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偶遇校花
    ,!

    华府名城

    别墅区。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张凡接受了沈天华的十亿诊金后与孙小婉在沈家吃了一顿丰盛的晚宴,酒足饭饱之后二人离开了别墅。

    张凡这次跟孙小婉还是来对了,除了修为精进了一个小阶外,还得到了一块拳头大小的乾坤灵石,更有十亿块钱到手。

    孙小婉被陈敬开车送走,而张凡则是被沈夫人亲自开车相送。

    张凡原本要去学校的,可是昨天自己出了车祸,估计姑妈可能会着急,必须先去姑妈家里报个平安再说。

    “小神医,家住哪里?”

    开车的庄美凤问道,一道微风吹入,她的长发飘逸,一抹香气进入了张凡鼻孔,让他有些心旷神怡起来。

    “小神医,想什么事情这么入神?是不是想孙医生了?”

    庄美凤见张凡没有反应,微微摇头,这才刚分开而已,用的着这么想念吗?

    “啊!”

    “你说什么?”

    张凡惊道,他不断暗骂自己,怎么能对一个少妇有想法呢?

    “孙医生应该到家了,我看你的心思是不是也跟去了?”

    庄美凤笑道。

    “小婉确实很美,只不过我……”

    张凡一言难尽,在异界的小师妹不知道此刻怎么样了,对孙小婉也是处于利益瓜葛而已,至少目前还没爱上她。

    “呵呵,是不是有意中人了?”

    庄美凤道。

    她都是过来人了,对于张凡的想法也是猜测了一二,可能不太好选择,毕竟孙小婉可是数一数二的大美女。

    张凡瞄过去,正好看着庄美凤的一片雪白,深沟无比迷人,这比青涩的孙小婉更加具有风韵。

    “好看吗?”

    庄美凤很自信的说,从小到大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被称为花,校花喊了十几年,大学又改成系花,最后还荣登院花。

    “好看!”

    “啊…对不起!”

    张凡下意识的说了出来,立即就感觉此话不对,一抹尴尬的表情,耳根红赤,不敢再看向庄美凤那边。

    吱!

    庄美凤停下了车子,身子微转向张凡,说道:“张凡,你是天华的救命恩人,如果猊想要想话,我可以给你……”

    她已经将上面的衣服脱下,然后坐到张凡身上,一副绝美的画面进入张凡眼帘,让人气血沸腾,血脉喷张。

    “沈…夫人!”

    “你很美,我甚至对你有那么一点点想法,可是君子不夺人所好,你穿上衣服不要着凉了!”

    张凡近距离的看着庄美凤,那绝美的身段让人垂涎,一股特殊的体香更是诱人犯罪,可是他却不能采摘。

    “其实我还是一个处,不管你信不信,嫁给沈天华后他根本不能房事。尽管我们之间有感情,但是我也是有生理需要的正常女人,十年了一次都没拥有过,每次都是自己解决,说出去都丢人!”

    庄美凤并没有穿起衣服,而是对张凡苦诉道。

    说话的同时也将裤子脱了下来,张凡原本要将她推开,可是听到她的过去,心里倒是有点可怜这眼前的绝美女人,并没有任何动作。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要你负责的,其实天华因为他的缘由都不介意我去找别的男人,只要不影响我和她之间的家庭就好!”

    庄美凤将座位放低,整个人匍匐在张凡身上,不断抚摸着,更是亲吻着。

    “沈夫人,我看……”

    对张凡来说,即便庄美凤是处那又怎么样,一点感情基础都没有的人,他不愿这样与她发生关系。

    庄美凤已经动情,疯狂的吻向张凡的嘴唇,并且进入其中,双手已经将他的外套脱了。

    张凡也是一个正常男人,面对这样的诱惑不可能无动于衷的,最后终于回应起来。

    一场激烈而持久的车震果断上演,让庄美凤由处-女变成女人,而张凡也是由此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

    两个小时后,车内终于风停雨歇,两个人**的抱住在一起。

    “对不起!”

    张凡微微歉意,因为以后不可能与庄美凤在一起,今晚的事情注定没有未来。

    “张凡,你不必在意,都什么年代了,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各取所需而已!”

    庄美凤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张凡的身体,眼角留下了一丝泪水,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伤心的泪水还是开心的泪水。

    穿好衣服后,一路上无话,庄美凤将张凡送到了南阳第九中学,这是张凡姑妈居住的地方。

    张凡看着庄美凤离开后,他也进入了学校里面,对庄美凤的事情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理,只能顺其自然好了。

    “你们不要过来,不然我喊人了!”

    张凡走完操场道路,正朝教师宿舍楼走去,却听到一个很熟悉的声音。

    江婉柔?

    她是一中排名第三的平民校花,人很美,有气质,只不过家境不好,让她评分有点降低而已。

    “你喊呀,这九中看有谁敢来救你,除非他不要命了!”

    “哼!我们可是飞虎帮的,这一带的警察都要给我们虎飚哥面子,你还是乖乖就范吧!”

    “带走,虎哥还在等着我们呢!到时候他吃肉,我们也能喝点汤!”

    “哈哈哈!!!”

    一群青年将江婉柔围起来,你一言他一语的恐吓着她,面对江婉柔的美色,众人都垂涎不已。

    “江婉柔!”

    张凡闲庭若步,一点都不惧怕。此刻他已经是炼体期炼脉阶段,随时都能晋级到炼筋阶段,面对几个普通的混混根本不在话下。

    “你是…张凡?”

    江婉柔惊道。

    如果不是学校论坛公布了张凡的信息,她还真不认识张凡。因为张凡出车祸之前也是一个普通的学生,根本与他没有交集。

    “小子,快点滚开!”

    有人喝道。

    “给他废话什么,直接废了就是!”

    有人提议道。

    “张凡,你走吧,不要管我!”

    江婉柔喊道。

    面对这七八个徐混,张凡肯定会吃亏,自己既然没办法离开,那也不能将张凡害了。

    “小爷我今天心情好不想杀人,你们走吧!”

    张凡淡淡道。

    “哟,口气倒是不小。阿牛,上去废了他!”

    一个高大的青年阴阳怪气的笑道,随后吩咐另外一名青年过去。

    “好!”

    阿牛身强力壮,面对一个体质瘦弱的张凡他还是充满底气的,抡起拳头朝张凡击去。

    小心!

    江婉柔惊吓道。

    咻!

    既然想死,张凡不在手下留情,施展魅影步法,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一道残影飘过,看不透人在何处。

    咔嚓!

    阿牛一拳击空,他心里一突,竟然是个高手。随后他肘关节一阵剧痛,一道声响后完全被折断,还没来的急喊叫,感觉身子倒飞了出去。

    砰!

    阿牛化作一道黑影,飞到了十数米外,连续两道滚动声传来,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

    嗖!

    嗖!

    嗖!

    魅影步法,独步天下。纵然还没有真气输送,但是对付这几个徐混搓搓有余。

    砰!

    砰!

    砰!

    不到半分钟,一道道身影倒飞了出去,七八个青年全部击飞。纷纷倒地不起,惊惧的看着张凡。

    “江婉柔同学,只要你说句话,这几个人要不要杀了?”

    张凡不理会地上哀嚎的徐混,他走近江婉柔,看着有些呆滞的美女校花问道。

    “啊!”

    江婉柔一声惊呼,没想到张凡竟然这么厉害,难怪被车子撞了一点事都没有。听到说他要杀人,她吓得一身颤抖起来。

    “美女,对不起,我们再也不敢了!”

    “美女,你就饶过我们这一次吧!”

    “美女,杀人可是犯法的,没必要为了我们这些徐混而杀人啊!”

    “…”

    十几米外的几个混混忍着剧痛,哭爹喊娘的恳求道,希望江婉柔能大发慈悲,不然这张凡可能真会杀人。

    “张凡,还是算了吧,他们也没把我怎么样,杀人总归不好!”

    江婉柔还是不想张凡杀人,那可是犯法的,即便武功再高也斗不过国家的法律。

    “既然这样……”

    “你们几个快点滚,不然今天晚上就去投胎算了!”

    张凡见江婉柔不想那么做,他立即命令这飞虎帮的徐混滚蛋。

    “走!”

    七八个猛虎帮的徐混忍着剧痛,要紧牙关,不要命的狂奔,谁知道张凡会不会反悔。

    “江婉柔同学,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九中?”

    张凡等飞虎帮一干人走后,对江婉柔道。

    “张凡,你叫我婉柔好了,不要加个同学,感觉好生疏的。今天要谢谢你了,要不是你的出现,我可能就要……”

    江婉柔说。

    “婉柔,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美,以前我倒是没有留意,难怪飞虎帮的人都要打你的主意了!”

    张凡赞许道。

    微风轻抚,一缕秀发飞扬,即便在晦暗的路灯映照下也非常美丽动人,难怪被一中评委了第三校花。

    噗嗤!

    “张凡,你就不要打趣我了,学校真正最美的还是林仙儿,简直是九天仙女下凡,真不知道她怎么可能那么美丽!”

    江婉柔噗嗤一笑,摇了摇头,不说第一美女林仙儿的美貌,就是学校排名第二的校花莫轻雪都比自己漂亮多了。

    “婉柔,你不要妄自菲薄了,只要你稍作打扮绝对有可能超越她们的!”

    “对了,你还没说这么晚了这么还在这里?”

    张凡笑道。

    “哦,其实我……”

    江婉柔欲言又止,她根本不知道怎么说,家境困难连学费都交不起,为了填补这个空白她星期六和星期天都来九中帮一个初中生补课。

    “呵呵,如果你有难言之隐的话,那就算了!”

    张凡说,看样子还有些隐情,既然不愿意说他也就不问了。

    “也不是了,每周周末我都会来九中给一个初三的学妹补课。一个月能挣500元,基本能换取我一个月的生活费了!”

    江婉柔不好意思的说道,她很少向别人说出家里的情况,父亲卧病在床,母亲也只能一边照顾一边做点小工,根本无力顾及她的学费和生活费了。

    “婉柔,这么晚一个女孩子回去太危险了。听我的,以后就不要来补课了,不是每次都能遇到可以救你人!”

    张凡道。

    今天要不是张凡路过,这江婉柔的清白铁定完蛋,甚至生命都可能被杀。

    作者中医小神童说:新书期:求收藏!!!新书期:求收藏!!!新书期:求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