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夏老师的尴尬
    ,!

    十分钟后。

    张凡亲自驾驶车子,飞速驾驶抵达南阳一中。

    一路上孙小婉被吓得脸色铁青,冷汗自冒,一身都湿透了,她有点后悔让张凡开车了。

    进入南阳一中后,车子停了下来,张凡快速下车,然后飞速的朝夏老师家里跑去。

    靠!

    这么快!

    孙小婉一下车,这张凡连个鬼影都没看到,这速度比起百米短跑冠军厉害多了。

    张凡通过搜索他前世的记忆,知道了夏小雅的住处。

    他施展身法很快就抵达了门口,通过神识一扫,发现夏小雅果然昏迷在地,手机就落在了她身边。

    “开!”

    张凡一喝,他体内真气流转,一股强大力量将门上的所推开,走了进去。

    “夏老师!”

    他进入以后,喊了一身对方没有回答,只能先抱起放到床上在施针救治。

    房间里。

    夏小雅的身上被剥的一丝不挂,那胸部的高耸亭亭玉立,下体的倒三角清晰可见,约隐约现的粉嫩泾渭分明,修长的美腿让人迷醉,雪白的身躯没有丝毫血色,张凡没有丝毫心思去欣赏。

    她的呼吸和心跳已经非常微弱,实际上就是命悬一线,几乎随时可能断气。

    “针来!”

    张凡一喝。

    咻!

    咻!

    咻!

    金光一闪,九根金针齐齐飞出,悬空于夏小雅的上方。

    “还阳九针!”

    悬空的九针形成一个环形,按照针法的穴位飞速刺入,一道道灵气练成一线,将一股强大的生机力量注入其中。

    在房间上方形成一个能量漩涡,成淡淡金色,张凡发现汇聚的灵气还是太少,他拿出了乾坤灵石,激发出里面收集的那些灵气。

    轰!

    阵法中,一股力量吸引了乾坤灵石里的灵气,不要命的疯狂吸收,炼化后进入了夏小雅的身体。

    她惨白的躯体开始出现红润,微弱的心跳和呼吸也逐渐恢复,不过张凡自己却是真气消耗过度,有点头晕冒汗。

    夏小雅的病情原本可以用灵枢九针治疗,不过那效果和恢复速度比起还阳九针慢了很多,张凡为了夏小雅少受点罪,施展了需要耗费强大真气的还阳九针。

    两个时辰后。

    夏小雅慢慢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身体无比的轻松,有点想大声呼喊出来的感觉,简直是太爽了。

    “夏老师,你醒来了!”

    “你身上扎了针,请您暂时不要乱动,不然怕经气逆流!”

    夏小雅睁开眼睛的时候,张凡已经察觉到了,距离拔针还需要一个时辰,所以提醒道。

    “啊!”

    夏小雅惊呼了一声,感觉自己好像没有穿衣服,赤身**的暴露在了张凡面前,耳根一红,身子微微颤抖,那不是什么都被这小子看光了。

    “夏老师,请你不要动!”

    张凡自然知道夏小雅惊呼的缘由,最后一个时辰必须坚持,不然就会前功尽弃。

    “张凡,我…我…想…要小便……”

    夏小雅真的难以启齿,不过实在憋得不行了,如果躺在床上小便,那让她以后怎么见人?

    “啊!”

    张凡惊道,他倒是忘记这茬,被施展还阳针法后确实会小便增多,那些体内的杂质都会通过小便排出。

    “张凡,快点想办法啊!”

    夏小雅着急了,貌似忍不住了,想起了这事情简直羞死人了。

    “好吧!”

    张凡硬着头皮想办法,打量这四周根本没有什么可用的东西,也不能抱着去厕所,真是好烦人。

    “快点啊!”

    夏小雅感觉忍不住了,要是小便在床上冲了出来,以后就不要和张凡见面了。

    “好了!”

    张凡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大手一挥,一个大桶飘来,随后施法将夏小雅的身体离开床面,用大桶接住了下面。

    “啊!”

    夏小雅终于忍不住了,小便如洪流般冲了出去,感觉浑身非常舒适,不久便闻及一股恶臭传来,这是体内的杂质被排出。

    事毕,张凡一道水球术打去,将夏小雅**部位的污垢清理,随后将大桶用真火焚烧,那股恶臭实在太难闻了。

    “呃!”

    张凡看着夏小雅的下面湿漉漉的,针灸可是还要近两小时,肯定会不舒服的。他找了几章干净的纸巾,看着闭上眼睛的夏小雅,开始擦拭起来。

    “张凡,你……”

    夏小雅浑身一颤,感觉到张凡用纸巾在帮自己擦拭那女人最神秘的部位,简直羞死人了,这又看有摸的她以后还怎么见人。

    “夏老师,你闭上眼睛休息一番,等两个小时后病情就痊愈了,以后也不会犯病了!”

    张凡没有理会夏小雅,快速将其擦拭干净,他目光也不敢久留,不然还真怕自己等下把持不住。

    “真的?”

    夏小雅忘记了尴尬,要是真治好了,她就可以活下去了。

    “当然,我可是三好学生,怎么会骗老师呢!”

    张凡搞定后,做到了床边的椅子上,为了避免老师尴尬,他可是面朝墙壁。

    随后夏小雅沉默了,痊愈后却会引来无尽担忧,她可是夏家最美的未婚女子,也是夏家与他家联姻的对象,治好了就会将她嫁去其他大家族之中,这是她离开燕京的缘由之一。

    张凡神识扫去,发现夏小雅竟然哭了,不过是无声的哭泣,泪水有眼角落下,他或许猜到了几分。

    两个小时后。

    张凡将金针收起,他发现夏小雅竟然睡着了,将那床被子轻轻盖好,没有了九针作用容易着凉感冒。

    “夏老师,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以后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你都可以找我,即便找不到男朋友,我也可以代劳的!”

    张凡在夏小雅的额头蜻蜓点水亲了一下,他知道夏小雅已经惊醒过来,只是不好意思和张凡说话而已。

    听到房门关闭的声音后,夏小雅眼睛睁开了,微笑脸上继续流下眼泪,和张凡有可能吗?

    无论张凡的家世,还是他本身的能力,都不足够让夏家看好,何况自己比起他大了好几岁,而且张凡貌似和校花林仙儿有染。

    想到张凡看光了自己的身子,不由的脸红心跳,以后都不知道怎么面对张凡了,难道真的要嫁给他吗?

    张凡离开夏小雅的家后,快速走下了大楼,在路上,不料却遇到一个不太愿意相见的人。

    “张凡!”

    刘兰兰有些诧异,没想到张凡竟然从教师宿舍下来,她走了过去喊道。

    “呃,刘…兰兰!”

    张凡有些不自然,面对这样的女人他最不愿意打招呼。

    只不过他灵魂深处有一道声音在催促,不然早就离开了。

    “张凡,我们之间还有没可能……”

    刘兰兰有些后悔当初的决定,本以为跟了陈浩就会成为一名贵妇,吃香的喝辣的。

    没想到陈浩也就是玩玩她的意思,根本不可能将其娶回家的,此刻他想起了正真好的人还是张凡。

    张凡没有回答刘兰兰,而是从戒指里面拿出了一个杯子,变化了一杯水,将其泼在了路上,随后大步朝外面走去。

    “我知道了……覆水难收啊!”

    “张凡,我好后悔,好后悔当初的决定!”

    刘兰兰软瘫在地,一抹后悔的泪水滑落,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不然她会花费任何代价去购买。

    张凡没有回头,发现孙小婉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他有些歉意的快速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