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江母的态度
    ,!

    人民医院。

    砰!

    江婉柔低着头这么走着,突然感觉自己撞到了什么东西,好像很软不是墙壁。

    “江婉柔!”

    来人自然是张凡,没想到江婉柔想事情太入神了,一抹柔软直到撞到他后才惊醒过来。

    “张…张凡!”

    江婉柔一抹惊异,张凡怎么到医院里来了,难道是来找我还钱的?

    “江婉柔,你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心事重重,如果可以的话告诉我,或许能帮你也不一定。”

    张凡道。

    “我…我…”

    江婉柔眼圈一红,这事情她根本不知道怎么说起,张凡与她也是萍水相逢,甚至一句话没说就借了百万。

    “说吧,是不是你有家人在这里住院?难道我给你百万去了还不能付清住院费用?”

    张凡微微一怔,他不信有百万还支付不了住院费用,肯定还有其他的事情发生。

    “我…我…”

    江婉柔一阵迟疑,她最后还是道出了事情的缘由。

    她父亲身患严重的颈椎病,同时还有三高症,生活基本不能自理,而且越来越严重,不得不送入医院诊治。

    入院后发现,父亲的肾也出现了问题,最后需要换肾,一笔巨额资金落到了江婉柔身上,她不得不四处借钱。几十万这可不是一笔小钱,最后想到张凡的话,她试试看的态度,没想到真的借到了。

    今天下午去找外科主任,没想到他告诉江婉柔这个手术复杂,需要请一个很厉害的医生主刀。

    不过所请之人档期已经排满,而她父亲却等不及,除非她能付出一点东西,这样才能将一个病人档期后移一点。

    江婉柔不是笨蛋,对方肯定是看上她的身子了,为了救父亲她犹豫了,这样的事情你情我愿,即便是报警也没有用。

    “走,先去看看你父亲,或者我有办法救治!”

    张凡对于这外科主任有些怒火,救治病人天经地义,没想到一个堂堂主任都搞这些歪门邪道。

    “可是…外科主任和那主刀医生要我去南阳大酒店包间请客,要是不去的话,我父亲就……”

    江婉柔担心的说道,她心里只有父亲的病情,至于张凡说了些什么话,基本忽略而过。

    “走吧,一起去看看伯父什么情况,我医术很厉害的,难道还有我治不好的病?”

    张凡没有多言,拉起江婉柔就朝里面走去,不顾她的反抗。

    江婉柔一抹脸红,挣扎了几下后发现根本无济于事,只能带着张凡朝普外科病房走去。

    “柔儿,你怎么又回来了?”

    一个身着朴素的中年妇女身坐在病床边上,看着江婉柔进入病房,还带了一个青年,她有些气愤。

    “妈,我……”

    江婉柔看了中年妇女一眼,这老妈根本不了解事情的始末,她也不敢告诉妈妈此事。

    “你父亲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家里就你能出点力了,只要去请客一次就可以将你父亲的档期提前,不是说借到一点钱了,为什么不去呢?”

    江母有些生气,甚至狠狠的瞪了张凡一眼,肯定是这小子打岔,对于江婉柔请客的事情吃醋了。

    “妈,不是这样的,其实我……”

    江婉柔不知道怎么解释,因为事情还没发生,即便说出来也不一定会相信。

    “这小子是不是你男朋友?是不是因为他阻止你去请客?为了他是不是连父亲的命都不要救了?”

    江母指着张凡呵斥道,甚至从床上站了起来。

    “你是她母亲吗?你知道去南阳大酒店请客代表什么意思吗?你以为吃饭请客就行了?那是让江婉柔陪吃陪喝陪睡,不然你以为换个档期那么简单?”

    张凡依旧拉着江婉柔的小手,此刻他能感觉到那小手的冰冷,也感到她的茫然和无助。

    “你是谁?这是我的家务事,用不着一个外人来管!你给我出去,不然我叫人了!”

    江母对于张凡的态度非常恼火,这还只是柔儿的男朋友而已就这个态度了,要是柔儿真嫁给了他,以后这女儿不是没有指望了。

    “妈,你就不要说了……”

    江婉柔有些不知所措,张凡可是来帮助他家里的,这老妈怎么能这么对他说话呢!

    “我怎么不说?我就是要说,妈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就想让你找一个有钱的人,到时候我们一家人也跟着沾光!”

    “你看他这一身衣服,横看竖看也就值几百块钱,你怎么能托付与他呢?”

    江母怒瞪了江婉柔一眼,这病床上的老伴可是要很多钱的,找一个这样不靠谱的男朋友以后怎么活啊!

    江婉柔都懵了,这是哪跟哪啊,她立即将江母拉到一边,生气的说道:“妈,你怎么能这样说张凡,他可是特异来帮咱爸的!”

    “他怎么帮?一个穷小子而已,你要找必须找个高富帅,实在不行也找一个富二代,不然你爸爸的病就没着落了!”

    江母也生气了,女儿也算一代绝美佳人,怎么能随便找一个男朋友,必要要找一个有钱的人才是。

    “妈,求你不要说了,爸明天动手术的钱都是跟他借的。你还说,这让女儿的面子往哪搁……”

    江婉柔说道。

    江母不知道江婉柔跟谁借的钱,也不知道借了多少钱,一听跟张凡借的钱,她立即说道:“柔儿,这手术费可是要好几十万,你不要弄错了才是!”

    “这卡里有一百万,就是张凡今天转账给我的。我好歹是一个高三学生了,难道连这转账多少钱都分不清吗?”

    江婉柔歉意的看了看张凡,这母亲的做法实在让人难以接受,也不知道张凡生气了没。

    “啥?一百万?”

    江母有点懵了,这个穷小子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

    难道现在流行扮猪吃虎?不会是哪家大少爷来的吧?

    “张凡,对不起!”

    江婉柔懒得理会江母,走到一旁的张凡跟前,一抹歉意的说道。

    “哎呀!张凡少爷,对不起!我也是希望女儿找一个好人家而已,希望你不要介意,这一百万就算我女儿的聘礼了,等柔儿毕业以后随时可以登记结婚怎么样?”

    江母冲了过来,能随手转百万的青年家世肯定不简单,她不能让这金龟婿从身边溜走。

    “妈!”

    江婉柔羞涩的喊道,这老妈是在卖女儿,还理直气壮的样子,她面对张凡无地自容。

    “好了!”

    张凡无奈的摇头,他走向江父,不由的大吃一惊。

    好重的死气,而且一股浓郁的古墓气息,难道这江婉柔的父亲还是一个盗墓贼?

    他放开神识扫去,病入膏肓,五脏败坏,即便是换肾了恐怕也过不了几天好日子了。

    江母看着张凡有些不高兴,有笑盈盈的走了过去,笑道:“张凡少爷,其实现在的年轻人都很开放的,你们也可以先住一起后结婚的,我作为母亲一点都不介意的!”

    “妈!”

    江婉柔喊道,她羞愧的不的了,这样的话都说的出来,这以后怎么见人。

    “傻丫头,有机会之人自然需要把握,他能随便出手百万肯定是喜欢你的,这事妈替你答应了!”

    江母训斥了江婉柔一番,张凡肯定是某家一个大少爷,总比让柔儿嫁给一个老头要强的多。

    “婉柔,你父亲病情很复杂,即便是换肾了恐怕也没有多少作用!”

    张凡探视完毕后对江婉柔说道。

    不过对于他来说并不是很难,只要使用针灸排毒,然后配合药物治疗,在一周就可以康复。

    “啊!”

    “怎么可能,张凡少爷,你是不是要蓉那百万啊?”

    江母着急了,听张凡的口气是准备不要他女儿了,谁愿意带一个累赘一起。

    “张凡,你真懂医术?”

    江婉柔也是大惊,后来才想到张凡貌似说他会医术,平复了心情后问道。

    “伯父不单单是肾脏坏死,其他脏器也是功能丧失,如果不积极救治的话,恐怕过不了今晚!”

    张凡解释道。

    “张凡,那怎么办好?”

    江婉柔着急了,她根本没考虑张凡会不会医术,而是考虑要是换肾也无法治好的话,那还有什么希望。

    “这个补难不倒我,难道还不信我的医术?你们去外面等待半个小时就可以!”

    张凡决定出手相助,他不想看着江婉柔那伤心哭泣的样子。

    “张凡少爷,反正你有钱,如果南阳不行的话,我们就去燕京,那里肯定有好医生的!”

    江母对张凡自己治疗还是有些担心,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治疗。

    咻!

    咻!

    咻!

    张凡没有理会江母,数枚银针出手,这是一套排毒的针法,要想治好必须将体内的毒素排尽,至于颈椎问题不是大碍,随手就可以治愈。

    “啊!”

    江婉柔和江母惊呼了出来,几根银针已经扎入了江父身体,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住手!”

    一个中年医生进入了病房,发现了张凡竟然在给江明针灸,肯定是家属请来的,简直是乱弹琴!

    “马主任!”

    江婉柔惊道。

    “马主任,这是我家柔儿的男朋友,会一点医术,他说能治好她爸,所以……”

    江母急忙解释道。

    外科主任马达眸子一抹阴冷,他心里不禁冷笑一番,这可是肾功能衰竭,不换肾还能针灸治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