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大闹俱乐部
    ,!

    第112章大闹俱乐部

    豪华俱乐部。

    张凡的速度很快,不到片刻之间,他就来到了五楼的一间房间门口。

    “去!”

    张凡一喝,一道银白色风刃飞出,沿着这房间包门切割而去。

    刺啦!

    刺啦!

    房间包门成矩形划开,最后被张凡将其往地上一扔,他踏过了堵截包门的小柜子,进入了房间,看着孙小婉和王小凝蜷缩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

    二女被惊吓的战战兢兢,相互拥抱在了一起,根本不敢去看是谁进入了房间。

    “小婉姐,我来了!”

    张凡慢慢走了过去,轻声的说道。

    他心里一抹愧疚,早知道就叫沧海跟随好了,绝对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

    “张凡!”

    孙小婉闻言,她心里一喜,眼圈一红,慢慢的转过身子,松开了王小凝,冲向了张凡,紧紧的抱住了他,激动的喊道。

    “小婉姐,对不起!”

    温软入怀,张凡眸子一闭,尽量收敛那股杀气。林仙儿事件,孙小婉事件,必须杀鸡儆猴,让世人听到张凡这个名字就惧怕,那样就没有几个人敢打他身边之人的注意了。

    “来啦就好,小凝师妹都吓坏了,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她松开了张凡,看着旁边的王小凝还没回过神来,对他说道。

    “清神术!”

    张凡掐了一个印记,随手打入了王小凝的额头,对方立即清醒了过来。

    “张凡,你真的来了,我们赶紧离开这里,不然被他们抓住了就麻烦了!”

    王小凝不在意气风发,而像被惊吓的小鹿,对于天狼帮的人产生来的天生的恐惧。

    “离开!”

    “哈哈!你们离得开吗?”

    这时候,明哥带着七八个青年进入了房间,找遍了好几个房间,最后终于找到了五楼这个房间里。

    “你们想干什么?”

    “我爷爷可是金陵医圣王九阳,要是本小姐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天狼帮也将难以交代!”

    王小凝不知道为什么,有了张凡在身边她说话的底气都十足起来。

    “哈哈!”

    “小姑娘,你为什么不说你爷爷是华夏第一医神华云峰?”

    明哥身边的一名青年笑道。

    随后其他几名青年也哈哈笑了起来,医圣的孙女会来豪华俱乐部赌博?

    “离开?”

    “谁说要离开?”

    “今天要是不处理好这件事情,豪华俱乐部参与其中的人都要死,希望你们不要自己找死!”

    张凡淡淡道。

    “哈哈!”

    “明哥,这是我今年听过最可笑的笑话了,豪华俱乐部可是天狼帮的场子,你一个外来之人敢和天狼帮作对,肯定是活得不耐烦了!”

    先前说话的那名青年淡淡笑道。

    “既然你要找死,那我就先成全你!”

    张凡冷道,寒光一闪,杀气显露,右手轻扬,银针出手。

    嗖!

    银针飞出,穿透而过,那名青年还没来得及喊叫就直接倒地身亡。

    死了!

    众人大惊。

    “啊!”

    王小凝惊吓的不行,没想到张凡武功这么厉害,而且敢当众杀了这个人。

    孙小婉自然感受到张凡的杀气,即便强势收敛了大部分杀气,她还是感受到了张凡的怒气。

    “大家上,废了他,不然大家都会被他杀死!”

    明哥喊了一声,其他人先是一怔,随后冲了上去。

    “杀!”

    七八名青年蜂拥而上,众人知道张凡的厉害,这可是拼死相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砰!

    砰!

    砰!

    几名青年很快纷纷倒飞出去,狠狠的撞向了墙壁,重重的摔倒在地,一声不吭的晕死了过去。

    “你…你想干什么?”

    “豪华俱乐部可是天狼帮的场子,你要是敢乱来的话,天狼帮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明哥发现了那些手下一点抵抗之力都没有,三五两下就被张凡搞定,他开始惊恐起来。

    “小婉姐,说说具体什么情况,他们会因此付出代价的!”

    张凡没有理会明哥,而是柔声的问道孙小婉。

    他冷冽的目光对明哥扫去,只要稍有异动必杀之。

    “事情是这样的,小师妹从俱乐部赢了600万,可是俱乐部的人不但不给钱,而且还准备将我们两个抓走。如果不是那枚玉佩保护,恐怕我们两个……”

    孙小婉解释了一番,她感受到张凡的怒气在升腾,好像要爆发出来一样。

    “走,先去兑换筹码,今天将俱乐部的钱全部赢走,让世人知道我身边之人是不能动的!”

    张凡搂住孙小婉,叫上了王小凝,喊道明哥朝六楼走去。

    明哥早就吓得魂不附体,背后一身冷汗,他知道这豪华俱乐部算是完了,希望张凡不要杀他才好。

    很快几人就来到六楼大厅,这里面依旧热闹非凡,赌客们对于明哥派人带走孙小婉和王小凝之事早已司空见惯,片刻之后就忘记了这茬。

    “明哥,打电话叫俱乐部老板准备足够的资金,今天我要赢走他全部的钱,算是俱乐部陪给我女人和徒弟的见面吧。”

    张凡瞥了旁边的明哥,淡淡说道。

    话语轻描淡写,旁边的明哥却是如雷贯耳,呆若木鸡,感觉这是要出大事了。

    王小凝和孙小婉呆了呆,这全部的钱是多少?

    张凡没有理会二女的震惊,而是朝玩骰子的赌桌走去。

    “买定离手!”

    美女荷官喝道。

    “600万,买大!”

    张凡将百万一个的筹码抛了上去,还很平稳的落到了一个小格子里,这里是一比一的比例,赢了就是600万。

    众人看到一个新人来到竟然敢直接下注六百万,很多人还是有些震惊的,看着旁边的两个美女好像明白了一些什么。

    “四、五、六十五点大!”

    美女荷官宣布了结果,有人赞叹张凡的运气逆天,一放竟然就中了600万。

    “买定离手!”

    美女荷官喊道。

    “继续买大!”

    张凡将1200万筹码都扔到了买大的那个格子里,根本没有任何考虑。作为一个修真着来说,要想投机取巧那还不简单,只要用真气之力变换骰子的位置即可。

    众人都下注好后,荷官再度开启,一看色子竟然依旧是456点,张凡的1200万变成了2400万,她开始有些手心冒汗了。

    “继续买大!”

    张凡将筹码放到了买大的格子里,只等待幕后老板送钱来就是。

    “张凡,已经连续开了这么多次大了,要是下一局开小呢?”

    王小凝提醒道,这可是两千万,输了可就不好玩了。

    “小凝,敢直呼师傅的名字,小心我打你的小屁屁!”

    张凡笑了笑,朝王小凝的香臀看去,滚圆滚圆的,煞是好看。

    “你!”

    王小凝羞怒一声,将头转过去,不在理会张凡。

    “跟!”

    “我也跟!”

    “……”

    有一部分人冒险跟进,连续赢三次可不是运气这么简单了,肯定还有赌术在其中。

    “对不起!”

    “赌局有点大,我要请示一下老板,请稍等!”

    美女荷官早吓的已经出汗,张凡明显来者不善,而且逢赌必赢,根本就没有一丝可能会输的表现。

    “没事,不过也不要太久,我可没那么大的耐心!”

    张凡淡淡道。

    很快,从楼上下了一行人,其中最前面的是一名身材高大、气质卓然、相貌英俊的年轻人,他脸带怒意的走来,扫响王小凝和孙小婉的时候目光微微一滞,随后看向张凡,淡淡道:“小子,就是你来豪华俱乐部捣乱?”

    “赌场就是来赌博的,你可以问大家,看看我是不是中规中矩的赌博。如果你坐不下主的话,可以叫你们东家来此,今天你们做下的事情必须付出代价!”

    张凡丝毫不惧怕,他脸色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豪华俱乐部乃是金陵邓家的产业,而看场子的却是金陵第一帮天狼帮,你确定能活着离开金陵?”

    豪哥冷道。

    “你应该担心自己是不是能活着离开俱乐部,而不是担心我是否能离开金陵。打开谜底吧,我可是下注了2400万,大家都等的不耐烦了!”

    张凡淡淡道。

    “找死!”

    和豪哥一起下来一行人中有两名保镖模样的青年冲了过来,要将张凡废掉。金陵可是天狼帮的地盘,是条龙要盘着,是只虎要趴着,谁人敢乱来。

    砰!

    砰!

    张凡速度很快,出手之后依旧好像原地未动一般,而两名冲过来的青年倒飞了很远,狠狠的撞到了十几米外的墙壁上,倒地之后竟然没了动静。

    “快点开!”

    “不然小爷将你们全部杀死,然后去你们老板家里拿钱,免去了大量的时间!”

    张凡道。

    看着张凡的武力后,豪哥暂时还不敢妄动,决定还是要上头来处理,这明显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四、五、六十五点大!”

    美女荷官继续揭开谜底,一看傻眼了,连续几盘都开一个数字,而且张凡都买中了,她甚至怀疑这色子是不是坏了。

    “靠!”

    “还是开大,早知道跟了就好了!”

    有人小声道,不敢高声语,恐怕得罪天狼帮。

    王小凝已经震惊的捂住了嘴巴,一样的大小,一样的数字,还投注一样的钱,张凡要逆天了。

    “先生,由于数额太大,我们老板已经在路上了,还请大家稍等一下!”

    明哥对豪哥禀告后,他对张凡以及在座的赌客说道。

    “没事,你顺便告诉你们老板一声,要是钱带少了,恐怕他会将命留在俱乐部了!”

    张凡淡淡道。

    嘶!

    众人震惊,不是猛龙不过江,今天可有热闹看了。

    就是王小凝都无比兴奋起来,这家伙好霸气,其实真做了他的徒弟也貌似不错,也不知道医术怎么样了。

    “哼!今天是谁吃了豹子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五分钟后,大厅大门打开,进入了一群人,为首的是一名五十岁开外的中年人,气势威严,杀气弥漫,气冲冲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