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夏小雅的纠结
    ,!

    南阳一中。

    高三五班。

    张凡凭借前世的记忆,沿着熟悉的路径,徒步走到了高三五班教室,立时,一抹书香之气传入了鼻子,教室里已经满座,他看向属于自己的那个位置。

    “张凡,真的是你?”

    班长诧异道。

    原本学校里宣称张凡可能被车子撞死了,没想到才两天时间这人竟然没事,而且貌似挺健康的,甚至身高都长了一点。

    “是啊,班长大人,阎王爷不肯收留我,这不我就又回来了!”

    张凡微微一笑,随后朝自己的座位走去。

    “兰兰,你怎么了?”

    刘兰兰的同桌邓晓红见她竟然好像木呆了,小声对同桌喊道。

    “没事,我要复习了!”

    刘兰兰现在心情很复杂,陈浩已经不怎么善待她,和张凡也已经不可能了,以后的路她不知道该怎么走。

    张凡眸子一扫而过,没有在刘兰兰身上停留一秒,最后找到自己座位后,停滞了原地片刻,然后坐了下来。

    “张凡,你没事就好了!”

    同桌杨伟豪凑了过来,看着张凡毫发无损,他心里也就踏实了。

    当日听闻张凡被车子撞飞,他心里非常着急,准备打电话估计张凡也接不到,只能慢慢等待消息。

    “耗子,你是不是失恋了?怎么搞的这么憔悴?”

    张凡一看,这杨伟豪比起以前起码消瘦了十斤,不过体内并没又发现病变,应该是外因引起的。

    “没事!”

    杨伟豪道。

    “你要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话,一定要说出来,我会尽力帮助你的!”

    张凡说道。

    杨伟豪‘恩’了一下,然后找到自己的复习资料看书去了,不想与张凡提到这个问题。

    “张凡,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突然,班主任夏老师走到讲台,对张凡喊道。

    张凡点了点头,跟随夏小雅来的办公室,他不知道夏小雅老师所谓何事。

    “张凡!”

    “你坐吧!”

    夏小雅倒了杯开水,放到了桌上,然后对张凡笑了笑,让他放松一点,不必紧张。

    “恩,不知道夏老师找我什么事?”

    张凡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老师就是告诉你一件事。你现在的年龄还小,努力考个好的大学才是目前的重点,至于找女朋友还有点早,你知道我的意思吗?”

    夏小雅看着张凡神情自若,被撞后没有大碍,她心里也放心了不少。

    “夏老师,你的意思我很明白。如果到时候我找不到女朋友的话,那就找你好了,你既美丽大方,又温柔可人,不可多得的贤妻良母啊!”

    张凡笑道。

    “你…你这鞋头,竟然还敢打趣老师来了,你可知道老师已经25岁了,而你才18岁而已。记住以后要好好学习,要是能考一个像样的大学,找个像她这样的女朋友肯定没问题的!”

    夏小雅俏脸微红,这家伙太那个了。这可是师生恋啊,不要说自己难以接受,就是自己家族里面也不可能会接受张凡的。

    “看来老师也嫌弃我了,这社会太现实了,像我们这种无车、无房、无存款的青年注定比别人低一个档次,根本没有资格去找像你这么美的女朋友!”

    张凡并没有怪罪夏小雅之意,而是道出了一个现实的事实。

    “张凡,老师我没有……”

    夏小雅不知道怎么规劝张凡了,突然感到胸部一阵闷痛,呼吸有些费力,全身乏力,她知道那该死的心脏病又犯了。

    “夏老师,你以前是不是有心脏病?”

    张凡见势立即过去将老师扶住,顺便进行了辩证一番,竟然是一种特殊的心脏病。

    “张凡,老师的心脏病药在宿舍里,你能不能帮我快点拿回来,我心里好难受!”

    夏小雅此刻病情更加严重,脸色开始惨白,口唇有点发紫,手脚开始冰凉,说话的声音都很小。

    “老师,把你的手给我,我会一点医术,帮你按摩一番就会缓解的!”

    张凡没有离开办公室,而是走近夏小雅,不由分说的将她的小手握住,在左手内关穴和神门穴位开始按摩,顺便输入了一丝真气。

    “张凡,你……”

    夏小雅升起一丝怒火,没想到这张凡竟然不顾老师的安危,还在危难之际占自己的便宜。

    不过她很快就发现,自己的症状明显改善,而张凡只是在手上的按摩,并没有过分的行为。

    “夏老师,经过这次按摩后,你的心脏病至少可以保持半年不会复发!”

    张凡摸着光滑细腻的小手有点依依不舍,非常舒服的感觉。

    五分钟后,夏小雅恢复了正常,他停止了按摩,这病情要想根治的话必须针灸配合中药,不然极其容易复发。

    “张凡,谢谢你!”

    “没想到你医术如此厉害,比起京城的名医都厉害很多,不知道你能不能将其治愈?”

    夏小雅脸色恢复了一丝红润,嘴唇依旧有点淡白,对于张凡会医术她非常惊异。

    “可以治愈,不过……”

    张凡面对夏小雅有点尴尬,要治愈就必须针灸,而针灸就必须要脱掉身上的衣服,要是不是熟人可能还好办一点。

    “张凡,只要能治愈,我不怕吃苦的,真的!”

    夏小雅被这病折磨的苦不堪言,要是张凡能真的治愈那就是最好的了。就算中药再苦,她还是会尽力按疗程服用的。

    “如果要想治愈的话,必须针灸,而针灸的部位就在心脏四周,你需要将身上的衣服脱掉,半身裸露在我面前,这个‘苦’你吃的下吗?”

    张凡还是讲了出来,至于同不同意那就是夏小雅自己的选择了。

    “这……”

    夏小雅确实很为难,可是张凡说能够治愈,她一定要尝试一下,最后说道:“张凡,我答应你,希望到时候你不要让我失望!”

    “夏老师,你放心,到时候你要是找不到男朋友的话,就来找我吧,看光了你的身子我是会负责的,真的!”

    张凡笑道,说完后一溜烟的离开了办公室,生怕老师找他算账。

    “哼!”

    “死小子,凭借老师雄厚的资本难道还怕找不到男朋友吗?你这鞋头,小心落到我的手里,到时候有你好看!”

    夏小雅哼了一声,看着火速逃离的张凡,她嘴角微微翘起,脸上更是微微一笑。

    随后她有微微一叹,想起燕京那个很深的泥潭,一个让她可怕地方。

    她和张凡之间不可能会有什么结果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