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犯令者杀【四更求花花!!!】
    ,!

    第214章犯令者杀

    美味斋。

    梅字号包间。

    “南阳禁令设立者?”

    “就算是真的那又怎么样?京城赵家岂会怕了你不成?”

    不知者无畏,霍坚白依旧冷笑。

    “什么!”

    “他就是南阳禁令的设立者?”

    “这么年轻吗?”

    美味斋老板大惊,眼睛流出异彩,这可是南阳人的骄傲。

    “南阳禁令设立者,你就是南阳张凡?”

    问话者是那名青衣老者,作为一名武者来说,还是对南阳禁令有些关注。

    不过龙组取消南阳禁令之后,他倒是不怎么在意此事了。

    “张凡?”

    赵少这时候才看清,果然有几分相似,这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前来南阳就是来找张凡的,没想到真就出现了。

    “既然敢在南阳动手,即便你是普通人,那也不可饶恕!!!”

    张凡并未理会青衣老者,对霍坚白淡淡冷道。

    嗖!!!

    他抬手一划,一道白色银光飞去,霍坚白的一双手齐腕而断,非常整齐,白骨和筋脉森严,随即鲜血飚射如潮。

    “什么!!!”

    “这是内力外放,你是先天高手?”

    青衣老者大惊,别人不知道,不代表他不知道。

    抬手之间绝对不是什么飞刀暗器,而是一道内力凝聚的暗器。

    能用内力凝聚武器者,绝对超越了天阶武者,一个先天高手绝对不是他能战胜的,看来这次碰到铁板了。

    “啊!!!”

    数息之后,霍坚白终于感觉不对,手部开始剧痛,血流太多头晕也显现,抬手一看,没想到双手被利器所切,心里直呼完了。

    眼前一黑,朝后一倒,终于昏死了过去。

    嘶!!!

    美味斋老板大惊,这是什么手段,无声杀人?

    至少他没有看到张凡动用武器,也就抬手轻轻一划,对方双手整齐切断,甚至比起一般的利器还要切的整齐。

    啊!!!

    刘兰兰惊叫,赶紧捂住了嘴巴,努力不让它出声音来。

    “张凡,你干什么?”

    “不管怎么说,霍坚白可是京城赵家之人,这么做可是不将赵家放在眼里!”

    赵少并不清楚什么天阶和先天实力,面对张凡的出手,他毫无惊惧的站起,对张凡呵斥道。

    旁边的青衣老者可是被吓得出冷汗了,他心里一骂,真是不知者无畏。

    面对一个先天高手还敢大言不惭,不要说赵振树,就是赵家家主赵定东,亦或者赵家老爷子,赵世荣都不敢这样放肆。

    “赵家算老几?”

    “就算京城第一大家秦家来此,本少也能让它低头。这里是南阳,一个设置禁令的南阳,南阳禁令不可犯,没人可以!”

    张凡逼近,一道强大威压散去,赵振树退后了好几步,一脸惊惧的望着张凡,此刻他害怕了。

    “邢老,杀了他!”

    赵振树一喝,怒气爆升,他可是赵家三代嫡系,不要说区区南阳,就是在势力庞杂的燕京之内也敢横行。

    扑咚一声!!!

    “前辈!!!”

    “诸葛刑天,拜见前辈,还望前辈饶恕不知之罪!!!”

    青衣老者直接跪扑,或许低头还有一线生机,不然的话,他只有死路一条。

    先天高手那可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即便是再努力修炼,这一辈子可能都无法抵达。

    “邢老!!!”

    赵振树脑袋一片空白,甚至以为自己眼睛花了,一个强大的天阶武者怎么可能跪倒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面前。

    “什么!!!”

    美味斋老板也是揉了揉眼睛,先不说是不是赵家来人,就算这老者本身来说,一定也是一个高手。

    可是这么一个高手居然跪地求饶,这要是传出去几乎没有人相信的。

    刘兰兰更是呆了呆,痴痴的望着张凡,这还是与自己相爱两年的他吗?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变得这么强大了。

    “既然如此,给你一个机会,自废武功,离开南阳!!!”

    张凡淡淡道。

    武者敢进入南阳,必须严惩,主动低头承应错误者,倒是可以饶其性命。

    “前辈,诸葛刑天是超武世家诸葛家族之人,还望前辈看在诸葛世家的份上饶恕这一次……”

    诸葛刑天一惊,没想到对方竟然开出了一个这样的条件,自废武功和杀了自己几乎没有多少诧异。

    所以他将诸葛世家抬出,希望对方能够放过自己一次。

    “诸葛世家又怎么样?胆敢触犯南阳禁令者,就算是南宫世家本少照杀不误!!!”

    张凡眉头一皱,首先进入视线的超武世家乃夏侯世家,随后又出现了西门世家,此刻再一个超武世家进入视线,看来超武世家也准备入世了。

    “疯子!!!”

    诸葛刑天心里直呼,此刻非常后悔,不该来趟这一浑水。

    “张凡,你就不怕京城赵家报复?”

    赵振树眉头皱起,脑袋飞速转动,既然天阶武者的邢老都跪地求饶,他必须快速想办法再说。

    “既然不愿自废武功,那就留下性命好了!”

    张凡眸子一冷,杀气蔓延,南阳之威不可冒犯,不要说一个天阶初期古武,就算是先天也照杀不误。

    “不!!!”

    诸葛刑天惊恐道。

    因为他看到张凡动了杀机,而且一道无形而诡异之力席卷而来,威力生猛,自问无法避开。

    扑咚!!!

    诸葛刑天应声而倒,随后便没了声息,甚至没有痛喊。

    “邢老!”

    赵振树惊呼,没想到张凡说杀就杀了,而且杀人与无形,早知道就不该来南阳。

    如果不是为了张紫萱,他绝对不会贸然而来,真是红颜祸水,害人不浅啊!

    嘶!

    美味斋老板麻木了,这不愧为南阳王,说道做到,不管对方后台多大。

    刘兰兰更是惊惧,这一切都来源于她,没想到张凡为了此事连杀两人,连眼睛都未眨一下。

    “张凡,你怎么敢杀他?又怎么能杀他?”

    “他可是京城赵家的客卿长老,更加是超武世家诸葛家族之人,你是一个疯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赵振树脸色大变,霍坚白死了倒是不要紧,这诸葛刑天可就大大不同,一个是代表了赵家,第二个更加代表了诸葛世家。

    “杀了就杀了,胆敢触犯南阳禁令必死,莫非你以为那禁令是闹着好玩的?”

    张凡淡淡道。

    “你!!!”

    “敢得罪赵家和诸葛世家,难道你真以为有三头六臂?”

    赵振树想不到什么办法,此刻只能将诸葛世家和京城赵家抬出,希望对方不要妄动才好。

    “赵家算什么?诸葛世家又算什么,你马上致电京城赵家,拿一百亿来赎人,不然就让家人来收尸好了!”

    张凡冷道。

    “什么!!!”

    不禁赵振树大惊,就是美味斋老板和刘兰兰也是大惊。

    他可是已经连杀两人,难道连赵家大少也准备杀了?

    如果这样做的话,整个华夏都会地震的,这可是京城赵家太子,而赵家乃是华夏第二大家族,底蕴无比深厚,军政商界都有重要人物在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