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 变本加厉
    这一次,秦瑶自低空冲段芊夭而来,她一挥手,两道淡青色风刃形成,被直接甩向了段芊夭。

    这两道风刃并没有什么杀伤力,即使是真的落在了段芊夭身上也不可能将她怎样。毕竟,秦瑶还是牢记着钟离的话语,不敢真的让段芊夭受到什么致命伤害。这两道风刃,更多的还是一种折辱。

    不出秦瑶所料,看着两道朝自己斩来的风刃,段芊夭双目微微眯了眯,脚步一晃便背着夜锋向一边闪去,轻易避开了这两道风刃。

    看到这一幕,秦瑶双目一闪,一张口,说道:“呵,堂堂仙域曾经的绝世天才,压制的同代人抬不起头的绝代天骄,如今怎么连两道毫无杀伤力的风刃都不敢接了?这还是那个遗世独立而又强大异常的狐族小公主段芊夭么?我看怎么只是一个丑陋而且懦弱到连两道普通风刃都不敢接的妖怪呢?”

    说罢,秦瑶又掩口一笑,继续道:“哦,也是,是我忘了,你本来就是一个妖怪嘛。如今这幅样子倒还挺适合你的。看你的样子,想来你那曾经号称仙域第一美人的娘亲也长得不怎么样吧。也对,依你们妖怪的眼光,你这般模样也算是美丽了吧。我想,你们狐族会在仙域覆灭如今沦落到一个大猫小猫两三只的境地也都是因为你和你娘亲吧。毕竟有这么一大一小两个丑物存在,怎么可能不沾染晦气呢?”

    秦瑶说着,见段芊夭一直没有理会她只是背着夜锋不断赶路,冷冷一笑,双手捏了个法诀。顿时,那两道风刃一个变向,向着段芊夭背上的夜锋斩去。虽然夜锋有着剑气淬体护身,但奈何他受伤太重一身血液流失过多,一旦被那两道风刃击中,再多添两道伤口的话难不保会因为流血过多而死。

    “看你这一次还怎么保持镇静!”秦瑶冷笑,脸上有一丝快感。这是一种可以肆意欺负一个比自己身份地位容貌都要高之人时的兴奋。

    风刃划过,段芊夭脚步一错,一脚蹬在旁边一颗古木之上,借此身子向上一冲,避开了那两道风刃,让它们斩在了古木之上。

    随后,段芊夭抬头,看向空中的秦瑶,一双碧绿色的眸子已经因为过度运转妖力而变成了火红色。只见她再次一蹬古木,便要向着秦瑶冲去。刚才秦瑶的那些话,实在是让她无法忍受,心中升起了杀气。

    然而,就在她即将冲出的前一瞬,段芊夭却是一咬下唇,硬生生停住了身子,不再去看秦瑶,而是狠狠一蹬古木,在其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直接越到另一颗古木之上,不断挪移,向前冲去。

    她攥成拳头的双手,攥的指节发白,呼吸间气息也是粗重了许多。挪移中,她一直死死咬着下唇,有一缕鲜血顺着她的嘴角流了下来……

    即使她一路上不断给夜锋输送妖力延缓伤势使得体内妖力所剩不多,但她相信自己还是可以成功击杀了秦瑶的。然而,她不知道若是自己真的如此做了,那又如何去对付高空中一直冷眼旁观的钟离,更不知道在成功抓获自己后钟离又会如何去对待夜锋。种种原因,使得她即使是在听到秦瑶说出了那种恶毒之语后,还是选择了隐忍,带着夜锋义无反顾的朝着上古战巫洞而去。

    滴答滴答。

    数滴鲜血从她的嘴角滴落。那是心血。是在大喜大悲或是极度愤怒而又强行压制下来后造成气血逆转才会流出的心血。秦瑶的话语,对段芊夭造成的伤害远比秦瑶所想的还要严重。

    “别逃啊。。狐族覆灭的时候你父亲拼尽了一切手段让你逃离了仙域来到了天霜大陆,而如今你面对我们又是在逃离,你这个狐族小公主会的,只有逃跑么?”

    身后,秦瑶追了上来,她一边嘲讽一边时不时发出几道风刃向着段芊夭身后的夜锋斩去。逼得段芊夭不断闪避,使得她看起来有些狼狈。

    高空,钟离一手持着珠子录制着下方发生的一切。他脸上尽是满意,口中时不时赞赏两句。

    “不错,就是这样,让她这种样子出现的再多一些。”

    “再让她更狼狈一些!”

    “好!这次回去了,只要将这些画面给爷爷他们看了,我不仅能够得到一大笔可观的赏赐,更可以让爷爷他们对我另眼相看,日后在宗门内拥有一些实权身份也不是不可能啊。不错,这个秦瑶这次做的的确不错,等回了仙域,就将一些我用不上的灵宝赐予给她做奖赏吧。”

    自语自语中,钟离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一拍额头,冲着下方的秦瑶传音道:“秦瑶,暂时停止对她的折辱,你先回来。”

    接到了钟离的传音,正在兴头上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与兴奋的秦瑶一愣,有些不解的看了看高空,咬了咬牙,不太甘心的冲钟离传音道:“主人,为什么不让奴婢继续折辱她了?难道这不是主人的意愿么?”

    听到秦瑶的传音,钟离皱了皱眉。他知道这是秦瑶在折辱段芊夭时产生了一种虚幻的迷失,让她敢于顶撞自己。只见钟离冷哼一声,传音道:“话,我只说一次。若是你还不回来,那便不用回来了!”

    听着钟离话语中的冷漠,秦瑶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一下子从那种虚幻的兴奋中醒了过来。只见她狠狠看了一眼下方的段芊夭,跺了跺脚,连忙向上飞去,返回钟离的身后。

    “主人,奴婢错了。”回到钟离身后,不等钟离说些什么,秦瑶便连忙开口,低着头说道。她知道,若是不立刻认错,那自己在钟离心中的地位便会不保。一旦她在钟离心中的地位不保,那等回到了仙域气灵天后,自己便会失去因为钟离奴仆的身份而获得的一切。这些,使得她一回来便忙不迭的道歉。

    “哼!这是第一次。若还有下次……”钟离语气冷漠,听不出喜怒。他看着下方,顿了一下才又说道:“而且,我并不是完全不让你再继续折辱她了。只不过,我爷爷他们应该更乐意看到更多的这种画面。若是你逼得太紧,使得她反身拼命,那我的目的便达不成了。因此,给她留下一缕希望,这才能够让我获得更多的这种画面。”

    钟离说完,便侧了侧头,看着秦瑶,说:“你刚才做的的确不错。我要你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在不杀死她以及那小子的前提下不断地对她折辱。时间不宜太长,每次便以一个时辰为准吧。一天进行两次。我会在空中录下一切的。”

    “奴婢领命。”听到钟离并不是彻底不让她再继续折辱段芊夭,秦瑶双目一亮,连忙说道。

    说罢,她便站在钟离身后一步远的地方,目中不断有或狠恶或恶毒的光芒闪过。她在思考下一个时辰该如何折辱段芊夭。

    就像钟离所说的,接下来的几天,秦瑶都会按时去折辱段芊夭一番,每一次她的话语以及行为都会越发恶毒。每一次,段芊夭都会抬头死死看着秦瑶然后再拼命压抑下心中的杀意,背着夜锋继续向上古战巫洞而去。

    此刻,距离上古战巫洞只剩下了一日的路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