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5章 愧疚
    “不!”艘球封术故考主后陌地闹太孤

    结术最恨帆秘指艘接毫科不孙“你们不能这么做,有本事就自己破解阵法,欺负一群弱小算什么本事!”

    族长很少动怒,面对这四个强大的敌人根本无可奈何,传承多年的凤族难道就这么完了?后学克球吉秘显后战闹早秘学

    孙学封察早秘诺结所秘不孤仇交出钥匙?

    这并不是一个妥善方法,他知道对方就算得到了钥匙,拿到了里面的宝物,最后起码有九成可能要把凤族之人斩杀,不会留下任何机会的。孙察封术帆太通艘接早通阳察

    孙察封术帆太通艘接早通阳察“什么!”

    孙学星术毫太指敌接鬼岗接后“说吧,我没时间和你耗着,或许你觉得一刻钟时间有点长,那就十个呼吸之间好了。”

    “计时开始!”艘球岗恨故太指结陌月球指不

    艘察星恨早考指敌接通孤敌恨蓝凌雪冷道。

    “族长,跟他们拼了,简直欺人太甚!”敌球克察故太主后陌远孤技吉

    艘学克学早太通艘由鬼独艘恨“不错,宁可站着死,也不要有损祖上遗训,宝殿之内的东西绝对不能让外人得去!”

    艘学克学早太通艘由鬼独艘恨张凡处理好南阳事宜之后,御剑飞行朝西方飞去,只不过起飞不到片刻,突然一阵心神不宁干发生。

    “望族长下令!”敌察封球吉太通后陌显我帆羽

    后察封术故考通孙陌独情不方“下令吧,族长!”

    “……”艘学岗恨我羽指敌接阳毫不察

    敌察克恨早技主结由孤考秘结团结才是力量,凤族之人希望人多凝聚一股力量,即便是打不过对方也让其不好过。

    “……”孙球克学早技主后陌结冷接酷

    孙球克学早技主后陌结冷接酷要不是没有张凡,不要说有先天境界的修为,就是连性命都可能不保了。

    结察岗察故羽显后陌陌球艘指族长老泪纵横,下令则凤族之人必死,而不下令则凤族之人慢了一步而已。

    他始终都不明白,为什么凤族没有强大修炼功法,维独就是血脉之力。要是有强大功法配合血脉之力,实力绝对要强大无比,即便是外界入侵者也无可奈何。孙学岗察吉秘指艘陌恨帆冷星

    后球最学帆羽通后所远酷岗“时间到!”

    “去死吧!”后察岗术早秘诺孙陌吉鬼艘阳

    艘球星球毫技显敌所太由恨远蓝凌雪淡淡道。

    艘球星球毫技显敌所太由恨远花衣老妪,褚宛妙,慧眼识人,根据族长的表现她大胆猜测,那东西可能被带出凤族之外,最大可能就在此人身上。

    雪白玉手高抬,凝聚一道真元,毫不客气的就要朝凤族中的一名青年拍去,如无意外那青年必死无疑。敌术星术吉秘诺结战独术早

    孙察克察帆秘诺敌由战所冷仇“不!”

    族长和一群长老欲要抵挡,被蓝凌雪抬手拍去,纷纷倒飞了出去,一点抵抗之力都没有。后察克恨故技显敌由察封方封

    敌恨封球早羽主孙接敌酷闹独“住手!”

    一道紫色

    残影快速飞来,她同时大声一喝,原本紫凰要等张凡来了在出现,可是对方要继续杀戮,她不能眼铮铮看着族人被杀。艘察星术故秘诺后陌方显恨仇

    艘察星术故秘诺后陌方显恨仇“在燕京出了点事情,对方救了我,令牌是作为报酬。不过对方没有多少贪恋之心,愿意与我一起进入禁地,反正我觉得他不会亏待我们凤族的。”

    结察星球早考指艘接不指通孤“嗯?”

    蓝凌雪没有理会,照样拍去,那名青年当场被杀,即便有凤族强大血脉之力也被拍死。结学克恨帆技通敌所接我诺

    艘学岗术早秘诺敌接结封克主“该死!”

    紫凰怒道。敌术岗察帆技通孙所学由所仇

    后球封恨我秘主艘战羽毫考即便是打不过对方,她也要冲上去,对方实在太可恶了。

    后球封恨我秘主艘战羽毫考他迟疑片刻之后,飞剑被加持到最大速度,朝西方飞去。

    “自不量力!”艘术星察毫技主敌所显科技孤

    结术最术早考通孙陌主孤诺地蓝凌雪抬手拍去,并未用尽全力,当那股真元之力触及紫凰身躯之刻,一道淡绿色光芒升起,将她的那股力量排斥在外。

    “什么!”孙察岗学毫太指敌由通主孤学

    结恨封术我技通敌所酷不蓝凌雪大惊,其他几个人也是有些惊异,这是法器玉佩发出来的力量,居然能达到筑基期保护力量,可以肯定这不是凤族之人炼制。

    凤族之人背后难道还有修真高手来往?孙学星恨我羽显孙陌冷鬼陌故

    孙学星恨我羽显孙陌冷鬼陌故“今天我是和他一起来的,只不过他亲人可能出事了,需要前去搭救,估计也快来了!”

    艘术星学毫太通艘由由仇太后不过看着法器玉佩保护力度才筑基期初期力量,几个外来之人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紫凰,你不该来,不来的话凤族可能还能保留一丝血脉在外,现在可能将要全部覆灭了!”后学封球我太显艘所太敌恨封

    艘球星学吉考诺敌陌毫星后老族长微微叹气,紫凰是凤族希望最大之人,所以很久以前就被放入俗世历练,没想到居然此刻回归凤族,这时机简直计算的太好了。

    “族长爷爷,凤族有难,我紫凰怎么能置身之外呢!”后察岗学吉考诺孙接地后科

    敌术封术我羽主后接科敌远我紫凰脸色变化,这几个人实力太过强大,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高手,就算是张凡在此恐怕也不是其对手。

    敌术封术我羽主后接科敌远我“今天我是和他一起来的,只不过他亲人可能出事了,需要前去搭救,估计也快来了!”

    “来了又如何,徒增伤亡罢了!”后学克察帆太诺结陌学地岗最

    敌学岗球我考显孙陌羽情帆学族长目光一扫,居然没有发现紫凰携带令牌,这才稍稍放心,就算是族人被杀也要将令牌留下,不能让这一群强者夺走。

    “小姑娘,开启宝殿的钥匙在你那里吧?要是将其交出来的话,我用人格保证绝对不会杀害凤族一个人,而且宝殿中的凤凰真血留给你们凤族,你看怎么样?”结恨星术帆太诺结陌术毫情敌

    艘恨封学帆羽显艘所闹最故战花衣老妪,褚宛妙,慧眼识人,根据族长的表现她大胆猜测,那东西可能被带出凤族之外,最大可能就在此人身上

    。

    “紫凰!”孙察星学故羽主艘接毫孤术

    孙察星学故羽主艘接毫孤术“该死!”

    后术最球毫考主后陌学独指早“不能说,即便交了出来,凤族之人也必死无疑,相信爷爷的话!”

    族长快一步喊道。艘察岗球早技诺艘由技太酷敌

    后球克察早秘指后所远技他希望紫凰不要说出来,要是不说出来或许还有一丝机会,一旦对方得到了宝殿中的宝贝,那就不会留下一丝机会给凤族之人。

    “紫凰?”结球最察故考诺后所后仇通秘

    孙学岗恨帆太主艘由方科艘陌“你应该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其实要杀死你们很简单,只要我们动一动念头,这禁地之内数百凤族之人绝对要命损当场!”

    孙学岗恨帆太主艘由方科艘陌“嗯?”

    “要是交出进入宝殿的钥匙,我褚宛妙还是那句话,绝对不伤害凤族之人一根毫毛,你要是不信我可以发道誓,修士之人发道誓要是违背就会遭天谴,难道你还不信吗?”结术星恨故太诺后所秘陌秘科

    结球最球吉太主后由方方考战花衣老妪,褚宛妙,语气诚恳,脸带微笑,其实只要得到里面东西,留下凤族血脉有何妨。

    当然这里还有一个漏洞,她褚宛妙不杀凤族之人,难道其他三人不能杀吗?孙察岗恨故羽诺敌所我球后克

    孙术封察故技显艘由艘显酷羽“前辈,晚辈确实没有什么钥匙,不信你可以搜身的!”

    紫凰衡量弊端,不知道张凡是不是这一群高手的对手,面临这两难的抉择,她有些头痛。结恨星学帆太指孙战酷阳克由

    结恨星学帆太指孙战酷阳克由花衣老妪,褚宛妙,慧眼识人,根据族长的表现她大胆猜测,那东西可能被带出凤族之外,最大可能就在此人身上。

    艘学克术我技显后由由艘毫陌“这点小聪明就不要耍了,要是没有钥匙的话,或许整个凤族之人将会覆灭,你即便有钥匙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褚宛妙一抹威压淡淡释放,紫凰身上的防御再度绽放,不过最后抵不过那股威压,数次之后玉佩碎裂开来。孙学岗球帆太诺艘陌不羽技战

    艘恨封球帆羽诺艘所月由仇“对不起!”

    “张凡,为了整个凤族之人,我只能暴露你了!”敌察星学吉太通艘陌地敌显独

    艘术星术早技显孙所阳陌恨显紫凰脸色变化,心里一抹愧疚,她决定将令牌赠与之事讲述出来:

    艘术星术早技显孙所阳陌恨显他迟疑片刻之后,飞剑被加持到最大速度,朝西方飞去。

    “要是你们说的钥匙是一道令牌的话,那确实是我带走了,只不过我已经送人了!”孙球星术我技指敌所技远早

    艘术克球毫秘指后接情主封学什么!

    那凤族祖传遗物怎么能送人呢?艘学岗恨帆太指敌陌术太方诺

    结球封球故技显艘由孙考闹察族长张了张嘴,不敢问出来,有些惊异的望着紫凰,希望她是欺骗这几个强者的。

    “送人?”孙球最学帆考主结接球故结

    孙球最学帆考主结接球故结蓝凌雪冷道。

    后学最恨吉羽主结陌秘战远“那

    么贵重之物怎么可能送人?那你告诉我送给谁了,立即带我前去找来,不然凤族之人依旧要被杀死!”

    蓝凌雪冷道。艘球封学故羽诺结战恨指秘考

    孙学岗察毫太显艘接独羽故接“不用去找,过不了多久他会来此地的,不过要是他愿意交出令牌,还请几位前辈不要杀他,好吗?”

    紫凰不知道张凡能不能战胜这一群强者,为了保护整个凤族之人她也只能将张凡推出,这也是无奈之举。后察克恨毫太诺后战吉星我由

    后学岗恨吉秘指结接孙帆月“好!”

    后学岗恨吉秘指结接孙帆月族长目光一扫,居然没有发现紫凰携带令牌,这才稍稍放心,就算是族人被杀也要将令牌留下,不能让这一群强者夺走。

    “要是他今天没来的话,凤族之人就准备尽数被杀好了!”孙球克察早考显结所孤阳诺情

    后球星察我太通敌陌酷我由酷蓝凌雪杀气凛然,她相信有了整个凤族之人威胁,紫凰绝对不敢造次。

    “紫凰,你真的将令牌送人了?那可是凤族的最重要信物,你匜太糊涂了,不过也是好事,或者对方将其带走远方,这几个人也得不到里面的东西!”后察岗术故技指艘所察接由指

    孙球岗恨我考诺敌所所恨不指族长和紫凰距离不远,他走近紫凰对方几个人也并未阻拦,那几个人也知道族长绝对不可能自己一个人逃亡而丢下整个凤族之人的。

    “在燕京出了点事情,对方救了我,令牌是作为报酬。不过对方没有多少贪恋之心,愿意与我一起进入禁地,反正我觉得他不会亏待我们凤族的。”孙恨岗术故技诺后由学地指月

    孙恨岗术故技诺后由学地指月“那么贵重之物怎么可能送人?那你告诉我送给谁了,立即带我前去找来,不然凤族之人依旧要被杀死!”

    孙术封学故秘显后接吉酷封远“今天我是和他一起来的,只不过他亲人可能出事了,需要前去搭救,估计也快来了!”

    紫凰解释道。敌球最球毫太通艘接鬼太陌冷

    后球最察我技指敌接羽地球我张凡相救她两次,每次并未对她有特别的要求,而且还对她极度的照顾。

    要不是没有张凡,不要说有先天境界的修为,就是连性命都可能不保了。孙学星察吉技指敌陌指主鬼指

    结学星术毫太显结所闹察方太……

    结学星术毫太显结所闹察方太这明显是那法器玉佩的破碎,法器玉佩与张凡可是有一丝心神相连的,只要短期内连续被攻击五次而破碎自然会被知晓的。

    张凡处理好南阳事宜之后,御剑飞行朝西方飞去,只不过起飞不到片刻,突然一阵心神不宁干发生。艘学岗察帆太显孙所术敌艘秘

    后球克球帆羽指孙由羽秘仇难道紫凰出事了?

    这明显是那法器玉佩的破碎,法器玉佩与张凡可是有一丝心神相连的,只要短期内连续被攻击五次而破碎自然会被知晓的。艘恨岗察早秘指后所恨我星术

    敌球克术早秘指敌由科不早太他迟疑片刻之后,飞剑被加持到最大速度,朝西方飞去。

    ps:书友们,我是中医小神童,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