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四章 逃脱
    ,精彩小说免费!

    然而,虽然韩飞凡已经算是第一时间倒退了,但却还是迟了。

    只见此时的湛蓝色珠子,已经是涨大了不少,看上去有如婴儿头颅大小。珠子中心的那枚竖瞳也已经是扭曲到了一个境地,眼看着便要到达极限轰然爆开!

    见着倒退已经来不及了,韩飞凡抬手快速掐诀,一面幽绿色盾牌浮现,挡在他面前。盾面上裂痕极多,色泽也有些暗淡,显然是之前在山洞中受到了不小的损伤。

    刚一布下这面盾牌韩飞凡便一脚蹬在盾牌之上,借助反冲力使自己后退得更快。

    几乎是在他一脚蹬在盾牌的同时,那已经涨大到极限的湛蓝色珠子中央的竖瞳突然一个收缩,一道血红色的庚金气便从竖瞳中射出,如同一道血红色的闪电一般,几乎是眨眼间便轰击到了韩飞凡布下的的幽绿色盾牌之上。

    血红色的庚金气明明与幽绿色的盾牌撞击在了一起,但却丝毫没有声响出现,四周一片寂静,土黄色的尘土不再盘旋,纷纷落于地面,仿佛是在畏惧着什么……

    噼桲。

    不远处,一株自树干下方断裂开的焦黑色枯木突然发出一声轻响,有一块已经炭化的树皮掉了下来……

    声音不大,一般人站在夜锋他们那里一定听不清,但在场的五人又有哪个会是一般人,自然是将这声响听得一清二楚。

    柳擎眼瞳缩了缩,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并没有因为这声响而回头。他的目光在夜锋以及韩飞凡两人身上不断转换,最后将注意力放在了空中看似僵持住了的庚金气以及盾牌。可以看到,他脸上有思索之情闪过,而后迅速变得平静,只是嘴角却微微扬起,似乎发现了什么。

    魔书生与邪书生凝神看着夜锋,手掌上方灵宝自行飞舞,随时准备冲韩飞凡出手。

    血光与绿光并没有僵持多长时间,很快便双双黯淡了下来。

    几乎是在血光黯淡下来的同时,夜锋手一翻,将必报瞳收了起来。同时,他一只手负于身后,黑发白袍随风而动,看上去说不出的轻松写意。

    随风而动的,不只是黑发白袍,还有一丝逐渐散开的血腥味……

    韩飞凡已经退到了数丈远,一只手不自然的垂下,另一只手捂着肩头,死死盯着夜锋。被火焰烧得一片焦黑的衣衫上,那块部位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湿润了起来。血腥气味,正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哐当。

    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一声重物砸地的声音响起。声音还是不大,但却似乎响彻在每个人心田之上。一时间,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那声音的来源处。

    地面上有一个浅坑,一面幽绿色的盾牌正躺在坑底。一层层被震起的尘土慢慢下沉,为幽绿色的盾面染上了一些土黄。即使尘土还未完全落下,所有人也都清楚地看到了盾面上那个拳头大小的破洞。以破洞为中心,如同蜘蛛网一般的裂痕布满了盾面,俨然是完全毁掉了!

    “你这,到底是什么灵宝?为什么在宗门典籍中我从未看到过与你这灵宝相似的记载?”

    韩飞凡喉头上下动了动,咽下一口涌到嗓子眼的鲜血,沙哑着声音发问。这一击重创,彻底粉碎了韩飞凡逃脱的任何希望。此刻,他只想知晓自己到底是死在何种灵宝之下。

    问出这句话后,场面一时间静了下来,没有人说话,更没有人出手解决明显已经放弃了抵抗的韩飞凡。所有人的视线,一下子都集中在了夜锋身上。

    显然,不只是韩飞凡,邪书生魔书生以及柳擎都对夜锋那可以一击重伤出窍前期修士的灵宝颇有些心思。

    想来也是,虽说刚才的对战中韩飞凡已经受了不轻的伤势,但夜锋一个九炼元婴期后期的修士,按理说还是没有任何可能可以击败对方更不要说是一击重伤韩飞凡了。显然,若问题不是出在夜锋身上,那便一定与他刚才驱使的灵宝有关了。

    “这件灵宝,严格来说,还是你们气灵宗恬着脸送给我的。你不知道?那很正常,因为送我这件灵宝的家伙你应该还没资格见上。”夜锋冷笑着说道,负在身后的那只手一直没有收回来。在其手上,一枚灵石正在快速变得暗淡。

    别看他刚才一击重伤韩飞凡威风无比,但在夜锋心中,却是有苦说不出。在刚才必报瞳承受了韩飞凡一击开始酝酿攻击之时,夜锋只感觉必报瞳突然化作了一个黑洞,不要命的吸收着他的灵力,短短几个呼吸,便有三分之一的灵力被吸走了。

    一直到发出那道攻击之时,夜锋已经有一半以上的灵力被吸走了。因此,别看夜锋刚才一手负于身后表现得何等威风潇洒,其实他自己心中却是有苦说不出。

    “没想到这玩意这么耗费灵力,这岂不是说以后除非是山穷水尽了,否则无论如何也不能动用这玩意了。不然的话若是一下放不到对手,我自己还是去了一半多的灵力,那还打个什么。”

    夜锋心中默默想着,在心中已经是将必报瞳当做了杀手锏,不到山穷水尽时是不会再拿出来了。

    在夜锋沉思之时,韩飞凡却是满脸不信。显然他是认为夜锋在故意戏弄自己。

    “既然已经回答过你的问题了,那么你也可以去死了。”不管韩飞凡信与不信,夜锋直接开口,说道。

    几乎是在话音落下的瞬间,柳擎狞笑一声,身形一晃,下一刻便已经出现在了韩飞凡身前。只见他手中大戟斜斜划过一道弧线,如同猛虎举爪拍击一般,径直拍向韩飞凡的头颅。

    这一下要是拍结实了,韩飞凡的脑袋一定会想熟透了的西瓜一般,砰的爆开!

    然而,奇怪的,韩飞凡眼中却没有丝毫将死之人应有的恐惧、绝望之情。相反,他眼中尽是嘲弄,似乎是在嘲笑着柳擎一般。

    只见他一抬手,便向着自己头顶拍去。同时,他开口说道:“若是刚才,我倒的确是要陨落在这里了,但现在嘛,可不一定了。”

    话音落下,韩飞凡的手掌便加快几分,直直落在自己头顶。

    碰!

    真的如同熟透了的西瓜一般,韩飞凡的脑袋直接炸开,红的白的直接浇了近在咫尺的柳擎一头一脸。

    随后,韩飞凡的无头尸体上一道青光亮起,一个拳头大小与韩飞凡长得一般无二的小人浮现而出,一脸怨毒的看了一眼在场四人。

    这小人,正是韩飞凡的元婴。

    “元婴出窍?不好!”柳擎惊呼一声,没有多想,手中大戟连忙快了几分,向着韩飞凡的元婴砸去。

    然而,还不待大戟砸下,韩飞凡突然张口,发出一声戾啸。这啸声中带有一种奇怪的力量,所有听到声音的人,都出现了瞬间的恍惚。更不用说柳擎了,他离韩飞凡的元婴最近,所受的影响也是最大。

    只见他整个人身子晃了几下,突然向地面坠去,整个人都如同失了神一般。

    趁着所有人都恍惚起来的机会,韩飞凡双手快速掐诀,其身上突然爆开一团血雾,整个人瞬间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