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神笔风波
    ,!

    古玩大街。

    珍宝斋。

    “咦!”

    张凡走到另外一边,这里是字画一类的柜台,他发现了一只被丢在笔筒里的破旧毛笔,那股灵气竟然比起先前的玉佩还要浓郁,难道还是一件宝物不成?

    “先生,你要买字画吗?”

    这里是字画类的柜台,里面也是一个美女店员,看着张凡一身装束她微微一愣,随后还是礼貌的问道。

    “美女,你不要浪费口水了,他就是一个穷**丝而已,全部身家也就几百块钱,根本买不起这里的字画!”

    张凡还没开口,身后一道声音传来,就是用脚趾头去想也知道来人是谁了。

    “美女,麻烦你把那笔筒里的破旧毛笔给我看看!”

    张凡淡淡的看了陈浩一眼,一抹寒光闪过,对付陈浩倒是不着急,而这只破旧毛笔必须得到。

    “哈哈,竟然看上了一只破毛笔?刘兰兰,幸亏你没有跟他过,不然真不知道将过些什么日子!”

    陈浩大声笑道。

    “我这不是跟了陈少你了吗,只愿陈少以后不要对我薄情就好!”

    刘兰兰对张凡一脸鄙夷,买玉佩就买几十块钱的,买字画买不起竟然连一只破旧毛笔都不放过,真是有点可怜。

    “这特么的居然是一件灵器,千里马没有遇到伯乐也是枉然,好好的宝贝竟然被丢弃一边。”

    张凡有些激动,将破旧毛笔反复打量,他最后确定这是一件灵器,目前的修为看不出品次。

    “美女,这只毛笔怎么卖?”

    “这毛笔还没标价,我问下周老看看什么价格……”

    美女店员有点无奈,她自然希望张凡买贵重的字画提成才多,这破旧毛笔就是全部给她也值不了多少钱。

    周老走了过来,他有些好奇,没想到张凡竟然看上了这只破旧毛笔。

    他也不知道这笔从哪里收购来的,不过很少有人会买这东西,所以连价格都没有标记。

    “酗子,你喜欢这只毛笔?”

    “周老,我要买这只毛笔,这美女店员说它没有标价,您开一个价格好了!”

    “既然你喜欢的话,就算十块钱好了!”

    “好,那在下就先谢过周老!”

    张凡没有多说,正所谓宝物钱财不外露,如果他贸然多给的话,可能还会收到恰如其反的效果。

    付完钱后,他紧紧的拽住毛笔,这可是炼制符箓的最佳利器,只要突破炼气期一层就可以炼制简单的符箓。

    “哈哈,你看他一点出息都没有,一只十块钱的破旧毛笔好像捡到宝一样,还拽的那么紧!”

    陈浩哈哈笑道。

    刘兰兰微微摇头,没想到张凡竟然变成一个这样的人,难道是自己离开他造成的吗?

    美女店员也是摇了摇头,朝其他方向招待顾客去了,她发誓以后找对象绝对不能找一个这样的人。

    周老闻言,眉头微微皱起,这张凡可是孙小婉带来的人,即便是买了一些便宜的东西,也不能对他另眼相待的。

    “哼!”

    “有眼不识金镶玉……”

    张凡哼了声,没想到这陈浩太可恶了,老子没有搭理你,还得寸进尺来了,有机会一定让你好看。

    “好c一句有眼不识金镶玉,不知小兄弟手里的毛笔能不能让我看看!”

    一道浑厚的声音由张凡身后传来,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走了过来,盯住了张凡手里的毛笔。

    张凡微微一愣,将手里的毛笔递给中年男子,光天化日之下他也不怕对方抢走,何况还有周老在此。

    “不知道小兄弟什么价格买的,我愿意用双倍的价格买下它,你看怎么样?”

    中年男子来自港岛曾家,这次也是参加过几天的拍卖会和赌石节而来南阳的,今天特意前来古玩街淘宝,看到张凡手里的毛笔后他感觉此物不凡。

    “这位大哥,你不要被人骗了,这毛笔他才花费十块钱买的,怎么可能是古董!”

    陈浩看着曾克明衣着不凡,肯定来自大家族之人,要是能交上自然最好不过了。

    “十块钱?这怎么可能,我可以肯定是一件古董,至于年代却是不详!”

    曾克明不太信,难道这珍宝斋还把宝物当做了一只坏笔?

    “小兄弟,我出一千块钱,你这只笔卖给我怎么样?”

    “不卖!”

    张凡将毛笔拿了回去,摇头说道。

    “一万!怎么样?”

    曾克明见张凡斩钉截铁回答,没有考虑就提价了十倍,一般人来说十块钱买的,卖一万绝对会卖的。

    “不卖!”

    张凡道。

    在这珍宝斋淘到了两件宝贝也不错了,一块极品的灵玉给孙小婉带着最好,而这神笔则是这次最大的收获。

    “这位大哥,这只破旧毛笔怎么可能是古董,难道珍宝斋这点识别能力都没有吗?”

    陈浩再度善意提示曾克明,十块钱卖一万,这是一本万利的事情,怎么可能落到张凡的头上。

    “十万!”

    曾克明喊道。

    周老开始震惊了,看着对方有点面熟,原来来自港岛曾家,这一出手就是十万,对于港岛曾家来说十万算不了什么,可是买这只十块钱买的毛笔就有些不同了。

    “大哥!”

    陈浩感觉这曾克明可能疯了,一只破旧毛笔居然要花十万去买,而张凡貌似还没答应的样子。

    “滚开!谁是你大哥?”

    曾克明很中意这毛笔,可是陈浩却是不识趣的老是打岔,让他心里极其不畅快。

    “阁下是外地来吧,我是南阳陈家二少爷,我爹是陈致远,不知道阁下听过没有?”

    陈浩有些恼怒,不过没有地方底细之前还是先礼后兵的好,谁知道人家有没后台,或者来自哪里的大家族。

    “我管你爹是致远还是致敬,滚一边去,不要打搅老子的好事!”

    曾克明可是来自港岛,比起南阳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地方,他没有给陈浩流面子。

    “你有种!敢和我陈浩作对,你就别想离开南阳了!”

    陈浩火了,竟然还有人在南阳对他指手画脚的,这让他面子往何处搁。

    “南阳陈家是吧?”

    曾克明心里很郁闷,本来没有买下张凡的毛笔心里就不舒服了,陈浩还来捣乱,他拿出手机拨打出去了一个号码。

    “喂,你是负责南阳地区的小刘吧?……我是曾克明,请你立即终止与南阳陈家的一切商务合作,……对!对!百万的违约费算公司的……”

    “吓唬谁呢?”

    陈浩一脸鄙夷,拿个手机搞不定拨打了一万号,对着那个美女人工服务乱吠,他不信对方有这个能量。

    叮铃铃……

    不到一分钟时间,陈浩的手机铃声响了,他一看号码心里一突,难道这老家伙说的是真的?

    “喂!……”

    “死小子,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原本已经谈好了几个亿的项目现在黄了,而且是港岛总部发过来的命令!”

    “我没有啊!老爸等一下,港岛总部负责人叫什么名字?”

    “港岛首富曾家诚之子曾克明,房地产由他全权管理……”

    “李克明?”

    陈浩脑袋一懵,没这么巧吧,这老家伙难道就是港岛的李克明?

    “果然是你这个败家子惹得事,你赶紧跟人家道歉,不然这个家你就不用回了!”

    嘟嘟嘟忙音传来,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

    陈浩赶紧对李克明道:“小子不知道是李先生降临南阳,如有得罪之处还请原谅!”

    “哼!你滚吧,老子没心情跟你说话!”

    李克明骂道。

    “李先生,希望你大人有大量饶过我这回,要是您切断了与陈家的房地产合作,我就死定了!”

    陈浩哭丧着脸,如果失去了家族的他,根本什么都不是。

    “那好,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你把那只毛笔给我买来,钱由我来出,与陈家的合作继续,你看怎么样?”

    李克明淡淡道。

    “好,一言为定!!”

    陈浩大喜,他早已被吓的胆战心惊,对付张凡则是容易多了。

    他朝张凡走去,不屑的喊道:“张凡,这只毛笔我看上了,给你20块钱卖给我!”

    周老很好奇,不知道张凡会怎么应付,看起来陈浩和张凡都认识,不过两人有点不对付。

    “滚!”

    张凡怒道。

    他可是十万都没有卖,陈浩凭什么20块钱就想买下,如果不是众目睽睽之下,早就将其废掉。

    “哟,这还是张凡吗?才两天不见口气大了不少,如果不将毛笔交出来,以后你就别想在南阳混了!”

    陈浩阴阳怪气的说道。

    “笑话,就算是南阳市市长都不敢说这大话,我张凡一不违纪二不犯法,谁敢将我赶走?”

    张凡冷笑道。

    “你有种就别走,看我怎么收拾你!”

    陈浩怒道。

    他拿出手机找了一个号码,一抹冷笑后直接拨打了出去。

    “谁呀,打扰老子的雅兴……”

    “刀疤,我是陈浩,马上叫几个小弟来古玩街珍宝斋,你特么的速度快点!”

    “陈…陈浩,啊!原来是陈少,好的c的!”

    “…”

    李克明微微一笑,他在看张凡如果对付陈浩,毛笔一定要得到,不过尽量不让来人伤及他就是。

    对于几个混混张凡一点都不畏惧,他可是炼体期炼筋阶段了,一般实力的混混就算数百也不能伤及到他。

    十分钟后,一个样子狰狞的男子带着十几个青年人火速而至,纷纷走到陈浩跟前打了声招呼。

    作者中医小神童说:新书求收藏!!!新书求收藏!!!新书求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