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事情败露【六更求花花!!!】
    ,!

    第200章事情败露

    伏牛山。

    是华夏南河省西南部山脉。

    东南与南阳的桐柏山相接,为秦岭东段的支脉。

    玉女宗。

    位于这条山脉深处,宗门入口布以阵法,即便有人进入此地,如果不识阵法或者不能破此阵法也不能进入其内。

    宗门议会大殿。

    宗主苏秋寒,大长老公孙华月,二长老雍霁芸,五长老花夜云,还有其他宗门高层齐聚一堂。

    对于九长老秦素素的破阵速度,这么多天了这么没有一点动静,很多都升起了异议,因此召开了一次宗门会议,决定商讨此事。

    “宗主,此事可能有些蹊跷,凭借秦素素逆天的阵道天赋,快一个月了竟然毫无动静,我看是她根本不想破阵,不然的话怎么可能需要这么久!”

    二长老雍霁芸面对宗主苏秋寒低头启禀,虽然秦素素整日在静心峰钻研阵道,很可能这是欲盖弥彰,甚至外界布阵之人可能与其有关,而导致不想将阵法破解。

    “秦素素有言,这阵法乃二级复杂阵法,破解可能需要一些时日,本宗主相信她不会欺骗宗门的!”

    宗主苏秋寒眉头微微一蹙,她知道二长老和秦素素有些不和睦,但是对秦素素还是有些信任,一般情况之下根本不可能背叛宗门的。

    “霁芸长老,虽然九长老心系俗世,但是我相信她不会背叛宗门的!”

    大长老,公孙华月附和道。

    “话可不能这么说,一般情况是不会背叛宗门,可是要是她为了至亲骨肉呢?难道大家还会这么说吗?”

    二长老,雍霁芸其实也是猜测,因为俗世中秦素素确实有一个几岁大的孩子,到现在恐怕也十七八岁了。不过要是说秦素素的孩子有这么强大,她还是不太信得。

    “至亲骨肉?”

    众人大惊。

    大家都以为张家为普通世家,甚至连一个修炼者都没有,根本没有人往这方面去想过。

    但是此刻经过了二长老,雍霁芸这么一说,众人都陷入了寂静。

    莫非封阵之人是秦素素之后?

    事情有些明朗化,或许真有其事,不得不防。

    “传屈诗兰进殿,我要亲自审问!!!”

    宗主苏秋寒迟疑片刻,深思熟虑之后决定,在秦素素与宗门之间肯定是宗门为先,要真是秦素素背叛宗门,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宗主,让属下去就是了!”

    二长老,雍霁芸请命,她要亲自去带人,这次要是真是秦素素背叛宗门,下场一定很惨很惨,这是她乐意看到的。

    就算结果是否定的,也可以恶心一下秦素素,也是她乐意看到的结果。

    作为一名筑基期高手,在玉女宗内速度还是很快的,不到数分钟就将人带来。

    屈诗兰一脸惨白,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正在对那些被抓来的女子训练却被二长老雍霁芸抓来。

    “宗主,不知道属下犯了什么错误,还请宗主饶命!!!”

    屈诗兰惊惧的跪在地上,面对数名筑基期高手的威压根本不敢抬头,说话的时候都还在颤抖,整个人都战战兢兢。

    “屈诗兰,你不必惊慌,这并不是你犯下错误,而是本宗想知道那日抢走徐若晴的青年姓什么,或者长的什么模样!”

    宗主苏秋寒将威压收敛,语气严肃,冰寒的眸子一扫,屈诗兰如至冰窟,容不得半句谎话。

    “是,宗主!”

    屈诗兰背后一身冷汗,听到宗主话后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为了昔日旧事。

    她将当时所见所闻都在次一一道出:“……当时对方只说了是逍遥门之人,并未说其姓名,不过当时有一女子小声嘀咕,好像叫他什么张凡……”

    “什么!”

    “对方真的姓张?”

    不但二长老,雍霁芸大惊,宗主也是站了起来,一抹强大的杀意散开,屈诗兰在威压之下吐出了一口鲜血,惨白的脸色下匍匐在地。

    “宗主!”

    五长老,花夜云呼道,这屈诗兰可是她的弟子,在强大威压之下显然受到了重创,如果不立即终止的话,甚至可能危及生命。

    “屈诗兰,你做的好!”

    “你立即将对方外貌勾勒出来,到时候一定论功行赏!”

    宗主会意,立即将杀气收敛,威压收回,由此可见,对方为秦素素后人的机会更大。

    屈诗兰没有半点迟疑,立即动用神识将其勾勒出来。

    一个身穿灰色夹克的青年进入众人眼帘,那身体修长,淡淡笑容,迷人气质,眸子深邃,俊秀的脸上菱角分明……

    众人越看越明白,这青年明显和周文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而且还具有秦素素的一丝神韵,此刻即便是傻子也明白了这么回事。

    “宗主!”

    二长老,雍霁芸喊道,她嘴角露出淡淡笑意,竟然敢背叛宗门,这回秦素素死定了。

    “走,去静心峰!”

    宗门眸子一冷,浑身杀气弥漫,作为一宗之主绝对不能放过背叛宗门之人,谁也不能例外。

    嗖!!!

    嗖!!!

    嗖!!!

    对于筑基期修士来说,就算是几十里距离也是片刻就到达。

    一群玉女宗高手朝静心峰飞去,而屈诗兰如释重负,擦拭了嘴角的血迹,那惨白的脸上终于舒展开来,开始差点吓了个半死。

    “秦素素!”

    一道声音传入静心峰,冷冽而带有杀气,坐于静心峰之上的秦素素终于将眸子睁开,慢慢站起,摇头一叹后走出了石屋。

    该来的始终还是来了,总是需要面对的。

    她平淡如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没想到几乎是宗门高手倾巢出动,看来这次是无法避免冲突了。

    “秦素素,你背叛宗门该当何罪!!!”

    宗主还未开口,而二长老,雍霁芸首先发难。

    “素素,要是你迷途知返,立即将宗门阵法破解,我会向宗主求情,或许会饶恕你这一次犯下的罪过!”

    五长老花夜云劝道,平素她与秦素素关系不错,要是知错能改,去求宗主开恩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不错,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只要你能将功补过,到时候宗门也不会追究这次犯下的错误……”

    大长老,公孙华月也是劝解道。

    如果彼此开战,肯定有损伤的,无论谁都是宗门的强者,失去哪一个都不是最理想的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