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 终得见
    几乎是瞬间,夜锋便半跪了下去,鲜血顺着皮肤上的裂口处淌落下来,还未来得及滴落到地上便蒸腾成了一缕淡红色雾气。

    有咔嚓咔嚓的声音自夜锋体内响起。即使他修有剑气淬体,浑身**已经是强大无比也无法承受。若是什么都不做的话,要不了多久,夜锋整个人都会蒸腾气化,留在原地的,只会是他那具已经修炼至暗金色的剑骨了。

    说不定许多年后还会有人进来发现自己这幅剑骨,然后将之收起当做炼器材料……

    想到自己陨落后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夜锋一个激灵,连忙耗费大量灵力在身边布下一个小型光幕,将自己包裹了起来。

    有了这层光幕,夜锋周边的温度终于是降下了一点,自身上升腾起的血雾也是暂时停了下来。

    然而,还不等他庆幸,光幕一下子塌陷了下来。四周的温度之高,即使是灵力也承受不住,光幕完全无法挡住,几个呼吸间便出现了消融。

    “这种温度,一般修士又如何能够承受!她当时身受重伤,又是如何进入到最深处的?”夜锋心中惊骇。

    等到耗尽灵力光幕消失,夜锋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不过,即使是灵力还未曾耗尽,四周的温度也还是无孔不入,如同千万把钝刀,在一点一点切割皮肉,其剧疼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

    “该死!冷静下来,应该还有办法的!”

    夜锋低吼,用左手死死抓着衣袍,其上青筋暴起,努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就在此时,夜锋突然一愣,他浑身上下的皮肤早已开裂,干燥的如同好几年没见过雨露的土地一般。可是为何他的左手,却是一点变化都未曾出现,皮肤柔软,仍然具备弹性,其上隐隐有一层荧光闪动。别说开裂了,就是半点发红都不曾出现!他刚才过于焦虑,完全没有发现这一异常。

    “我浑身都快要干枯了,为何唯独左手毫无变化?”夜锋喃喃自语,心中不解。

    或许是为了解答夜锋的疑问,下一刻,在他左手手背上,一个幽蓝色的印记亮起,微微驱散了一些酷热。

    “难不成是九幽冰焰?”夜锋暗自想到。

    下一瞬,夜锋真的感觉自己的血肉都要干枯了,若是再耽误几秒,一定会“砰”的一声碎裂开来。

    毫不犹豫的,夜锋连忙催动灵力,唤出了九幽冰焰将自己包裹起来。远远看过去,夜锋就如同变作了一个幽蓝色的火人。

    被九幽冰焰包裹了起来,夜锋瞬间感觉到了一股清凉,如同三伏天吃下了一个冰镇西瓜一般,有些昏沉的头脑为之一清。

    感受着周身舒适的温度,夜锋一探手,将黑色令牌收了起来,散去了光幕。明明暴露在了台阶之上,夜锋却还是未曾感受到温度有何变化。

    “这……难不成九幽冰焰敲可以克制此处温度不成?”夜锋喃喃自语,对于九幽冰焰竟然可以发挥作用感到有些不解。

    “算了,管它呢,有作用就行了。”下一瞬,夜锋便晃了晃头,不去在意。

    方圆三米,皆是无比清凉,一片安宁。夜锋长出一口气,有九幽冰焰在身,此处恐怖的温度他终于可以将之无视了。

    静下心来,夜锋取出两块灵石握在手上恢复灵力并开始疗伤。仅是刚才那一会儿。夜锋浑身都是烧伤,遭受重创,若不立刻治疗难免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夜锋并未急于继续向下,以这里的温度之高之恐怖,一般修士走到此处早已浑身被点燃化作了灰烬,更不用说再向下了。

    整整过了一日,夜锋才结束了打坐睁开双眼。此刻,他身上的各种伤势尽皆恢复,状态也恢复到了巅峰。

    或许是因为之前的遭遇,在治好了所受伤势时候,夜锋惊讶的发现自己剑气淬体这一法门竟再次发生了进阶,浑身筋肉皆是有所提升变得更加坚韧。不仅如此,他的修为,也是发生了晋升,成功晋升到了九炼元婴期巅峰,距离十炼元婴期也只是只有一步之遥了。

    感受到自身境界的变化,夜锋并没有如何欣喜,而是台阶迈步继续向下。

    凭借着九幽冰焰,夜锋完全无视了每一层盘旋后飙升的温度,一路来到了最下层。

    台阶的最下层是一座空旷简陋的洞府,其内只有一张石桌,两张蒲团,一副画卷以及一张石床,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四样物件,五件物品,虽然看上去极为普通,但却无人敢说其普通。毕竟能存在于这一层一层飙升温度最下方的物件,又怎么会是普通物品。

    夜锋没有仔细打量这些物件,而是将注意力尽数放在了两张蒲团中的一张之上。准确说来,是背对夜锋盘坐在那张蒲团之上的那名女子。

    背对夜锋而坐的那名女子身穿一件红色长裙,其色彩鲜艳的如同熊熊燃烧的火焰一般。女子那头暗红色长发随意从香肩处披撒下来,垂于纤细柳腰之间。从夜锋这个角度看去,此女身材只能算是中等,至少是没有那些个说书先生口中肥美圆润的丰tun。不过,这女子腰肢却是挺得笔直,看上去就如同刚刚拔节的竹子,端的是挺直修长。

    此女自然是一直以来被气灵宗宣称身中剧毒一身修为尽失的华陵山之主——段芊夭!

    望着背对自己的段芊夭,夜锋沉默了一会儿,半晌后才发声问道:“他们说,你中了剧毒,一身修为都失去了。是真的吗?”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段芊夭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漠然,如同是在与一位素不相识之人对话一般。

    “若不是,那我转身就走,不会停留。若是的话,那我会留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以及,帮你拿到解药……”

    夜锋沉默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语气中并没有因对方的漠然而有什么波动。

    “帮我拿到解药?就凭你九炼元婴期巅峰的修为?”

    段芊夭嗤笑了一下,出声道。这一次的语气中却是没有了之前的那丝漠然。

    前后不过两句话,夜锋便确认段芊夭失去了修为一事是真的。顿时一颗心便沉入了谷底,望着段芊夭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复杂。

    这丝复杂,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仅仅是因为夜锋想到了自从气灵宗发出这则消息之后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这么长的时间里,失去了一身修为宛如一个凡人的她,到底是如何度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