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少妇的愧疚
    ,!

    仁德堂医馆。

    “张凡,你这个方子好奇怪,我竟然看不出这是干什么用的!”

    孙小婉拿着张凡写好的单子,对于那字迹来说绝对是漂亮的一塌糊涂,堪比一代书法家的笔迹。

    “小婉姐,你看不懂很正常,这是我用来练武的方子,照单子抓两幅就够了!”

    张凡笑道。

    现在他没有丹炉炼丹,也没有到炼气期根本没有真火,只能用老土的办法罐子煎煮,效果肯定是大打折扣。

    孙小婉亲自上阵,对于药物的克数基本不用厘戥去称,任凭手法去抓,结果自然是非常准确的。

    几分钟后两包药材抓好,张凡也没煎药的地方,只能在医馆用现代化的机子煎煮药材。

    不过这练体丹需要文火慢煮,直到里面的液体挥发,只留下最后的药膏就算完成。

    “张凡,这熬药起码需要五个小时以上,要不去爷爷那边看病?”

    从煮药房出来后,孙小婉说道。

    “也好!”

    张凡微微一笑,陪着孙小婉一起走到孙成仁身边,并没有出声,而是看他如何看病。

    “孙大夫,麻烦你看看我儿子,哭闹了好几天了,去了医院检查也没发现什么,就一直这样哭闹!”

    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妇抱着一个孩子,不停的哭闹,她听闻孙成仁医术在南阳是数一数二的高手,所以慕名而来。

    “我来看看!”

    孙成仁一看,这是一个两岁多的孩子,他摸了一下孩子的额头并没发烧。

    舌苔薄白,孩子哭闹的厉害脉搏摸不准,看了一下关纹,摸了腹部一番。这貌似不是伤风感冒,也不是着凉腹痛,这让孙成仁皱起眉头,看完了根本不知道病因。

    “孙大夫,我孩子什么情况?”

    那少妇看孙成仁诊察完毕,可是并没有说话,而是在沉思这病情,她着急的问道。

    “这孩子的哭闹,不是感冒着凉引起的,至于什么原因,我实在看不出来!”

    孙成仁深思熟虑后还是讲出了实情,就算是医神也有看不了的病,何况他一个医王而已。

    “啊!”

    少妇一阵眩晕,医院检查没发现病因,而特意前来看中医,结果却是也没发现问题,让她有些接受不了。

    好不容易才生了一个孩子,结果却是的了这样一个怪病,她不担心才是怪事。

    “你也不必担心,孩子没什么大事,只要吃点药就会没事的!”

    张凡通过望气之术发现,孩子可能是误食了什么东西,滞留肠胃而引起的胃肠道不适。

    “不懂就不要乱说,我师父都没看出来,难道你知道病因?”

    张凡的话刚落下,崔永旺立即就反驳道。

    “小婉,难道他就是你说的张凡?”

    孙成仁看着张凡和孙小婉并排而站,昨天孙小婉也透露说张凡的医术超凡,只不过他没有见到本人而遗憾。

    “小子张凡,见过孙老!”

    张凡很礼貌的笑道,对于崔永旺的指责完全无视,没必要跟一个井底之蛙见识。

    “年轻人,不错!”

    “对这个哭闹的孩子究竟是什么病,你能说说你的看法吗?”

    孙成仁不耻下问,达者为先,对于张凡虽然有本事,但是并不趾高气昂而赞许。

    张凡没有回答孙成仁,而是从诊断桌上拿起一只笔,刷刷刷的写下了了两个药物,一个是大黄30克,一个是芒硝10克,适量开水侵泡五分钟,然后让孩子服下。

    “张凡,这孩子并不是阳明府实证,开泻下重剂合适吗?”

    孙成仁接过方子,想不到年纪轻轻这字迹竟然如此造化,比起一代书法大师都不遑多让。

    “孙老,这孩子胃肠道有东西,不用重剂根本如隔墙瘙痒!”

    张凡道。

    “师父,他尽是胡说八道,人家去了医院肯定拍了片子,要是胃肠道有异物的话,怎么可能没有检查出来?”

    崔永旺再度反驳道,他觉得就算会望气之术也抵不过医院的机器吧。

    “张凡,你确定?”

    孙小婉问道。

    这可是她们家的医馆,要是服下这重剂泻药出了问题,不但需要赔偿巨额,甚至连名声都会有损。

    “孩子胃肠道肯定有东西,不过目前我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至于用不用这个方子则是家属自己来选择!”

    张凡淡淡说。

    那孩子的母亲也是举棋不定,连孙医王都看不出这个病症,她也不能确定张凡说的对不对。

    “这个事情你自己决定,因为我也不敢确定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如果你要使用的话,那就在医馆看着孩子服用,万一有什么状况也可以及时抢救!”

    孙成仁想了想,他也不敢做主,不过这方子倒是可以试试。

    “孙大夫,用这个方子会有生命危险吗?”

    少妇还是不放心,再度问道。

    “这个是泻下的重剂,吃了以后可能会拉肚子,如果不去处理就可能会引起危险,只要及时处理应该问题不大!”

    孙成仁道。

    “那好,我就试一下,希望能有效果!”

    少妇看着孩子哭闹的实在可怜,在只要哭闹下去自己都会疯掉。

    两位药物快就抓好,用了一个瓷碗,将一杯开水倒入其中,然后盖好,五分钟后一杯淡黄的药水递给了少妇。

    医馆的其他人也停止了看病,很想看看这孩子到底有没效果。

    孙小婉有些紧张,孙成仁也是急切的等待,崔永旺却是幸灾乐祸,希望张凡搞出个问题来,这样孙小婉的爷爷对张凡就会厌恶起来。

    “呜哇,呜哇,呜哇!”

    少妇当众将一小杯药物灌了进去,不到两分钟孩子更加哭闹起来,让她身子颤抖起来。

    “大夫,这是怎么回事?”

    少妇有点着急,这孩子米有好转,貌似还加重了。

    众人紧张如斯,孙小婉和孙成仁开始担心起来,而崔永旺则是暗自笑起来,要是将人治坏了看你怎么办!

    “这是药物起效果了,你找一处宽敞点地方,抱起孩子拉大便,只要东西拉出来了,他就不会哭了!”

    张凡告知道。

    少妇已经是骑虎难下,只能相信张凡,离开这看病的地方,在医馆中央一个地方,抱起孩子做拉大便姿势。

    哗啦!

    不到三十秒钟,孩子终于拉下了大便,黄色而不消化的大便,根本没有看到什么异物。

    “我说吧,这哪里有什么东西,都是孩子正常的大便。人家都去医院里面都检查过了,难道还会出错?”

    崔永旺拿着几根棉签,在大便中搅拌,确实没有找到任何异物。

    孙小婉和孙成仁对视一眼,随后看向张凡,希望张凡能做进一步的解释。

    “小崔同学,如果有异物的话,你又当如何?”

    张凡一抹冷道。

    异物他能百分百确定,不过是什么东西就不知道到了。

    崔永旺听到张凡叫啥小崔同学,心里一阵恼怒,怒道:“要是有异物的话,老子吃掉它;如果没有异物,请你离开我师姐!”

    “永旺,这样的打赌还是算了,万一真有异物的话,你真能吃下去?”

    孙小婉俏脸红赤,她知道崔永旺喜欢自己,可是也不想因为张凡而和他闹什么意见。

    “张凡,是男人的话就表个态!”

    崔永旺见孙小婉还是站于张凡那边,心里的火气更大。

    “我不会拿小婉姐跟你打赌的,要是我输了可以给你百万,这个条件怎么样?”

    张凡摇头叹道。

    “你一身加起来都没两百,我懒得跟你说了,浪费了我的时间!”

    崔永旺觉得张凡是因为害怕而不敢跟他打赌,对他一阵鄙夷。

    哗啦!

    突然,那孩子再度泻下大便,这崔永旺并没有起身,淡黄的液体占满了白大褂,他立即呆滞了。

    接下来并没有停止泻下,全部都是水样便,真是飞流直下三千尺。

    噗!

    一道微小的声音传出,一个乳白状的东西泄了下来,还占了点淡黄的水便。

    “靠!这是什么?”

    崔永旺完全忘记了此刻的情况,竟然真的有个异物,他用棉签拨开一看,傻眼了,居然是一个避-孕-套。

    “避-孕-套!”

    众人中有人呼喊了出来,没人知道怎么孩子肚子里面有一个避-孕-套。

    嘶!

    好厉害的医术!

    好诡异的病情!

    众人大惊。

    “宝贝,是妈妈害了你!”

    少妇哭泣道。

    没想到罪魁祸首竟然是它,她想起这事都有些愧疚孩子,更加没有脸见医馆的众人,抱起孩子狂奔而走。

    “永旺,你还是去换一件衣服再来!”

    孙小婉嘴角抽了抽,幸好阻拦了崔永旺的打赌,要是吃这避-孕-套她想都不敢想。

    崔永旺这时候才发现,身上已经是淡黄一片,虽然不怎么恶臭,但是他也是呕心不已,朝医馆外面狂奔走。

    孙成仁最后让张凡直接坐诊,他发现张凡竟然会望气之术,来一个病人根本不用把脉和看舌,连病情都不用问,直接开方走人。

    有几个病人他还是亲自诊察了一番,不过却是和张凡的判断无异,让孙成仁大吃一惊,没想到张凡年纪轻轻就学会了望气之术。

    几十个病人在张凡不到两个小时内搞定,孙小婉在一旁干着急,因为他根本不会望气之术。

    客厅中。

    看完病人后,张凡跟孙成仁来到后堂的会客大厅,孙小婉也一起而来。

    “张凡,你是不是来自邓县?”

    孙成仁想了想说道。

    “不错,孙老怎么猜到的?”

    张凡有些奇怪,难道孙老还能看面相不成?

    “你跟我一个故人很像,他叫张承恩,医术十分了得,只可惜……”

    孙成仁摇了摇头,以前和张承恩也是经常来往的,只不过后来却失去了联系。

    “张承恩正是小子的爷爷,我的医术大部分也是学习与他的,没想到孙老竟然是爷爷的故交!”

    张凡笑道。

    他的灵魂虽然来自异界,不过继承了张凡一些知识,有一部分确实是来自张承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