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与校花的打赌
    ,!

    人民医院。

    内科,重症监护室。

    “原来是小神医驾临,恕莫某眼拙,还请小神医出手救治我父亲!”

    莫文耀一惊,就算他不知道华夏第一医道高手华云峰,但是孙成仁大言不惭说他华夏第二,肯定不是浪得虚名。

    而且王渊博王老貌似和张凡打赌输了,通过表情可以看出,王渊博确实可能输了,连反驳都不敢。

    “爸,爷爷什么情况了?”

    张凡正欲说话,一名美女女子进入了病房,走到莫文耀跟前,她担心的问道。

    “老爷子病情严重,这不-南阳的中医泰斗都请来了,只要这小神医出手,你爷爷的病也许可以治好!”

    莫文耀道。

    美丽女子朝张凡看去,这不是学校最近出名的张凡?

    什么时候他变成了小神医了?

    “莫轻雪!”

    张凡微微一怔,这女子好美,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努力搜索前世的一些记忆,终于发现了此人是谁。

    莫轻雪可是一中排名第二的校花,身材高挑,气质迷人,容颜绝美,胸部饱满,臀部挺翘,美腿修长。

    最让人痴迷的还是那双眼睛,水汪汪的让人迷醉,仿佛让你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

    “爸,你是不是给人骗了?”

    莫轻雪摇了摇头,感觉这父亲肯定被骗,张凡哪里是什么小神医,高中都还没毕业好不好!

    “不会吧!”

    “王渊博王老可是济生堂的坐诊大夫,也是获得中医医王称号之人;而孙成仁孙老也是南阳的中医泰斗,坐诊仁德堂,中医医王称号;我都是派人去医馆请来的,何况罗院长都认识二人,怎么可能是骗子呢?”

    莫文耀解释道。

    “我说的是他,张凡乃是我们学校一个高三五班的学生,因为被前女友抛弃而被车子撞伤,在学校网站可是出名了,他怎么可能是一个小神医呢?”

    莫轻雪指着张凡道。

    就是不看其他,单独看一身穿着,这像一个小神医吗?

    一件过时的夹克衣服,一条洗了反色的紧身牛仔裤,脚上穿的是一双李宁球鞋,加起来恐怕都值不了200块钱。

    “啊!”

    房间众人大惊,这些消息就算孙成仁也是不知道的,他觉得那前女友是不是眼睛瞎了,这样的天才不知道去哪里找好不,她还好亲手断送了这份姻缘。

    “王老,孙老,你们是不是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莫文耀闻言后脸色越来越难看,张凡只是一个学生,而且还没毕业,甚至被前女友抛弃,这样的人会是小神医?

    “这……”

    王渊博只知道张凡医术厉害,可是没想到他还是一个学生,甚至是被女朋友抛弃的人,面对莫书记的质疑,他有些后悔推荐张凡了。

    “张凡的确是一个学生,至于是不是被前女友抛弃,这与他超凡的医术没有直接的关系,那只能说抛弃他的那女人眼睛瞎了!”

    “我孙成仁以人格担保,张凡的医术至少有顶级医圣实力,如果莫书记还不信,我们立即走人!”

    孙成仁也有些怒气,他可是南阳数一数二的医王,虽然莫书记是南阳一把手,可是也不能对一个成名的医王指手画脚。

    看着孙成仁信誓旦旦,莫文耀有些迟疑了,不知道该相信谁好。

    “莫轻雪,你敢不敢打赌?我只需要半个小时就可以让你爷爷苏醒,五天之内痊愈,怎么样?”

    张凡淡淡道。

    “怎么赌?”

    莫轻雪对张凡的话不怎么行信,不过说能半个小时让爷爷苏醒,这让她有些意动。

    “很简单,治好了莫老爷子献出你的初吻。当然,要是不是初吻也没关系,我也不是那么在意的!”

    张凡看向莫轻雪,淡淡的说道。

    “哼!”

    “如果无效的话,你又该当如何?”

    莫轻雪一哼,这张凡竟然当众轻薄与她,她非常恼怒,不过为了能治好爷爷忍住了。

    “开玩笑,要是没有达到预期效果,我手里的两张卡算赌注!”

    张凡拿出了一张沈氏集团的黑卡,另外一张是银行卡。

    “哼!谁知道你这两张是不是废卡!”

    一张黑糊糊的卡,还有一张金色的卡,对于莫轻雪来说确实不认识,不过莫文耀倒是有些见识,伸手接了过去,仔细一看,不由的大吃一惊。

    “这是南阳沈家的黑卡,在沈家集团内消费一律免费,预估价值起码上亿;而这张金卡则是华夏银行发行,起码要存钱超过五亿华夏币才有资格拥有的。”

    莫文耀念道,不知道是不是来路正当,对于张凡的医术却是有点期待起来了。

    王渊博和西门宇有些羡慕,这肯定是沈天华赠送的,可惜他们医术欠缺,不然这东西就是他们的了。

    “莫轻雪,莫书记都说了这卡是真的,你敢不敢赌,要是不堵的话我就要走了!”

    张凡拿过两张银行卡,放进了口袋里,对莫轻雪说道。

    “我……”

    莫轻雪这刻却有点心虚起来,要是张凡真的治好了爷爷,难道真将初吻给他吗?

    “孙老,咱们走吧!”

    张凡喊道,他心里可是想着那练体丹是不是煎煮好了,不知道能不能将修为突破一个小阶,对于莫老爷子那就看缘分了。

    孙成仁微微摇头,停顿了一下,看了莫文耀和莫轻雪一眼,还是和张凡准备离开这里。

    “张…凡,还请留步。如果你真能治好老爷子的病,我莫家当会感激不尽!”

    莫文耀最后还是开口,不管怎么样他都想试一下,要是真如张凡所言,或许可以治好老爷子。

    “机会我是给你们去了,只要莫轻雪同学点头许可,立即就可以开始施治!”

    张凡停下脚步,看着莫轻雪一眼,随后对莫文耀笑道。

    “好!我答应你!”

    莫轻雪道。

    “轻雪!”

    莫文耀喊道。

    “爸,只要他能救活爷爷,我的初吻又算的了什么!”

    莫轻雪一抹苦笑,她目光看向张凡,希望张凡能做到他所说的。

    “莫书记,我需要一位药物,请你马上让人买回来!”

    张凡道。

    “什么药物?”

    莫书记问道。

    “十斤人参,年份越久越好!至于银针的话,我相信孙老应该带来了吧?”

    张凡道。

    “好,我马上去办!”

    莫文耀道。

    “莫书记,人参就去我那仁德堂拿来好了,有十斤二十年份的!”

    “莫书记,还是去济生堂拿人参好了,我有十斤三十年份的人参!”

    “莫书记,人参我们医院中药房也有,还是去医院药房近点,我看就从医院拿最好!”

    孙成仁表态后,王渊博和罗东不甘示弱,一个可以赚钱,再一个还可以和市委书记拉近关系,何乐而不为呢!

    莫文耀看向张凡,他也不懂什么年份什么效果,张凡看向罗东:“如果医院有三十年份人参就从医院药房拿,要是没有的话就去拿王老的那份最好!”

    罗东立即电话里面询问了中药房,不过却让他有些失望,不要说三十年份,就是十年份的都没有,都是种植几年多久采摘的那种。

    最后王渊博带着刘宁海去了济生堂,对张凡的反感倒是降低了几分,这十斤人参可是几百万,最少可以赚几十万。

    不到半个小时,王渊博将十斤三十年份的人参带来,张凡一看却是足以年份。

    “小神医,我能不能留下?”

    “张凡,你不是要我喊你师父吗?只要让我见证这个过程,我一定当众喊你师父。”

    “张凡,我要留下,看看你怎么救人的。”

    “张凡,我也不能留下吗?”

    “……”

    房间的众人都想见证奇迹的发生,不过张凡却只留下了莫轻雪,他想让她知道对自己轻视是一个错误。

    “莫轻雪同学,麻烦你将病房的空调温度调到最高,我准备开始治疗了!”

    张凡说道。

    莫轻雪没有吭声,乖乖的将病房温度调好。

    张凡快速的将老人身上的仪器撤掉,被子也被掀开,腹部衣服挪开,那干瘪的肌肤展露了出来。

    看着这一幕后,莫轻雪瞬时泪水就流出来了。

    咻!

    咻!

    咻!

    固本九针,这是一套来自白虎大陆的普通针法,对于脾肾两虚而病入膏肓的人来说是最好的针法。

    随后张凡将人参置于老人身边,按照一个圆圈摆设,分布很均匀。

    布置好后,张凡拿出了那块乾坤灵石,将它置于固本九针中心,引动人参里面的灵气汇聚,一丝丝灵力朝固本九针进入。

    一边的莫轻雪很好奇,不知道张凡要干什么,难道这么做就真的能将爷爷治好?

    张凡握住乾坤灵石,施展特殊手法,防止灵石将老人精气吸入,同时引导人参灵气进入固本九针。

    灵气进入老人身体后,迅速改善着体内的糟糕病情,张凡通过望气之术自然能知道。

    莫轻雪看不出爷爷变化,她却能看出张凡脸色变化,貌似越来越苍白,而且开始冒汗,身子还有些颤抖,这是怎么回事?

    “好了!”

    半个小时后,张凡将乾坤灵石收起,九根银针也快速取出。

    莫老爷子生命体征已经恢复正常,只不过还有些虚弱而已,只要继续针灸几天应该完全没事了。

    “张凡,你没事吧?”

    莫轻雪有点担忧,治病也有这么辛苦吗?

    “莫轻雪同学,记得你欠我的初吻,我先走了!”

    张凡摸了一下莫轻雪的俏脸,很嫩很滑,快速朝门外走去。

    “你!”

    莫轻雪羞怒,正欲发作,却听到一道熟悉声音。

    “轻雪!”

    “爷爷!”

    莫轻雪有些呆滞,没想到这张凡竟然真的治好的病入膏肓的爷爷。

    张凡出去后,外面等待的众人冲了进来,看着莫轻雪正和莫老聊天,大家眼珠都快掉出来,这会不会在做梦,世界上会有这么厉害的医术吗?

    “靠!这医术真是神了,妙手回春一点都不为过!”

    “看来这西医白学了,以后我也要学习中医,拜张凡为师!”

    “老朽愧对医王的称号,以后要继续潜修医学了,直到晋级医圣!”

    “…”

    张凡没有在意大家的想法,和孙成仁离开了人民医院。

    叮铃铃!!!

    张凡的手机响了,接通电话后,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

    “张凡,孙小婉在我手里,限你半个小时内感到飞虎帮总部,不要报警,不然后果自负……”

    “喂!”

    没想到对方已经挂掉了电话,飞虎帮的人找死,张凡觉得上次没有下杀手感觉是错误的,对待敌人就要斩草除根,不然春风再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