身边女人众多,多一个女人将来可能多一分亏欠。

    “我不怕,即便是千难万险,我依旧勇往直前!”

    江婉柔闪过一抹坚毅,对于认定了的事情,她绝对要努力完成。

    “先考试,过了高考再说,其实我们都还小,不是吗?”

    张凡笑道,高中毕业也就十七八岁,连法定结婚的年龄都没到,这话让江婉柔更加羞涩起来。

    安慰江婉柔片刻之后,张凡离开了江婉柔家,将酒中的一丝药力化解,一点普通的催眠药物和催情药物瞬间化解。

    可是江父就惨了,喝下了那杯却是还有药物最多的,刚回房间不久就发作了。

    开始江母并未觉得,后来发现不对劲,江父一次次的索取,几乎达到了一夜七次浪,让她每一次都达到巅峰的愉悦,这是结婚以后最难以忘怀的一天。

    隔壁的江婉柔更惨,听着父母那‘嗯’‘啊’**的声音,一夜未眠,不知道这么大的年级竟然还有这样的精力。

    看着手中母亲悄悄送给自己的杜蕾斯,俏脸微微一红,这一夜自己根本没有用上,以后事事都难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