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诡异病情
    ,!

    人民医院。

    外科住院病房。

    张凡没有理会外科主任马达的呵斥,有条不紊的继续针灸,一共需要九九八十一根银针。

    “该死!”

    马达骂道,他冲了过去准备将张凡拉开,绝对不能让病人死在病床上。

    砰!

    马达身体微胖,虽然有点力气,可是遇到张凡肯定不是对手,被一脚便被踢飞,直接撞到墙壁,一阵惨叫后,飞快了离开了病房。

    “啊!”

    江婉柔和江母一阵惊吓,没想到张凡对医院的主任都下狠手,不知道会不会出事。

    “九九八十一根银针终于搞定,只要留针半个小时就可以收针。这炼气期一层的真气还是太少,一次针灸就耗费了三分之一的真气,看来回去之后要准备凝气丹的药材了!”

    张凡叹道。

    江婉柔母女已经脸色苍白,莫说江明身患重疾,就是一般人扎上几十针也容易出问题的。

    江婉柔此刻已经不能在说什么,只希望张凡的针灸没有副作用就好,并不期望父亲的病能改善多少。

    这时候,马达冲了进来,身后跟着两个青年,身穿保安服饰,一看就是他请来的帮手。

    “保安,就是这小子踢我的,把他抓起来送去公安局!”

    马达一抹冷笑,想起张凡不久会在公安局被人欺负他就非常得意,同时看向江婉柔。

    这小妞竟然找了一个这样的男朋友,按照他的分析可能是一名中医,只不过年级太小了点。

    “滚!”

    张凡一怒,这针灸半个小时内必须安静,不然效果恐怕会受到影响。

    “啊!”

    “对不起!我滚,我马上滚!”

    一名保安发现此人正是张凡,在警察调出视频的时候他也在场,那可是子弹都杀不死的人,自己一个小小的虾米简直找死。

    两名保安惊吓的匆匆离去,任凭马达如何呼喊,他们头也不回的狂奔而走。

    “说吧,这病人根本没必要做手术,因为除了肾脏以外其他的脏器也相继坏死,即便是你们换肾成功,病人也或不过一个月时间!”

    张凡徒步逼近马达,这样的医生该杀,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过别人的死活。

    “啊!你…你怎么知道?”

    马达一抹惊异,这可是非常保密的东西,张凡怎么可能知道。

    江婉柔母女张了张嘴,原来主任竟然是一个骗子,父亲的病情根本治不好,他们只不过想捞一笔提成罢了。

    可恶!

    实在太可恶了!

    “因为我是一名中医,通过望诊可以知道病人体内的大致情况,你们这么做医德呢?把那些抹黑良心的钱布施出去,不然我让你痛苦一辈子,并且生不如死!”

    张凡淡淡道。

    咻!

    一根银针飞去,刺中了马达的一个穴位,这是一个痒穴,他会不听的抓,直到划破肌肤也不能压制。

    “啊!”

    “好痒,你对我做了什么?”

    马达感觉全身瘙痒,用手抓去一道道伤痕露出,甚是吓人,一点没有一个外科主任的形象了。

    “马主任,准备给江婉柔父亲做手术的主刀医生是谁?”

    张凡淡淡道。

    “是…是西门宇,这一切都是他唆使的,说…病人…没有什么后台,即便是让江婉柔陪睡,以后也不怕她告状!”

    马达为了让张凡止痒,直接道出了西门宇,不然恐怕会被痒死。

    “又是那小子,下次遇到了一定让他知道坑害别人的下场!”

    张凡冷道。

    “张凡少爷,我能不能打他?”

    江母气得发抖,堂堂一个人民医院的外科主任竟然与人同流合污,简直要千刀万剐才是。

    “伯母你随意,只要不打死了就ok,万一打死了也不怕,有我替你担当!”

    张凡淡淡的笑道。

    “啊!”

    马达吓的跪了下来,不知道这江母会不会真的杀死他。

    江母找了半天米有找到合适的武器,最后拿起了自己的鞋子,扑向马达,狠狠的一顿狂欧。

    “大…大哥,可以帮我止痒了吗?”

    马达早已面目全非,伤痕累累,苦不堪言,最后恳求道。

    “滚吧!”

    “以后天天会痒五分钟,多做善事,到时候就可以恢复正常的!”

    张凡冷道。

    马达不敢在此久留,飞快的逃离病房,至于以后天天会痒他权当张凡的恐吓。

    “张凡少爷,谢谢你!”

    “今天要不是你,我们家就真的完蛋了!”

    江母对张凡很是感激,没想到这医院竟然这么黑暗,想想都一阵后怕。

    “伯母,你不是将婉柔许配给我了,那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呀!”

    张凡一抹笑意的看着江婉柔,虽然对她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不过想着她要是被西门宇那啥了,他还是有些不甘。

    江婉柔惊呼了一声,脸蛋绯红绯红的,心脏如撞了小鹿一般,难道张凡喜欢自己?

    “对!”

    “你看我这是老糊涂了,自家人不说两家话。”

    江母非常满意这个金龟婿,不但有钱,而且貌似还懂医术,关键对柔儿好像也有点意思。

    “伯母,你们离开床远点,等下那股气味可能不好闻!”

    张凡准备收针,等下可能会有一些恶臭的杂质排出,靠的太近绝对会很难受的。

    江母和江婉柔不知道什么意思,不过还是照张凡的意思做了,离开病床有两米之遥。

    “收!”

    张凡一喝,挥手一扫,九九八十一枚银针尽数收起。

    嗖!

    嗖!

    嗖!

    他在江父身上轻轻一点几处穴位,护住了那些被排出的毒素反流,神识一扫,江父的身体恢复不错,各大脏器恢复了七成功能,只要还针灸两次就完全可以恢复了。

    “哇!”

    江父一阵狂呕,吐出来的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黑糊糊的东西,像狗血一般。

    “老江!”

    “爸!”

    随后大便也泄了下来,一阵恶臭在病房传开,准备前去的江婉柔和江母纷纷止步,因为这气味实在让人难以接受,难怪张凡让他们远离病床。

    “张凡,我爸怎么了?”

    江婉柔一抹惊吓,这样子太可怕了,简直和欧美恐怖片中的僵尸一样。

    “伯父已经没事了,这是他体内排出体内的毒素。婉柔,你去找一套合适的衣服来,不然伯父会着凉的!”

    张凡解释道。

    其实江父住院还带来了一套衣服,为了避免尴尬,江婉柔和江母退出了房间,江明一边换衣服一边惊异的打量着这个金龟婿。

    “伯父,我只是有点好奇,你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惹得这么重的死气,是不是一处罕见的古墓?”

    张凡在一旁问道,一边处理那些脏污,这东西不能让普通人沾上。

    “那确实是一处古墓,不知道年代的地方,里面机关重重。进入了人非死即伤,出来后的人也纷纷的病,现在剩下的人估计也没有几个了!”

    江明迟疑了片刻,他知道张凡非同小可,一手神奇的医术不说,还一眼能看出自己曾经盗过墓,这绝对是一个高手。

    “伯父,你也进入了里面,难道没发现什么东西?”

    张凡有些好奇,不知道这古墓在什么地方,如果有机会的话倒是可以去看看,说不定还能淘宝一番。

    “里面有东西流出,不过却被地下商场秘密交易,传闻价格不菲……我捡到了一枚锈迹斑斑的戒指,看上去那东西不是金子做的,估计也值不了多少钱,我就没有去卖掉它!”

    江明有些后悔,进入了古墓差点丧命,可是却没有得到值钱的玩意。

    “戒指?伯父,你能不能拿给我看看?”

    张凡道。

    “那东西虽然不值钱,不过我也不会带在身上,放在一个隐秘的地方。如果你要的话,我倒是可以送给你!”

    江明说道。

    这条老命都是张凡所救,将那枚锈迹斑斑的戒指赠与张凡也没什么不妥。

    张凡建议江明直接办理出院,到时候去他家里针灸就可以了,没必要继续待在医院里。

    江明先一步离开病房,张凡将那些含有死气的脏东西直接用一道真火焚烧,绝对不能让它继续危害他人。

    待张凡走出病房后,江明一家人哭成一团,看着张凡的到来才停止,纷纷表示感谢。

    “张凡!”

    罗东院长听闻外科主任被打,他急匆匆的赶来,没想到打人的却是张凡。

    “罗院长,你来的正好!”

    张凡淡淡道。

    随后将外科主任和西门宇的事迹简单的阐述了一下,像这样的害群之马必须清理,不然还有其他人会被骗。

    至于罗东怎么处理马达和西门宇他不管,办理了出院手续后,张凡陪同江明一家人一起回家。

    罗东对于张凡的医术已经麻木了,一个严重颈椎布者,而且体内多脏器功能衰竭的病人不到一个小时搞定,这恐怕只有华夏医神华云峰了。

    等张凡离开医院后,罗东立即召开会议,将外科马达和西门宇的情况做了汇报,后果自然不用多说,马达直接开除,而西门宇则是辞退。

    经过高层研究决定,大会一致通过,无论什么代价要将张凡请来坐诊,这可是南阳的新一代医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