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再遇校花
    ,!

    仁德堂医馆。

    后堂庭院里。

    五更天,空气冷清。

    一道身影飞速划过,忽上忽下,忽左忽右,一遍又一遍的练习绝世身法,这人正是张凡。

    接近炼气期的他实力猛增,魅影身法之大步流星初阶大成,速度提升了很多很多。

    习练了一个小时身法后,他又着手练习乾元拳,这是白虎大陆乾元宗的基础拳法,力量刚猛,耗费真气少,容易修炼,也是乾元宗许多人乐于使用的拳术之一。

    位于后堂楼上的孙成仁看到这一幕后不由的大惊,才不到一天时间,这张凡的实力又突飞猛进,起码跨过了几个档次,具有了半步黄阶的实力。

    张凡医术超凡,比起自己绝对厉害,而武功也是诡异无比,不知道师从何家,要是小婉能跟了他,说不定也是她的福气。

    “去!”

    张凡一喝,手里的数枚银针脱手而去,朝五十米开外的树干射去。

    咻!

    咻!

    咻!

    如果有人立于树旁的话,绝对会惊讶不已,数只小蚂蚁被银针定住,银针穿身而过,这要多厉害的眼力和手法啊!

    “好舒畅!”

    张凡修炼完毕后感觉痛快无比,不过这身上确实污垢满身,没想到这具身体真是差劲,先前进入炼体期已经排除了很多污垢了,这刻吃了练体丹后还是有多量污垢排除。

    “先去洗个热水澡,等下去学校请一个长假,还不知道能不能批下。”

    张凡朝后堂客厅进入,他昨天已经知道浴室在什么位置,轻车熟路朝浴室走去。

    “嘶!”

    张凡推开浴室门后却是惊呆了,一道妙曼身躯正在淋浴,雪白的肌肤,挺立的高耸,凹凸有致无比诱人,一副美女淋浴图进入了他的眼帘。

    “啊!”

    孙小婉根本没想到张凡会冲了进来,她立即将两边的小樱桃遮住,太羞人了。

    随后感觉不对,立即用手遮掩住下体**部位,可是她只有两只手,却无法遮住三个地方。

    “小婉姐,又不是第一次看了,你用不着这么害羞的。嘿嘿,要不我们两个一起洗澡,你看怎么样?”

    张凡笑道。

    “啊!”

    “不行,你快点出去,我爷爷在的!”

    孙小婉耳根一红,虽然喜欢张凡,可是一起沐浴目前还是接受不了,更何况爷爷还在这里。

    二十分钟后,张凡进入了浴室,他身上那层污垢被清洗干净,整个人都舒爽至极,想起了孙小婉开始的情景让他血脉喷张,默念了数次清心咒才降下了那股责。

    浴室外面孙小婉已经准备好了一套新的衣服,张凡看到道心里一暖,这好像一个妻子对丈夫的呵护,随后他微微一笑。

    衣服是一件休闲服,这衣服并不是名牌,不过却是很合适。裤子也是一条崭新的牛仔裤,一双光亮的皮鞋,逃上雪白的丝袜,张凡穿好后整个人都变的不一样。

    进入医馆大厅后,孙小婉已经开始整理病例准备坐诊,崔永旺也早就来了,看着张凡从后堂出来,他心里一阵怨恨,眸子里闪过一丝寒芒。

    “小婉姐,我要去上学了,麻烦你等下跟孙老说下!”

    张凡无视崔永旺的恼怒,跟孙小婉打招呼后离开了仁德堂。

    孙小婉微微一笑,这一身衣服可是她亲手购买的,不过不是今天早上买的,而是昨天晚上某个时段买的。

    张凡换了一套行头,确实帅气多了,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装!

    让她非常满意。

    不过崔永旺看着孙小婉得意的神情,心里更加愤怒,一定要报复张凡。

    张凡上了公交车后却发现了一个熟人,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他走了过去笑道:“婉柔!”

    “啊!”

    “张凡,你怎么在这里等车?”

    江婉柔一身鹅黄色的裙子,非常美丽,让无数乘客都注视不已。听到张凡的喊声后她有些诧异,这里可不是九中,他怎么会在此地等车。

    “我掐指一算,你会经过这里,所以在此等车啊!”

    张凡笑了笑,校花不愧是校花,无论穿什么衣服都是那么美丽动人。

    “张凡,你不要打趣我了。对了,你以后准备考什么学校?”

    江婉柔一阵脸红,立即转移了话题,凭借张凡的本事找一个自己这样之色女子绝对没有问题的。

    这个问题倒是没有想过,张凡立志于修炼,希望早日突破桎梏而进入白虎大陆,寻找小师妹还有昔日的那些仇人。

    既然医术专长,他就告诉江婉柔考燕京中医药大学,交谈了几句后一中很快就到了。

    “婉柔,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一天不见竟然有了淡淡的黑眼圈,如果需要钱就直接跟我说,我昨天中彩票大奖了!”

    张凡发现江婉柔微笑的脸色隐藏了淡淡的忧愁,肯定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能出手帮助的话,他绝对没有二话。

    “没…没什么事,我先去班上了,再见!”

    江婉柔眼圈一红,他相信张凡会借钱给她,可是父亲的疾病却是需要几十万,即便是张凡愿意借钱,恐怕他也不会有那么多的。

    至于他说的中奖彩票了,江婉柔权当是一个玩笑话。

    看着江婉柔的离去,张凡心情很平静,和她也就是见过两次面的朋友而已。

    高三五班!

    张凡记忆中的前世班级,他轻车熟路的走去。

    “张凡,你居然没被撞死?”

    一道既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在张凡耳边响起,不用回头就知道来人是谁了,肯定是那个讨厌自己的表妹唐晓丽。

    “晓丽,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你的亲表哥,也没必要说的这么绝吧?”

    张凡有些郁闷,这丫头从小对他就很冷淡,如果不是看在姑妈的份上,他都懒得鸟她。

    “你知道吗?这次你住院花了好几万,都是我妈好几年的积蓄,连我这个月的生活费都没了,我妈她还准备打两份工来赚钱,不知道唐家造了什么孽才有你这样的亲戚,你以后离我家远点,不要再害人好吗?”

    唐晓丽冷道。

    “对不起!以后不会这样了,下午去一趟姑妈那里,我会处理好此事的!”

    张凡想起了那慈祥和蔼的姑妈,他心里有些不忍,为了自己也付出艰辛,现在该是回报她的时候了。

    “哼!”

    唐晓丽冷哼一下,扭动着小蛮腰朝学校里面走去。

    “哎!”

    张凡微微摇头,一脸无奈,他也朝自己班上走去。

    “咦!那不是张凡吗?前天不是被车子撞了,怎么今天活蹦乱跳的,难道是我眼花了不成?”

    “好像是真的哟,被车子撞飞都没事,简直是校园超人了!”

    “也许是老天对这痴情人的照顾,所以才没事的!”

    “......”

    有人还是认出了张凡,不过对于他的出现很多人都感到无比惊异,非常好奇这到底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