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被人轻视了
    ,!

    小宾馆内。

    某个房间里。

    “对不起!”

    “未经过你的允许,我用这个方法来解救你,确实太唐突了!”

    张凡一脸歉意。

    说实话如果不是考虑她那是一具九阴之体,他还不一定会尽力抢救呢!

    作为一个元婴期老怪的思维,见死不救那是很正常。不过现在的他融入了现代人张凡的思想,对于人的生命来说还是看的比较重要,能救他还是会出手的。

    “你...哪有你这么救人的?”

    “你…你要我以后怎么见人?”

    “呜呜呜……”

    孙小婉想起了这一切呜呜的哭泣了起来,没想到自己的清白就这么毁了,我以后该怎么办?

    “喂!”

    “我只是抱着你而已,利用我的体温将你的寒气化解,并没有做出什么越轨的行为,你不要想的太复杂了啊!”

    张凡说道。

    “真的?”

    孙小婉惊呼道,她确实没有感觉下-体异样,根本没有所谓的yeti泛滥,还有什么第一次梅花印,难道真就为了暖和自己那冰冷的身子吗?

    “当然,比金子还真!”

    张凡坚定的说道。

    虽然在拥抱的过程中他也起了反应,不过却是连续默念清心咒,努力平息那股热血的浴-火。

    “哼!”

    “你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孙小婉一阵冷哼,我这么好的身子你竟然好像木头一样没反应,真是不可救药了。

    “啊!”

    张凡震惊一声,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怪我没有侵犯她?

    “不准看!”

    “你把头转过去!”

    孙小婉准备穿衣服,可是张凡正贼兮兮的盯着,她气喷喷的怒道。

    “又不是没看过......不过确实挺好看的!”

    张凡嘀咕道。

    先前为了救人根本就没有认真去看,此刻却是看的清清楚楚,在白皙的胸前一对高耸的**aitu,小樱tao妙曼的点缀着,真是一幅优美的画卷。

    “你还看!”

    孙小婉粉拳紧握,跃跃欲试的要去狂揍一顿,不过发现自己衣服还没穿好,又气喷喷的躲进了被窝里。

    “很公平啊,我看了你的身子,你也看到我的身子了啊!”

    张凡一边穿衣服,一边对躲进被窝里的孙小婉笑道。

    “你魂淡!”

    孙小婉咬牙切齿的怒道,不过看着这家伙小身板那下面的zhengning东西确实很大,想到这里她脸蛋红扑扑的。

    “好了,我去外面等你!”

    张凡穿好衣服看了躲进被窝的孙小婉一眼,摇了摇头,最后决定先到外面去等她。

    “这家伙会打架,也很体贴,有色心却没色胆,这样的人真的适合我吗?”

    床上的孙小婉看着张凡离开后开始穿衣服,想到遇到他后的点点滴滴,她认真思考着。

    “这些事情暂时不去想了,先等这该死的体质治好再说,没想到这次小劫竟然这么轻松就过去了!”

    穿好衣服后,孙小婉在镜子前梳理了一下发丝,将裙子整理了一番,对于张凡这救人的手段感觉惊异。

    她离开房间后,发现张凡竟然真的在外面等着,孙小婉说道:“喂!你怎么还没走?真的还要我请你吃一顿才肯离开啊?”

    “我怎么能走呢?”

    “你这情况要是发作一次挺危险的,我还是待在你身边算了,反正我也没其他的事情。”

    张凡很认真的说道,要是得到了这九阴之体,那高考算的了什么东西。

    再一个他现在记忆功能强大了,看书那是事倍功半,花不了几天时间就能将整个高中课程搞定,没必要待在学校里面虚假度日,最主要的张凡还要努力修炼。

    “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这件事情还真要谢谢你,我的病情很奇特,最少要三年才这样发作一次,其实你没必要一直跟着我,真的!”

    孙小婉看着张凡认真的样子心里一阵温暖,她非常欣慰,要是能度过三九危机的话,也不是不能考虑这家伙做自己的男朋友的。

    “我叫张凡,弓长张的张,平凡的凡。”

    “真要三年才发一次?那好,我就陪你两天时间,过了这两天没事的话,那我就不跟着你了!”

    张凡故作惊讶道,这两天刚好周末,星期一要去学校一趟,看能不能请个假,直到高考才来。

    “好了,算我怕了你!”

    “现在你跟我去一个地方,不过到了那里不要乱说话,否则你就不要跟着我了!”

    孙小婉看了一下时间,早就过了十二点,那病人家属估计等到不耐烦了。

    张凡自然点头答应,跟着孙小婉而去。

    南阳城北。

    华府名城别墅区。

    “陈管家?”

    孙小婉正准备打电话,却发现沈家的管事从别墅里面走了出来,她前去打招呼。

    陈敬微微一怔,竟然是孙医王的孙女,他不悦道:“我还以为你们孙家不来了,孙老怎么没有一起来?”

    “对不起!我开始有点事情耽搁了,至于我爷爷没来那是因为他年级也大了,一般的常见病我也基本能搞定,所以就没有让他来了!”

    孙小婉有些歉意,如果不是九阴之体发作,她也不会耽误这么久。

    “等一下,我已经请了王渊博王老,到时候大家一起进去吧!”

    陈敬淡淡道。

    没想到这孙家一点面子都不给沈家,迟到了还不说,竟然派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前来看病。

    “哟,这不是小婉姑娘嘛?”

    张凡二人在华府名城别墅区大门等待了几分钟,对面迎来了一个六十多岁的白发老者,他走近后笑盈盈的道。

    “王老!”

    沈家管事快步走了过去,非常恭敬的喊道。

    “小婉,见过王老!”

    孙小婉见到王渊博并不惊奇,因为沈家家大业大,孙家可以去请,王家也可以去请。

    虽然王渊博和他爷爷不待见,不过这表面工作还是要做的,称呼一下也不伤大雅。

    “小婉,听说孙老哥最近有些不舒服,看病力不从心了。难怪派你出诊,以后要好好学,仁德堂就靠你支撑了!”

    王渊博微微一叹,其实并没这个事情,不过诅咒一番孙成仁,他心里非常乐意的。

    “啊!”

    “没有的是啊,我爷爷身体挺好的,就是特异让我出来锻炼一下,将来好继承他的衣钵!”

    孙小婉一声惊呼,这谁竟然敢造谣生事,无中生有,太可恶了。

    “呵呵!没事就好!”

    “我就说呢,前段时间遇到他还那么健壮,怎么可能一下子就不行了!”

    “好了,我们进去了!”

    王渊博呵呵笑道,随后朝别墅里面走去,不在理会孙小婉。

    张凡一看就知道,这王渊博和孙成仁不对付,真是同行是冤家,这话一点都没错。

    几分钟后,众人在陈敬的带领下来到一处豪华大别墅里。这里山清水秀,空气清新,院子的绿化独具特色。

    “王老,你坐,先品一杯茶,容我禀告夫人再说!”

    陈敬给王渊博到了一杯泡好的茶水,递到王渊博跟前,对其恭敬的说道。

    他根本没有理会孙小婉和张凡二人,倒好茶水后朝二楼放假走去。

    “好!”

    王渊博接过茶水,沈家出品定然不差,这是极品龙井茶,整个大厅都茶香缭绕,让人心旷神怡。

    “小婉姐,你也来一杯,闻起来倒是蛮香的!”

    张凡很是不悦,既然陈敬不倒茶水,他可是自己动手,给孙小婉倒了一杯后,给自己连续倒下三杯。

    “哼!真是野蛮人,这么好的茶水应该慢慢品尝,没想到这小子竟然牛嚼牡丹一般,太暴殄天物了!”

    王渊博心里冷哼,看张凡身着就是一个叫花子都穿的比他好,不知道孙成仁怎么会收这么一个徒弟。

    “呃!”

    孙小婉额头有点冒黑线,这张凡的举动让人无语,一壶茶很快就被他喝光,接下来又开始对桌子上的水果下手。

    关键这张凡是跟她来的,让人家以为孙家虐待他,好像没见过世面一般。

    “这水果也听好吃的,小婉姐要不要来一个?”

    张凡确实饿了,早餐没吃,并且还炼化了孙小婉的冰寒之气,既然有吃的他就不客气了。

    “咳咳!!”

    “我不要!”

    孙小婉轻咳一声,连忙摆手摇头道。

    “王老头,你要不要来一个?这水果挺香、挺甜的,是真的!”

    张凡拿了一个拳头大的苹果,确实香气弥漫,对王渊博笑道。

    “你…哼!我不要!”

    王渊博气的站起来,真是没大没小,在南阳至少还麽谁敢喊王老头。不过在沈家他也不好发脾气,不然有损他的面子。

    孙小婉露出微笑,他知道张凡在帮她,这老头太可恶了,气气他也不错。

    五分钟后,陈敬下楼,对王渊博喊道:“王老,夫人有请!”

    “我呢?”

    孙小婉站起,难道沈家就看不起她吗?

    “对不起!”

    “夫人之让我叫王老,并没有叫你们,你们要是有事的话可以先回去!”

    陈敬微微歉意道,随后他朝楼上走去,王渊博紧跟其后。

    “小婉姐,咱们走!”

    “他这是天人五衰的气息,即便是你爷爷来了恐怕也治不好,正所谓天命难违!”

    张凡站起来喊道。

    这要是小五衰还好,要是大五衰的话,他目前也是望尘莫及了,更何况沈家根本不待见他们。

    “那好吧!”

    孙小婉站起来,作为医王之后还第一次别人忽视,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上楼的王渊博咯噔了一下,这小子有点邪门,连病人都没看到难道就知道了病情?

    这不可能?

    至少他也还没这个水平。

    很快王渊博两人就来到了一个房间,房间很宽敞,里面装饰豪华大气,所有的物品都是顶级装饰。

    “天人五衰!”

    当王渊博看向床上的病人之时,不由的惊呼了出来!

    作者中医小神童说:新书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