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可怜的郭心凌
    ,!

    住院部九楼。

    “孙老,你先处理一下这里,我去就小婉姐!”

    张凡自然知道来人是孙成仁,不过今天谁来了就必杀白大褂男子,有仇必报这是作为一个修士最基本的准则。

    “哎!”

    孙成仁微微一叹,他来迟了一步,这张凡闯祸了。

    被杀之人可是一个归元派之人,此人虽然黄阶修为,可是门派里面还有玄阶高手,至于有没地阶武者他就不得而知了。

    张凡没有想这么多,进入病房后发现孙小婉气息微弱,不过生命没什么大碍,只要将子弹取出来,很快就能让其康复。

    将孙小婉的衣服脱掉,一对大白兔亭亭玉立,雪白的肌肤留下了一丝血迹,子弹由右侧胸部进入,还留下了一个小圆孔,见到此景让张凡脸色阴冷起来。

    咻!

    咻!

    咻!

    数枚银针扎入了孙小婉的胸部,这是张凡给她做了麻醉,接下来就要将子弹取出。

    “靠c危险的位置!”

    张凡此刻已经拥有神识,方圆五米之内可以完全透视,他发现这子弹头对肺静脉擦肩而过,落在了肺动脉之上。

    如果不是遇到张凡,孙小婉这次就算完了。

    “小风刃!”

    张凡一喝,一道拇指大小的小风刃突然出现,在他的指挥下将子弹入口切开,露出了一片红猩猩的肌肉,瓷白的骨头也暴露了出来。

    “张凡!”

    孙成仁进入了房间,看着张凡的举动后傻眼了,这是徒手做手术吗?

    “吸!”

    张凡没有理会孙成仁,而是将右手贴上切口,最后一喝。

    嗖!

    一颗弹头竟然被他吸了出来,看了一眼后丢掉至地上,然后将手按在切口之上。

    两分钟后,张凡离开了孙小婉的身体,用一张干净的纸擦拭掉映红的血迹,最后将银针收起,将衣服穿好,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

    一旁的孙成仁呆了呆,感觉自己好像做梦一般,张凡这哪里是医术,简直就是魔术。

    “孙老,你好像认识那家伙似得,说说他是什么来历?”

    张凡处理好孙小婉后,看着呆滞的孙成仁,然后说道。

    “他来自一个古武门派,叫做归元派,是一个三流古武门派。虽然归元派不是一个大派,但是门派里面也有玄阶巅峰高手,比起黄阶高手要强悍太多,你以后处处要小心才是!”

    孙成仁告诫道。

    “孙老,你觉得谁能让一个古武门派出手,而且宁死也不愿意说出幕后之人,最大可能是谁?”

    张凡道。

    “沈家!”

    孙老眸子一冷,杀气蔓延,无论是谁都要付出代价。

    “沈傲?”

    张凡问道。

    “南阳沈家必有人出马,至于幕后是不是沈傲很难说,以后你应当小心沈家为上!”

    孙老道。

    张凡陷入沉思,会是沈天华吗?

    难道自己和庄美凤的事情已经被他知晓?

    也或者沈天放,看上去表面君子,也不排除他搞鬼。

    不过最大可能还是京城沈家沈傲,一个纨绔大少做事不计较后果。

    “爷爷,你怎么来了?”

    孙小婉慢慢睁开眼睛,发现张凡的身边孙成仁也在,难道自己已经动手术取出子弹了?

    “小婉,是张凡发信息给我的,你没事就好,我们一起走吧!”

    孙成仁眼睛湿润,他知道如果不是张凡的话,孙小婉可能已经不在了。

    “我们先去莫老那里,然后一起回家,晚上还要参加慈善拍卖会呢!”

    张凡说。

    “可…可是我受伤了,难道不用住院吗?”

    孙小婉大惊,说完后感觉张凡和爷爷表情不对,难道自己说错话了。

    “小婉姐,子弹我已经帮你取出,伤口已经愈合,没必要住院了!”

    张凡笑道。

    不过孙小婉却是俏脸绯红,这张凡取得子弹那不是身子又被看光了?想到这里,她小心脏蹦蹦直跳,不敢直视张凡。

    对于张凡的医术她再次羡慕起来,有机会一定要将其学会,哪怕学会一半也非常了得了。

    几人走出房间后,莫书记和郭心凌等候多时了。

    “莫书记!”

    “张医生!”

    “孙老!”

    几人一阵寒暄,张凡看着身穿警服的郭心凌,非常漂亮,不过也冷傲不已,让人不敢接近。

    “张医生,我里介绍一下,这位是南阳市市局刑警大队郭队长……”

    莫书记介绍一番。

    “莫书记,先去看看莫老,晚上我还有事!”

    张凡淡淡的看了郭心凌一眼,大步朝电梯间走去,让郭心凌大为不爽。

    “站住!不然我就开枪了!”

    郭心凌动作迅速,一把手枪已经对准张凡后脑勺,这个人太可恶了。

    “郭队长!请你冷静一点,张凡并不是坏人!”

    孙成仁喊道,这么近的距离如果稍不留神,擦枪走火大有可能。

    “郭队长,我命令你把枪放下,快点!”

    莫书记喝道。

    张凡可是他父亲的救命恩人,这么能让一个手下拿枪指着,太不像话了。

    “莫书记,你不能因为他是你的恩人而包庇,今天他看完莫老的搀必须跟我去警局协助调查!”

    郭心凌得理不饶人,即便是莫书记开口也是一样,收起手枪后认真的说道。

    咻!

    一根银针飞出,直接封闭了郭心凌的一处穴位,整个人被定住,脚不能抬,手不能动。

    “啊!”

    “你对我做了什么?我为什么不能动了,快点放开我!”

    郭心凌一声惊叫,对方竟然还会点穴,难怪对警察的警告无惧。

    “点穴!”

    在场几人惊呼了出来,这可是传说中的手法,没想到张凡竟然连这个也会。

    “你的穴位被封而已,六个时辰后会自动解开,反正这一层楼很安静,根本没一个病人,甚至连老鼠和蟑螂也没有,晚上也没人来吵你!”

    张凡微微一笑,看着郭心凌紧张如斯的表情非常爽,至于要六个小时解封那自然是骗她的。

    “啊!”

    “张凡,你魂淡!”

    “赶紧将我放了,快点!”

    郭心凌喊道。

    她什么坏人都不怕,唯独怕小动物,什么蟑螂,什么老鼠,还有蜈蚣蜘蛛之类的东西。

    莫书记几人正欲求情,不过张凡示意眼色后,几人匆匆离去,只留下了郭心凌一人在此。

    “坑人的电影剧情,什么点穴半个时辰后自动解封,特么的全都是骗人的!”

    半个小时后,郭心凌发现果然没有自动解封穴位,她心里开始大骂起来。

    想到晚上会有老鼠出没后,她心都揪起来,有点后悔来抓张凡了。

    张凡几人离开住院部九楼后,直接朝内科高级病房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