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高手齐聚
    ,!

    第187章高手齐聚

    金陵市。

    华夏之人聚焦于此,甚至世界人民也聚焦于此。

    无他,金陵一夜之间爆发一场特大瘟疫,数百万市民齐齐发病,虽然被暂时控制,但是病因未明,迟早可能会出大问题。

    这可不是华夏一个国度的问题,已经上升道世界人民的问题,很简单的道理,要是这个瘟疫发生在自己的国家,也会不会和华夏金陵一样,这让很多人深思的问题。

    金陵机场。

    机场里普通民航并未开通,不过来自燕京的特殊航班继续通行。

    金陵市卫生局局长夏乐成亲自迎接来自燕京的中医国手,由于航班几乎全部停止运行,所以机场之中除了工作人员之外,几乎看不到一个乘客。

    燕京至金陵的航班一到,夏乐成带着两名下属,很礼貌而恭敬的在大厅迎接一行中医圣手。

    等待众人下了飞机,来到大厅之后,他走近礼貌的笑道:“在下金陵市卫生局局长夏乐成,欢迎来自燕京的各位专家教授,这次金陵瘟疫事件劳烦诸位了!”

    虽然他不认识这里的一个人,可是一看就知道来人都是不凡者,无论是举止还是气质都非常人所及。

    不过看着一行人之中竟然还有一个少女,夏乐成微微皱眉,不过随即带着众人分别进入车里,驾驶车子缓缓朝市区开去。

    由于金陵几近瘫痪,路上行驶的车辆并不多,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病人最多的第三人民医院,这是金陵市唯一的传染病医院,最具权威的专家教授也坐镇于此。

    “诸位前辈,一路辛苦了,不如大家先移步到金陵大酒店就餐,然后在诊察病情,大家意下如何?”

    下车后,夏乐成对京城诸位圣手客气道。

    “此刻重担在肩,咱们还是先看病吧,吃饭可以迟点,病势刻不容缓!!!”

    温病派圣手叶承安,须发皆百,不过面部红润光泽,声音浑厚,虽然肚子微饿,但是必须先诊察病情,不然愧对金陵人们的厚望。

    “叶先生言之有理,只要能将百姓解救与水火,不要说饿一餐,就是饿一天也不碍事!”

    寒凉派圣手刘景天点了点头,他们此行的目的可是要解救数百万百姓,而不是来金陵享受的。

    “那咱们先进去,至于就餐的事情稍后再议,夏局长请带路吧!”

    寒凉派刘景天也算一行人年级偏大的老人,时刻惦记院内之病人,早就将肚子是否已饿了抛到九霄云外。

    “二伯,我饿了!!!”

    众人正欲进入,却听到随行的美丽少女喊了一声,大家齐齐望来,不禁的摇了摇头,有人甚至微微一叹,老人都不曾进食,一个小姑凉的还怕饿着了不成。

    被称为二叔的伤寒派张友祝,怒目一瞪,不过看着美丽少女乖巧的模样后又将怒火镇压,摇了摇头,叹道:“紫萱,此刻的金陵不是很太平,你自己注意安全,要吃什么自己去买,去那些大超市好了,小心被传染了瘟疫!!!”

    对于紫萱,张友祝并不是很担心,一个具有地阶古武实力的人,要想伤害也不是那么容易,不过他还是叮嘱了一番。

    “二伯,我知道了!!!”

    张紫萱脸上露出笑脸,她并未进入医院,而是朝院外走去。

    在夏乐成局长带领下,七个燕京来的中医圣手进入了医院,不过并未进入病房,而是来到医生办公室,必须先穿好防护服,不要人没救着自己却被传染了。

    对于夏乐成的安排,几名老中医圣手也没反对,他们知道这也是一种保护措施,万一自己都病倒了谁来拯救患者。

    “夏局长!!”

    秦芳从病房回来,发现夏乐成和燕京来的国手已经抵达,她心里稍稍放松了不少。

    “秦主任,这些都是来自燕京的中医国手,有些你可能认识,希望你负责带领诸位国手前去诊治一番!”

    夏乐成分别介绍一番,对于有了一批中医国手的参与,他还是充满了信心。

    “诸位前辈好,我这就带领你们前去病房,希望诸位前辈们能力挽狂澜,这样的话金陵百姓就有救了!”

    秦芳也不拖沓,很礼貌的对七大国手问好,大多数都是爷爷辈的老人,少数几个也是父母辈的长者。

    “丫头,你是秦家国忠的女儿??”

    进入走道后,张友祝不禁感叹,亲眼看着秦芳从小长大,转眼间已经二十几年过去了。

    秦芳微微一怔,在防护服下终于看清了来人,她停下了脚步,非常礼貌的喊道:“秦芳见过张伯伯,紫梦还好吧?”

    “那丫头呀,太顽皮了,不肯学医,也不肯从政,也不愿意当兵,竟然偷偷摸摸的去参加一个什么歌唱比赛,听说还得奖了,净做那些没用的东西!!”

    张友祝对于自己的女儿非常不满,文不成武不就,竟然想进入娱乐圈,那里的水太深也太脏了。

    谈话间,几人已经进入了病房,这原本是一个三人间的病房,可是现在却是放置了十几个人,很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好像一个熟睡的人一般。

    七个中医圣手纷纷皱眉,每个人找了一名患者,根据中医四诊,非常认真的检查起来,对于检查的结果却是让大家无比惊异,那就是病人无病。

    “正常?怎么可能?”

    无论那些病人的舌象、脉象、还是面容都是正常之相,这根本是无病之脉和无病之舌,几名中医圣手兑换位置,分别对其他病人检查起来,检查之后眉头皱的更深,很多人都怀疑是不是自己下了飞机手感不行,或者说视力不好了。

    “大家分开行动,一个人去一个病房,半个小时后来医生办公室汇总!”

    寒凉派刘景天资质最老,虽不说这一行人医术第一,也算得上出类拔萃了。几乎承接刘家先祖刘完素一脉,论温热而主寒凉,对于大多数疾病偏向与寒凉药物,很多热心类疾病随手而愈者多以。

    “恩!”

    “我也是这个想法,这真是太奇怪了!”

    “走吧,最后在一起再汇总!”

    “……”

    其他几个中医圣手意见一致,同样是中医医道圣手,对于病情的把握几乎一致,都是知道此事的诡异,一个个昏迷的病人怎么可能四诊正常呢!

    随后每个中医圣手分别进入了某个病房,凝神片刻之后,再去给病人诊治,一个个病人诊治下来,诊治的结果却是让众人大惊。

    所有昏迷的病人依旧是常人常脉,被判断为无病之人、无病之脉、和无病之舌,这样下去一干中医圣手感觉到自己是不是处于一种幻境之中了,即便是盘古开天以来也没有这样的报道。

    一个昏迷之病人,怎么可能是这样的结果呢?

    半个小时后,七个中医圣手齐聚医生办公室,都沉默不语,思考着怪异的缘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