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江父被抓
    ,!

    “张凡,你等等我!”

    孙小婉冲出了病房后,急忙追了上去,一边朝张凡喊道。

    “慢点!”

    张凡停了下来,看着她这速度不注意就会摔倒,他才有这个念头,孙小婉真的脚踝一歪,朝一方倒了下去。

    “啊!”

    孙小婉惊叫了一下,脸朝地上扑了下去,她心道这下惨了。

    嗖!

    一道灰色身影快速飘去,将孙小婉抱起,一个快速旋转飞身二人落地。

    “谢谢!”

    孙小婉心有余悸,扑咚扑咚的跳动,她感谢张凡的相救,不然就倒大丑了。

    “小婉姐,你不要动,我给你看看被扭伤的脚踝!”

    张凡蹲了下来,将孙小婉的右脚轻轻提起,白色的丝袜慢慢脱下,一只白皙无瑕的玉足进入眼帘,一点都感觉不大臭味,甚至还有一股香味。

    他用右手紧握脚踝,利用真气直接进行梳理,片刻后伤情尽去。

    孙小婉很感动,在张凡的紧握下感觉一股热流在乱窜,非常舒服,过了片刻竟然完全好了。

    “小婉姐,你活动一下!”

    张凡站起,说道。

    “张凡,你的医术真厉害,我一点都不痛了!”

    孙小婉一抹柔情,她心里甜蜜蜜的,在张凡额头一吻,快速的朝前跑去。

    “呃!”

    张凡对于突如其来的一吻,有点无措,微微摇头后跟了上去。

    这一幕却被莫轻雪看到了,她轻轻一叹,没想到爷爷竟然自作主张将自己许配于张凡,他一个有女朋友还有未婚妻的人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她自己也知道,身居大家族之人婚姻是没有自由的,都是利益交换的工具,只是不知道爷爷为什么这么看重张凡。

    城郊西区。

    半个小时后,孙小婉和张凡抵达,不过下车后的一幕却让人震惊。

    附近的房子全部被推到,江婉柔一家人不知去向,张凡朝有人的地方走去,决定先打探一番。

    “大叔,请问一下,这江明一家去哪里了?”

    张凡走过去后,看着一个四十岁的中年人,衣着朴素,面相憨厚,估计也是这附近一带的居民。

    “你说住这十字路口的江明?”

    “他嫌弃拆迁费太少,拒绝搬迁,和拆迁队吵起来了,结果被城西派出所抓去。他老婆见江明被抓,更是一阵闹腾,最后也被一起抓走。”

    中年大叔告知道。

    “对了,江明的女儿呢?”

    张凡随后问道。

    “你说江婉柔吧,她听到父母被抓后立即赶去了派出所,现在不知道什么情况了!”

    中年大叔摇了摇头,江明本来就没有什么熟人后台,进入了派出所要想出来,肯定很难了。

    “大叔,多谢了!”

    张凡客气的谢道后,和孙小婉一起离开这个贫民区,朝西区派出所驶去。

    “张凡,要不要…通知一下莫书记?”

    孙小婉问道。

    “不!”

    “不能每件事情劳烦他人,我有我的做事准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杀之!”

    张凡有些怒火,这事情肯定是拆迁公司和派出所有勾结,没有实力没有后台的人们总是被欺负的。

    “张…张凡,法制社会杀人总是不好,即便是你实力强大,和国家作对总归不是一个好办法!”

    孙小婉惊道。

    她坐于张凡身边自然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杀气,非常冷冽,让她不寒而栗。

    “小婉姐,要是以后修炼的人不在惧怕枪炮,甚至连导弹和核弹都不惧怕了,还会遵守什么法律吗?”

    张凡淡淡笑道。

    “这…这不可能,人乃是血肉之躯,面对枪可能躲避,面对导弹和核弹的攻击怎么可能躲避的了?那不是成超人了?”

    孙小婉一惊,她差点将车子开离车道,一阵惊吓后赶紧纠正了过来。

    “你乃九阴之体,只要机遇并存,成就绝对非凡,比起什么超人强大亿万倍都不止!”

    张凡道。

    他最担心的却是将来孙小婉背叛,如果和庄婷玉一般,那将会让他痛苦万分。

    “张凡,你不要取笑我了,要是能治愈这该死的体质我就心满意足了,怎么可能那么厉害!”

    孙小婉对于张凡的话根本没有在意,什么超人,什么神仙都是电视里面的东西,根本不现实。

    “只要你愿意,今天晚上我就可以为你治疗,到时候你就可以和我一起修炼了!”

    张凡目光扫去,九阴体质的孙小婉此刻并不阴冷,而是充满了青春活力,非常性感诱人。

    “哦!”

    孙小婉俏脸一红,轻轻了应了一声,她小心的开着车。

    治疗就意味着双修,即便她心里已经绝对嫁给张凡,但是作为一个女人还是有害羞。

    十分钟后。

    张凡二人抵达城西派出所,下车后径直朝里面走去,一道熟悉的声音正好传出。

    “你们不能这样,我爸还是一个病人,今天还要接受治疗!”

    “他扰乱治安,公然对抗国家执法人员,必须关押起来,调查之后才会考虑怎么处理,你这么闹也是无济于事的!”

    “不,求求你们放了我爸,算我求你们了……”

    “婉柔,不必求他!”

    张凡赶到之时,江婉柔正对一个派出所民警求情,不过却没有什么结果。

    “张凡!”

    江婉柔一怔,还以为眼花看错了,没想到竟然是张凡来了。

    “走,先带你父亲离开这里,今天还有一次针灸没做!”

    张凡已经知道江父和江母被关哪里,他转身朝那个方向走去。

    “站住!”

    民警冲了上去,拦截下来,喝道。

    “我建议你立即通报上级部门,不然的话,这个小小的派出所还真经不起几番折腾!”

    张凡淡淡道。

    “呵呵,难道你还想劫狱?年纪轻轻的,是不是看电视剧看多了?”

    民警呵呵笑了起来,至少他没见过谁敢大摇大摆的来派出所劫狱,除非他不要命了。

    “张凡,不要杀人!”

    孙小婉看着张凡眸子一冷,正欲出手,她喊了出来。

    那位民警神经一紧,感受到了张凡的杀气,立马退后了两步,心里开始害怕起来。

    嗖!

    银针出手,例无虚发,民警被封住了穴位,动弹不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赶快将我放了,我可是派出所的,你这么做是犯法的!”

    民警发现自己不能动弹,好像中了传说中的点穴,他真的开始害怕起来。

    “如果不是她求情,你已经是个死人了!”

    张凡冷道。

    转身朝里面走去,方圆两百米在神识笼罩之内,自然知道江父关在什么地方。

    那名民警被吓的一身冷汗,原本以为这是一个混混而已,看了电视剧的劫狱情节才来胡说八道,没想到竟然是真正的高手。

    铛!

    张凡将一柄宝剑高举,直接劈下禁闭室的大铁门,立时火星四射,大铁门四分五裂,崩塌倒地。

    这刻,惊动了派出所所有的人,七八个民警蜂拥而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

    张凡进入了里面,直接将江明的手铐扳断,江母也被一起救出。

    江婉柔冲了上去,哭泣道:“爸,妈你们没事吧?”

    “我们没事,只是我们的房子就没了……”

    江明叹道。

    “张凡,你炸掉了这里的铁门会不会被通缉?”

    江母想起了一件事情,这里可是有一道大铁门了,现在不见了,肯定被张凡炸掉了。

    “没事的,我们走吧!”

    张凡道。

    几人刚出来,却被七名持枪民警包围,为首的警察喊道:“举起手来,乱动的话小心会擦枪走火!”

    江母、江父一阵惊吓,即便是江婉柔和孙小婉也是有些担心起来,纷纷看向张凡。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张凡淡淡道。

    嗖!

    嗖!

    嗖!

    金光一闪,数枚金针飞出,达到音速,直接穿透持枪之手而过,经脉被废,数只手枪纷纷落地。

    “啊!”

    由于金针速度太快,被伤的警察并没痛感,直到手枪掉地才发现他们右手被废,根本不知道张凡动用了什么手段。

    “将信息传达给你们的领导,让这次拆迁事件参与者都去南阳大酒店,彻底解决这个问题,过时不候!”

    张凡说道。

    他计划找一处安静地方给江明针灸,顺便可以安稳的睡上一觉,南阳大酒店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张凡几人离开后,派出所民警立即拨打了上级的电话,将这次恶劣事件传递,希望市局派遣强大力量对张凡进行逮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