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

    (不知道起啥标题了……)

    “呃……”

    直到韩飞凡的元婴完全消失,再也没有将之拦截下来的可能之后众人才悠悠醒转,从那种恍惚的状态中挣脱了出来。

    不断坠落的柳擎晃了晃头,口中有些难受的低咳一声,抬起一只脚在空中轻踏一下迅速稳住了身形。随后,他盯着韩飞凡消失的方向,脸色很是难看。

    大约是一次呼吸的时间,柳擎便收回目光,身子一晃,来到距离夜锋三人略有一段距离的位置。

    这处位置柳擎选择的极好,进可攻退可守,无论出现何种情况,他都可以从容应对轻松离去。

    看着已经站在一起的夜锋三人,柳擎开口,说道:“虽然被那家伙跑了,但从他用重伤之体强行施展元婴出窍之法随后还依元婴之体使出那种可以令我们四人都恍惚起来的术法,想必那家伙付出的代价也是极大。就算气灵宗还念及那家伙的身份愿意为他寻找合适肉身夺舍并且愿意提供各种疗伤秘宝,想必没有个几十上百年的时光,那家伙是不会再出现了。当然,运气不好的话说不定就是一两千年都没有那家伙适合的肉身。”

    说到这里,柳擎露出一抹有些嘲讽的笑容,继续道:“这一趟华陵山之行,韩飞凡那家伙还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亏本亏到姥姥家了。”

    “不管韩飞凡之后的日子如何凄惨,但他到底是跑了。等他将消息传回到气灵宗,你身后有魔宗这座大山不用惧怕,但我们呢?”魔书生脸色阴沉,言语间尽是不满。

    一旁,邪书生脸色也是好看不到哪里去,柳擎是魔门第一大宗的魔宗弟子,气灵宗无论如何也不敢说些什么,但他们却是散修,背后没有任何靠山,到时候气灵宗肯定是第一个拿他们开刀。

    “这我有什么办法,当时我也中招了,怎么去阻拦那家伙逃脱啊。再说你们实在是害怕气灵宗的话,那就来我魔宗做我随从啊,我们魔宗家大业大,多庇护两个随从又不是什么难事。”柳擎掏了掏耳朵,满脸的不在乎。

    顿了一下,他又看向夜锋,那张粗狂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至于小兄弟你,依你表现出来的战力潜力,自然是可以以魔宗弟子的身份加入我们了。有我柳擎的名号担保,别说是什么长老亲传弟子,就是更进一步也不是不可能的。”

    柳擎话语中的“更进一步”,或许魔书生与邪书生听不懂,但夜锋却是心知肚明,知道对方说的意思是指成为内门弟子。

    显然,夜锋刚才的表现令的柳擎心中起了招揽之意。

    “连魔道友,邪道友两位出窍前期修士都入不了柳道友法眼,在下一个九炼元婴期后期的小修士,又哪里有资格加入魔宗。柳道友这番话还是收回去吧。”夜锋开口,话语中拒绝之意显露无疑。

    听了夜锋这番话,魔书生、邪书生两人脸色才稍稍好看了一些。不过,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冷冷盯着柳擎,眼神阴冷。

    “我们兄弟二人可是没有给别人做狗的爱好,这番话,柳道友还是收回去吧。”魔书生大袖一甩,360颗黑白棋子相互撞击,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一旁,邪书生单手下压,按在琴弦之上,另一只手上则是出现了一张符箓,其上金色线条密布,很是不凡。

    场面,一瞬间冷到了极点。

    “嘿嘿,柳某好心为三位想了个办法,没想到三位却都是毫不领情。那好吧,就当柳某什么也没说吧,等到时候气灵宗拿三位撒气,还望三位不要后悔啊。”柳擎摇了摇头,一摊手,开口说道。

    说罢,他一转身,便要离去。

    刚踏出一步,柳擎又回过头,看着夜锋说道:“若是小兄弟你到时候后悔了,只要去往魔宗,报上柳某名号,柳某还是可以宽宏大量欢迎小兄弟加入魔宗的。”

    说罢,柳擎便径直离去,似乎一点也不害怕夜锋三人会背后攻击他一般。

    看着柳擎离去,不说夜锋,就连魔书生、邪书生两人虽然脸色难看至极,但却真的没有出手。

    直到柳擎消失在天边,确认对方真的离开了此处之后,三人才长出一口气,各自收起灵宝,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相互对视了一眼,三人不约而同落回地面,直接盘膝坐下,各结手印,直接开始运行功法了。

    凝神内视丹田,夜锋眉头微皱。在丹田中,那原本相对而坐一黑一白的两个元婴,此时竟是不断颤抖,两张小脸上苍白如纸,就连盘坐着的身形,看上去也维持的颇有些辛苦……

    “幸亏那韩飞凡没有一开始就施展这招式,若是一开始便施展的话,说不定被一击重伤的人就是我了。”

    一边运转阴阳剑道让自身灵力顺着经络行走了几个周天微微平复了一下两个元婴,夜锋一边略有些后怕的想着。

    就在夜锋胡思乱想之时,劫天仙君的声音突然响起:“别瞎想了,若是那一招那么好施展的话为什么那个姓韩的小子不一开始就施展。若是本仙君没记错的话,那一招应该是气灵宗几门顶尖功法中一个叫做星辰震神刺的招式的弱化版本。若真是那一招的话,依你小子的境界,早就被那一下震碎了元婴了。”

    不待夜锋发问,劫天仙君又说道:“不过夜小子你也别多想,要完全发挥出那一招的威力必须得有合体期的修为。那种修为的老怪物现在应该还拉不下脸来对付你。”

    “那便好。”夜锋应了一声,然后便问道:“那么仙君你知不知道类似的法诀?等我学会了以后再对上别人也能多个保障啊,最不济至少知道该怎么对付那种招式啊。”

    “小子你还真是问对人了。不错,本仙君的确是知道一些类似的法诀,甚至其中的一些要比那星辰惊神刺还厉害上几分。但是就凭你小子现在的修为以及神识强度,若是强行修炼的话,能不能成功我不保证,但神识耗尽变成白痴我是可以保证的。”听过夜锋的话后,劫天仙君毫不留情的泼了夜锋一头冷水。

    “那我什么时候才够资格?总不能说一定要到合体期吧。”听了劫天仙君的话语,夜锋并没有多么沮丧,而是直接发问道。想来也是,这种威力的法诀,若是随随便便便能修炼的话,那夜锋反而要怀疑劫天仙君是不是在拿自己开涮了。

    “等修炼到了出窍期吧,到时候你也就勉强够资格了,至少是有了些成功的可能性。”劫天仙君说着,突然道:“好了,那两个家伙的打坐也快要结束了。你去应付那两个家伙吧。”说罢,劫天仙君便不再发声。

    驱使灵力在体内又运转了一个周天让两个元婴安定下来之后,夜锋才缓缓睁开双眼。

    几乎是同时,魔书生与邪书生也睁开了双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