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医神华云峰(上)
    ,!

    第188章医神华云峰(上)

    “诸位老前辈,这些病人怎么样了?”

    看着一干中医圣手沉默不语,秦芳终于忍不住了,最后问道。

    “由郑先生先来,看看大家诊治的最终结果是不是一样,也好对症处方用药!”

    寒凉派圣手刘景天将目光瞄向火神派郑华灿,这里年级算他最低,又他先发言都没什么意见。

    “诸位,郑某诊治了病人十二个病人,通过中医望闻问切四诊,严格按照中医操作规范,那结果却是意料之外,因为四诊之内病人无恙,如果不是身处南阳的话,或许以为这些病人正在熟睡中!”

    火神派圣手郑华灿年级也就五十岁左右,除了张友祝也就他年级最小了。

    一轮诊治下来,越来越让他吃惊,行医几十年,绝对没遇到过这样的病人,而且集体都是一样病症。

    “无病?”

    秦芳自然不懂中医,不过对于无病这二字来说,坚决不信,不要说自己是个医生,就算是个普通人也不信这话的。

    “叶某诊治了十名病人,也是严格按照中医四诊诊治,这结果让我自己都不信,确实是无病之人无病之脉无病之舌,或者是自己医术浅薄的缘故,远远没有探及病原!”

    温病派圣手叶承安摇了摇头,根据中医理论来分析,这些人确实无病,可是他却不信这个结果。

    “舌淡苔薄,脉象平稳,面色有神,这根本就是常人之舌脉,亦或者如叶先生之言,我等医术浅薄,根本无法探及根源!”

    温补派圣手赵宜春脸色凝重,越是正常的舌脉更加棘手,根本无法下手,甚至无法开方下药。

    “我也是同感,除非这不是传染病,而是其他情况……”

    滋阴派圣手朱宜人将思维拓展,根据常理推算,这根本不像是普通传染病,怎么可能迅疾发展上百万患者,而且几乎同时被控制住症状,好像有人在操作一般。

    “灵异事件?”

    补土派圣手李天逸微微皱眉,或许有些像,可是一般的灵异事件怎么可能数百万人同时中标,除非金陵地下有什么异宝,不然怎么可能这么诡异。

    “鬼?”

    秦芳惊恐道,一群国医圣手怎么开始迷信起来,就算病情再怪异,也不可能是什么灵异事件吧!

    她将目光扫向众人,甚至有时候在想,这一批来自燕京的圣手会不会是假冒的,怎么一样的口吻一样的诊治结果,竟然连灵异事件都搬出来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情况。

    寒凉派圣手刘景天发现张友祝眉头皱起,始终没有发言,好像发现了什么端倪,只不过藏在了心里。

    张友祝自然发现了刘景天的目光,他可是修炼过高深功法的人,自然比起一般圣手要强大的多,最后说了一句话:

    “有人动用特殊方法压制了病人病情,但是病人体内的病因并未清除,所有四诊乃是正常,而病人继续处于一种昏迷之中!”

    “什么!”

    “这怎么可能?”

    “这可不是一个两个病人,而金陵貌似数百万病人,怎么压制?一个人还是几十个人?亦或者一个强大的团队?”

    “老夫不信,这不可能是人力所为,除非他是神仙下凡了!”

    “……”

    其他几个圣手根本不太相信,传闻几乎在同一时间所有病人终止抽搐症状,这事情绝对有些诡异。

    “根据诊治,病人暂时情况稳定,只不过病因却会让人吃惊的,即便是我说出来,诸位也可能不信!”

    张友祝修炼过修真功法,自然也开启了神识之能,也探及了血液中的变异病毒,不过却没有丝毫办法清除或者杀死。

    或者说需要研究,至于研究多久,这没人知道结果,谁知道这病人有没有时间等待。

    “张先生,你真找到病因了?”

    寒凉派圣手刘景天惊异道。

    真不愧是张家之人,比起一起来的其他几个圣手都要厉害,至少其他人没有一个人找到病因所在。

    “不错,病人的血液中有一种变异的病毒,只不过被人用什么方法抑制,不在繁殖和对机体产生危害罢了!”

    张友祝点了点头,神识之下,无所遁形,微小的病毒也不例外。

    “张伯伯,你真的查探出病人的病因是一种病毒吗?”

    秦芳有些激动,要是查出病因来,对于用药就有指导意义了。

    “对于西医病毒种类我不是太懂,不过,我可以将病毒的大致模样勾勒出来,让你看看就知道属于什么样的病毒了!”

    张友祝拿出了纸笔,将神识之下的病毒模样勾勒了出来,放到办公室的桌子上。

    “子弹?”

    寒凉派圣手刘景天惊呼了出来,这哪里来是什么病毒,=明显是一枚弹头啊!

    “确实,这要是图上颜色的话,任何人一见都会说是子弹头了!”

    温病派圣手叶承安点头附和道。

    “秦芳,你说什么样的病毒是这个模样?”

    张友祝没有理会一干中医老头的猜测,最好的办法自然交给秦芳去判断了,这里没有一个人能超过懂西医的秦芳。

    “这……”

    秦芳暂时不考虑张友祝说的真假,因为同样这一幕从南阳瘟疫见过,张凡就是将病毒勾勒了出来,只不过上次那个是变异的霍乱病毒,而这个则更加恐惧,一个不敢相信的病毒。

    “秦丫头,什么情况?”

    张友祝微微皱眉,看着秦芳凝重的表情知道可能不妙,他心里微微一叹,要是有医圣金方在手,这个瘟疫绝对有把握治好的,根本不会这么束手无策的。

    想到这里,他非常肯定张凡应该得到了医圣金方,不然不可能短时间就强势崛起,甚至达到了常人难以匹敌的高度。

    不禁张友祝看出来秦芳有些凝重,其他几个中医圣手也看出来了,都纷纷盯着秦芳,众人神经微微绷紧。

    “是…是一种狂犬病毒,而且是一种变异的狂犬病毒,也许目前没有特效药物……”

    秦芳说话的时候有些颤抖,狂犬病毒可是目前无药可救的病毒,这可不是一个两个人发病,而且有数百万的金陵百姓发病,这结果她不敢去想象。

    “什么!”

    “狂犬病毒?”

    “整个金陵的人都中了狂犬病毒?这怎么可能?”

    “莫非这数百万人都曾经被狗咬过?可能吗?”

    “……”

    除了张友祝之外,其他的几个中医圣手无比惊异万分,即便是学中医的人也知道,狂犬病毒必须被动物咬伤,而且是带有病毒的动物,这金陵数百万人都被狗咬伤没有人会相信。

    “如果张伯伯所画为病因的话,这绝对就是狂犬病毒的原形,而且是变异性的!”

    秦芳心里微冷,病因基本确定了,可是心里并不是很高兴,甚至将那微博的侥幸心里都破灭了。

    “图形确保无误,病因基本确定下来,接下来需要想解决办法了!”

    张友祝神情严肃,目前他没有办法搞定,或许要从张凡那里找到突破口,不然数百万金陵之人算是完了。

    “老夫无辙!”

    补土派圣手李天逸,摇了摇头,要是一般内科疾豺许他还有办法,这狂犬病毒真的无辙。

    “惭愧!”

    火神派圣手郑华灿一脸尴尬,此刻的医术已经临近顶峰,距离医神也不远,可是一个小小的狂犬病毒却是让他望而却步。

    “叶先生,你乃温病大家,也是医神之下温病中最厉害的医道圣手,有什么好方法吗?”

    温补派圣手赵宜春将目光望向叶承安,对方乃是明清著名医学家叶天士之后人,对于温病之类疾病独到见解,狂犬病乃病毒传染一类疾病,也归于温病之内无不妥。

    “中医乃辨证论治,这病人无证,真是让人束手无策啊!”

    温病派圣手叶承安老脸一红,这狂犬病他没法,可是却也不能直接说没办法治疗,只能说病人无证,无证怎么用方,无方又怎么用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