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婚约密辛
    ,!

    仁德堂医馆。

    客厅里。

    “哈哈,竟然是故人之后,不愧是名师出高徒,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孙成仁哈哈大笑道。

    “呵呵,孙老谬赞了!”

    张凡谦虚的笑道。

    “张凡,你就不要谦虚了,就算是我爷爷也不会望气之术,再者你连天人五衰都能医好,这医术恐怕华夏没有几人能做到!”

    孙小婉笑了笑说道。

    她眸子中闪过一抹柔情,身子被张凡看过,也被他抱过,恐怕这一辈非他莫属。

    “哎!”

    看着孙女明显对张凡爱慕情深,可是两人却是有缘无分,孙成仁一叹,摇了摇头。

    “爷爷,好端端的为什么一叹,难道我哪里说错了吗?”

    孙小婉不知道爷爷叹气什么,难道张凡这么厉害了还不好吗?

    “小婉,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喜欢张凡?”

    孙成仁问道。

    张凡有些震惊,不知道孙成仁为什么突然这么一问,难道准备将孙小婉许配给我?

    “啊!”

    “我…我…对他不是很讨厌,难道爷爷不喜欢他吗?或者担心我的病情?”

    孙小婉有些紧张,不知道爷爷为什么突然如此一问,她不敢直视张凡。

    “张凡的医术恐怕仅次于医神华云峰了,爷爷这么可能不喜欢他。只不过他是一个有婚约的人,你要是陷进去,到时候受伤的人一定会是你!”

    孙成仁解释道。

    “什么!”

    张凡和孙小婉同时大惊,不要说孙小婉吃惊,张凡更是震惊,因为他根本没有听谁说过,如果不是遇到孙成仁恐怕也不会知道此事。

    “在十几年前,有一次你爷爷张承恩来此做客,我曾提过将小婉许配与你,可是你爷爷却是摇了摇头,最后告诉我说你有婚约了!”

    孙成仁说道。

    “孙老,既然我有婚约在身,为什么爷爷从来没有对我说过?”

    张凡问道。

    “我在猜想,那时候你们张家已经没落,或许你爷爷觉得对方并不会承认这份婚约,如果你贸然去履行婚约的话,可能还会被对方侮辱,这才是你爷爷没有告诉你的缘由!”

    孙成仁道。

    “爷爷,张凡的婚约对象是谁?”

    孙小婉已经泪水满眶,她已经喜欢上了张凡,可是却可能没有结果。

    “孙老,既然我爷爷去世这么多年对方也没任何表示,这婚约就让它过去好了!”

    张凡看着伤心的孙小婉,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轻轻的握住了她的小手,随后对孙成仁道。

    “不,爷爷,张凡有权知道对方是谁,还是请你说出来吧!”

    孙小婉感受到张凡的关爱,她心里一阵暖流,不过不能因为她的自私而让张凡不知道婚约的对象是谁。

    “在很多年前,南河省有一个叫林天一的商人,他开始做生意的时候很背,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却是时来运转,娶妻生子而在南阳定居。”

    “在十几年后,他儿子因为他只顾生意而没有照顾好,导致疾病缠身,病入膏肓四处求医而不应验,最后求诊与你爷爷张承恩,没想到竟然大获全效。”

    “林天一为了报答你爷爷的治病之恩,将他不到一岁的孙女许配与你,当时双方父母都是见证人!”

    “林天一就是现在南阳市林氏集团的创办人,而你的婚约对象就是她的孙女,至于什么名字我就没去深究了!!”

    孙成仁道。

    “呵呵,竟然是她!”

    孙小婉自然知道对方是谁了,她眸子微微一闭,那些泪水滑落了下来。

    “她走她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以后的事情随缘好了。小婉姐,你也不要伤心难过了,不管怎样我都不会弃你而去的!”

    张凡安慰道。

    孙小婉可是九阴之体,只要于其结合对张凡的未来有着极大的助力,他不可能会放弃她的。

    “张凡,你不要安慰我了,要是知道对方是谁就不会这么说了!”

    孙小婉摇了摇头,那可是南阳第一美女,比起她还要美上几分,没有谁不会心动的。

    笃笃笃!!!

    “小婉,去看看谁在敲门!”

    孙成仁说。

    “哦!”

    孙小婉站起来朝大厅门口走去,一边擦拭脸上的泪水,开门之后发现来人并不认识。

    “你好,请问一下孙成仁孙医王在不?”

    来人是一个中年人,看到孙小婉后微微一怔,感觉这女子好美,随后礼貌的问道。

    孙小婉一看来人猜到可能是来求诊的,她带着中年男子进入了客厅,对他引荐了爷爷。

    “晚辈刘宁海,见过孙老!”

    中年人恭敬的对孙成仁喊道,不要说有求于人,即便是按照年龄尊重一下也不错。

    “刘先生不必客气,有什么事情你直说!”

    孙成仁道。

    “市委莫书记父亲病重,目前住在人民医院内科重症监护室,诸多医生束手无策,特意前来请孙老出马,还望不要推辞!”

    刘宁海解释道。

    “好吧!”

    孙成仁点头应道,吩咐孙小婉拿出了一个小出诊包,这是出诊必备的工具。

    “爷爷,让张凡陪你一起去吧!”

    孙小婉想了想,爷爷的医术可能还没张凡厉害,再一个如果能治好一个书记的父亲,对于张凡肯定大有好处的,至少多了一分保障。

    “也好!”

    孙成仁道。

    离开之前,张凡叮嘱了孙小婉要注意药房煎煮的练体丹,那可是计划晚上服用的,不然又要等待一天了。

    仁德堂距离第一人民医院并不是很远,十几分钟后,刘宁海带着孙成仁和张凡来到了医院住院部。

    内科。

    重症监护室。

    “罗院长,我父亲到底什么情况?”

    一个面相威严的中年人扫视了病床上的老人一眼,他心里无比担忧,随后转身对身边的一名医生问道。

    “莫书记,老人家病发突然,病势凶猛,多器官功能衰竭,按照西医治疗已经是黔驴技穷了,不知道他们中医是否有办法对付!”

    旁边的罗院长微微摇头,不要说南阳没有办法,就算医术发达的欧美也是一样。除非发生奇迹,不然就要准备后事了。

    “王老,像我父亲这个情况中医方面还有有什么办法?”

    莫书记见罗东一说,他只能将希望降落到中医身上,在请孙成仁之前已经将王渊博请来,多一个人多一分把握。

    “莫书记,莫老他各方面衰竭严重,依靠中医治疗恐怕……”

    王渊博也就是医王实力,这个情况就是医圣来了恐怕也是枉然,除非医神亲临或许十救其一。

    “西门医生,你也是去了大英留学进修,对我父亲的情况有什么看法?”

    莫文耀最后问道房间里的西门宇,对方可是双料博士学位,就西医来说华夏和西方国家还是有些差距的。

    “莫书记,老人家这情况十分复杂,就是身处大英恐怕也机会不大,只能用能量维持生命体征……”

    西门宇想到一个人,那就是张凡,这老人他可能会治疗,甚至可能会有奇迹出现,不过西门宇不可能介绍张凡的。

    莫文耀失望了,来自大英留学的西门宇几乎可以代表西医医学,而王渊博王老则是在中医方面也是权威,看来父亲也是病入膏肓了。

    至于去请燕京医圣,时间上也来不及了,请医神的话他们莫家还没这个资格,莫文耀只能默认了。

    “莫书记,孙老请来了!”

    这时候刘宁海进入病房,在莫文耀耳边嘀咕了一声。

    “既然人已经到了,那就请他进来吧!”

    莫文耀道。

    “王老!”

    “罗院长!”

    孙成仁进入后,看着人民医院的院长罗东,还有南阳名医王渊博都在,至于西门宇则是直接无视。

    “王老头徒儿,西门宇徒儿,你们还不来见过师父?”

    张凡一进去,发现了王渊博和西门宇再此,他淡淡笑道。

    “哼!”

    王渊博哼了声,怒视了张凡一眼,没有理会。

    西门宇则是没听见一般,将头扭过去,好像与他无关一样。

    罗东眉头皱起,看张凡和孙老一起来的,暂时没有说话。

    莫文耀却是有点生气,这孙老也是,来看补带一个学徒,而且貌似一点规矩都不懂。

    “张凡,你怎么能对王老无礼呢?”

    孙成仁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管怎么说张凡总是晚辈,对王渊博这么说话还是不太合适。

    “呵呵,孙老,不是我无礼,而是王老头和西门宇上次打赌输了,是他们自己承认的,不信你可以问他们就是!”

    张凡微微一笑,将目光看向二人,让王渊博和西门宇简直无地自容。

    孙成仁发现王渊博和西门宇竟然没有反驳,看来这事情十之**都是真的。他也懒得理会这事,朝病床上的老人走去,一边询问病情,一边开始诊察病情。

    五分钟后,孙成仁摇头说道:“病入膏肓,药石无灵,老朽也无能为力!”

    “哎!看来天意如此,只能好好安排他老人家的后事了!”

    莫书记叹道。

    南阳中医泰斗孙成仁和王渊博都亲诊不治,他已经心灰意冷,原本还想让老人多享受几年清福,没想到竟然……

    “那道未必,莫书记何不请张凡一看,或许能妙手回春呢!”

    王渊博献计,要是真治好了他有功劳,假如治不好的话,他心里也痛快。

    “他不是孙老的徒弟?孙老都毫无把握了,他一个年轻人能看好?”

    莫文耀质疑道。

    “莫书记,此言差矣!张凡可不是我的徒弟,他的医术早已超过老朽,在华夏医道界来说恐怕只居一人之下!”

    王渊博不说孙成仁差点忘记了张凡在此,既然连天人五衰都治好了,这个老人或许能救治好。

    嘶!

    房间里的王渊博几名医者大惊,华夏第一人不就是医神华云峰,张凡的医术真有那么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