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解药我拿到了
    没过多久,狼群便出现了骚动,狼群分开,露出一条直通往夜锋的道路。一头银白色足有四五个人大小的巨狼走出,一步一步来到夜锋身前。这头巨狼,已经开了灵智,无意识中有过修炼,如今已有炼气期第三层的修为。这修为,足够巨狼横扫四周山脉,在狼群中树立君主地位了。

    巨狼没有完全接近夜锋,而是在夜锋四周游走了起来。依它不是多么聪慧的灵智看来,若是能够吃了夜锋,那对它会有很大的好处。但他的直觉中,却又隐隐感觉夜锋这里,似乎蕴含着极大的危险,那危险,完全是致命的!

    这发现,让巨狼心中矛盾,不由得烦躁起来。

    在夜锋四周游走了半炷香的时间后,巨狼一声鸣叫。顿时狼群中便冲出几头狼,直直扑向夜锋。

    几头狼,皆是张开了大口,露出一嘴利齿,腥风扑面,直奔夜锋而来。而就在此时,夜锋突然睁开了眼。

    他很虚弱,仅剩下了三击之力,可以说并不是狼群的对手。但在他睁眼的刹那,有一抹寒芒自目中瞬间闪过。

    这丝寒芒,蕴含有夜锋的杀机。从重回剑门发现剑门被灭一直到大战钟离在气灵宗一众弟子中强行杀出一条血路离开,夜锋不知道杀了多少修士。如此之多的修士殒命,自然令夜锋身上出现了煞气。平日里夜锋修为在身可以压制煞气不会显露,但此刻他已经半废,体内煞气无法压制,此刻尽数通过双目露出。

    “滚!”夜锋冷哼,哪怕身体虚弱,但那煞气却却化作一股威压,直接落在了巨狼、扑来的那几头野狼以及狼群之上。

    瞬间,除过巨狼,整个狼群都跪服了下去,一双双狼目中满是不安恐惧。

    至于巨狼,虽然没有立刻跪服下去,但也是汗毛耸立,四肢战栗,神色中满是惊恐。随后,巨狼发出一声狼嚎,转身便逃。在它身后,整个狼群也是开始了溃逃。短短几息,整个狼群便逃的无影无踪。

    吓走了狼群,夜锋叹息一声,拄着树枝站了起来。哪怕天还很黑,哪怕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他也要赶路了。

    他很累,累的每迈出一步都需要使出浑身力气。但是,在这劳累中,夜锋却发现自己身体中还藏着一股力量。那是从未发挥出来的剑气淬体的力量,是他肉身的力量。

    这股力量支撑着夜锋翻过了一条又一条山脉。他的双手已经伤痕累累,他的双脚已经尽是血泡,但夜锋却没有停下。他艰难地行走着,无论日出日落。

    整整一周,七个日日夜夜,夜锋终于重新走到了华陵山下。放下树枝摸了摸华陵山山脚处的石碑,夜锋凝聚灵力,面前漂浮起来。在踉跄了几下之后,夜锋缓缓向着段芊夭疗伤的洞府飞去。

    之前气灵宗那一群出窍期修士来到此处,曾霸道至极的杀了不少仍留在此处的散修及其他修士。驱赶的所有修士鸟兽散,离开了华陵山。让如今的华陵山,又恢复了曾经空无一人的景象。

    幸亏这样,夜锋一路飞过去,才没有被任何修士拦下找茬。

    又是一天时间,夜锋才终于飞到了那座矮山洞口之前。看了眼洞口,夜锋一拍丹田。在这一拍之下,几乎干涸的灵力顺着满是裂痕的经脉流动了起来。一团小小的幽蓝色火花跳动了一下,从夜锋左手手背处浮现,化作一层如同肥皂泡一般的薄膜将夜锋包裹了起来。

    夜锋知道自己仅剩的灵力无法支撑他施展九幽冰焰太久,所以毫不犹豫直接踏入山洞,沿着山洞内的盘旋奔跑起来。

    他其实跑的并不快,甚至跑的踉踉跄跄,途中更是趔趄了好几回,摔了几跤。途中,他的膝盖磨破了,手肘擦破了,一头被鲜血凝结成一缕一缕的黑发也散乱了不少。不过,即使如此,夜锋还是连停留都没有的继续顺着洞内台阶的一个个盘旋向下跑去。

    红色岩壁,乳白色岩壁,淡蓝色岩壁……

    跑过一个个不同色彩的岩壁,跑过上千个台阶,夜锋终于到了山洞内所有台阶的最下层。

    随着那只有一张石桌,两张蒲团,一副画卷以及一张石床的空旷简陋洞府映入眼帘后,夜锋长出一口气,整个人渐渐放松了下来。

    聚集神识从储物戒指中拿出解药,夜锋一步一步向着背对自己而坐的女子走了过去。

    只是十多天未见,段芊夭的身体便又出现了恶化,毒素在她体内肆虐,再次出现了明显的蔓延。

    原本只是布满了青黑色斑块的脸庞,如今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浮肿,所有的斑块都化作了紫黑色的脓包,一些个脓包已经破裂,脓汁带着恶臭流下,滴落在了地上。这种状况,不只存在于脸庞,裸露在外的修长脖颈,双手,双脚皆是如此。不难想象,衣袍之下的身躯,也是已经变得如此了。

    这幅样貌,这股恶臭,可以令世上心肠最好的人蹙眉离开,低声咒骂晦气;也可以令世上最嗜色如命的人开始退缩,不愿接近。

    然而,夜锋看着眼前的人,却仍是一步一步坚定地走了过去。走至段芊夭身旁,他艰难俯身,将解药放在她的面前。用一种轻松地音调说道:“你看,解药我成功拿到了。你中的毒可以解掉了。这一次,我还是可以帮上你的。”

    顿了顿,硬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夜锋微微喘了几口气,接着说道:“现在你快服药解毒吧,我去稍远一点的地方给你护法。”

    说罢,夜锋便站起身,一摇一晃的向着台阶处走去。

    在他身后,闭着眼睛的段芊夭微微睁开眼睛,因为中毒脸庞浮肿而看起来变作了一条缝的双眼露出一抹复杂。她抬起手,拿起药瓶,倒出解药,张口服下。在服下之前,她轻声开口,说了一句:“谢谢你,我……”

    这句话虽轻,但却绝对可以穿到台阶处,也绝对可以让夜锋听到。

    然而,此刻的夜锋却是完全没有听到。因为,意识已经出现了模糊的他,若不是背靠岩壁,双手握拳,指甲深深刺入了掌心勉力维持着一丝清明,早就倒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