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 气灵宗韩飞凡,魔门柳擎
    ,精彩小说免费!

    “道友前不久不是还急着进入么?如今怎么又急着出来?还是在里面多呆上一会儿吧。”

    看着火幕中左突右撞拼了命想要冲出来的人影,夜锋嘿嘿一笑,双手一搓,一面银色小盾便直接出现,晃晃悠悠的向着洞口飞去。小盾一晃,迎风便长,如同一扇银色巨门一般,严严实实的挡在了洞口处。此盾正是夜锋当日用天干地支的幻影换来的檀落。

    嘭!

    檀落刚刚堵在了洞口处,一声沉闷的声响便发了出来,盾面上有一个凸起显现。下一瞬,更多的凸起自盾面上出现。显然是檀落之后的那个人影在疯狂攻击。

    夜锋看了看檀落,发现虽然檀落上东凸起一块西凹下一片,但却是稳稳地堵在那里,一时半会是不可能会被破开。见到这一情形,夜锋摸了摸下巴,思索了一下,然后回首看向邪书生与魔书生二人。

    只见邪、魔两书生皆是惊讶万分的看着夜锋,一脸的不敢相信,如同看到了什么出乎他们意料的事情。

    “二位道友如此看着在下,难道是在下所做的有什么不妥么?”

    被如此盯着,夜锋也是感觉有些不自在,不由出声询问道。

    “不妥?怎么会有什么不妥。夜兄你不会还不知道你将谁给狠狠坑了一把吧?”魔书生指了指那被檀落堵住的洞口,语气中犹有些尚在梦中的感觉。

    “在下只知道那修士似乎是姓韩,其他的倒是一无所知。”夜锋摇了摇头,回答道。

    “夜兄你还真是……”魔书生苦笑着摇了摇头,开口说道:“那家伙就是韩飞凡,是气灵宗这一次派来华陵山的一把手存在。”

    “韩飞凡?”夜锋低声念叨了两句,然后便抬起了头:“哦,在下想起来了。当日在下发现的那块钢锏碎片就是他的吧。看起来在下还真是无意中做了一件大事呢。”

    “何止是一件大事。若是这则消息传到外界的话,恐怕夜兄也就成了气灵宗的眼中钉肉中刺了,日后怕是要不得安宁了。”邪书生道。

    “那可不一定,等这则消息传到外界,那些与气灵宗敌对的势力宗门,恐怕都不会吝啬对夜兄伸出橄榄枝。到时候只要夜兄加入某一势力,自然便可以无惧气灵宗的追杀了。”魔书生嘿嘿一笑,话语中似乎有些什么别的意思。

    “只要两位道友不说,又有谁会知道在下所做之事。”夜锋摆了摆手,淡淡说道:“在下虽然不惧气灵宗的追杀,但却也不想太早暴露在各大势力宗门目光之下。想必两位道友也不是什么多嘴之人。”

    “那是自然。”邪书生、魔书生互相对视了一眼,目光中皆是流露出了一丝失望,但两人也不是什么不识趣之人,在见到夜锋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后也只好作罢。

    “好了,我们这位韩道友应该也快要出来了。现在还是先集中精力将他留在这里为好。”突然,夜锋出声说道。

    两人闻声一惊,连忙望了过去。只见原本还勉强可以撑住的檀落不知何时已经是裂痕密布,有几处更是出现了数个拳头大小的窟窿,隐隐可以看到其后的景象……

    “招待不周,望韩道友见谅。”夜锋说着,一甩袖收起了檀落,将洞口完全暴露在了所有人的注视之下。

    嗖!

    檀落刚一收起,一道浑身包裹着浓浓黑烟的人影便猛地自洞口中冲出,来到距离夜锋三人有一段距离的方位才停了下来。

    “我们意气风发天资神武的韩飞凡韩公子是到哪里去挖矿了啊?这怎么还遭遇矿难了呢?这要是把我们韩公子伤着一点了,那不得把气灵宗里的那些老不死的伤心得驾鹤西去啊。”

    魔书生看向韩飞凡,出声嘲讽道,一脸出了口恶气的表情。显然是之前韩飞凡所带领的气灵宗弟子没少找他临时成立的邪魔外道的麻烦。

    不过,也难怪魔书生这么说,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哪里像是道门第一宗门气灵宗的内门弟子啊,分明是个被卖到某个小地方挖了一辈子煤还在煤坑中给人做了一辈子饭的家伙。看他浑身焦黑,身上一块又一块焦黑碎块不断掉落,发出难闻的焦糊气味。时不时地,有丁点火星在他身上弹起,还未彻底灭去。就是他握在右手的那根碎了一半色泽暗淡的金色钢锏,看上去都比他的卖相要好上不少。

    “可惜了。”邪书生突然摇了摇头,一脸的惋惜。

    “怎么?可惜了他那张被毁了容的小白脸了?”魔书生眉头一挑,一点也不怕刺激到韩飞凡。

    “他那张脸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可惜的是他身上那么多的顶级灵宝绝佳符箓怎么都被毁掉了啊,这就是留下一点也好啊。这下怎么办?杀了他我都嫌浪费灵力呢。”邪书生叹了口气,一双细长的丹凤眼都皱到了一起,似乎真的是在心疼一般。不过从他眼中流露出的幸灾乐祸来看,他分明是在演戏。

    “若不是韩某大部分的灵宝都毁在了那个不知名怪物的手上,单凭你们,又怎么可能伤的了韩某一根毫毛!”韩飞凡怒声道,一抹脸,抹下了大把黑灰。

    “说这话之前先把你脸上的黑灰擦干净了。你不嫌脏我们还嫌呢。”魔书生毫不留情的刺激道。

    “你!”韩飞凡刚想说什么,却突然向后一闪,手中半残钢锏冲着身后便打了过去。

    嘭!

    “哎呦,都重伤成这样了还能发现我啊,你这气灵宗出窍前期第一人的名头还真是没有太多水分啊。”

    一声粗犷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后,一个赤着上身仅仅在腰间围了一圈兽皮的健壮男子自虚空中浮现出来,其单手所持的那杆大戟正狠狠地砸在钢锏之上。

    砰!

    下一秒,男子再次轮动大戟,一颗虚幻的虎头自大戟上浮现,狂暴的风声刮起,大戟又一次砸在了钢锏上。

    本就碎了一般的钢锏发出一声不堪重负的声音,韩飞凡整个人竟瞬间被砸飞了出去,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停了下来。

    刚一停下,韩飞凡便一张口,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同时,那原本被他强行压下去的伤势全面发作,一道道烧伤瘢痕自他身上浮现。有脓水混合着发黑的血液流了下来。

    “柳擎,你这家伙竟然也从那怪物手中逃出来了!”韩飞凡惊怒异常的吼道。下一瞬,他便不顾伤势连忙施法将身形堪堪向右移动了数十丈。

    呼!

    大戟抡破空气的声音响起,如同真有一头猛虎怒吼一般,柳擎的身形自韩飞凡刚才站立的地方出现。一击落空,他也不急,扭头看着韩飞凡,说道:“你都重伤成这样了,还躲什么躲,还不赶紧滚过来受死,也免得再继续受罪了。”

    “柳擎……”夜锋目光一闪,盯着柳擎,防备了起来。对方身为魔门这一次派来华陵山的一把手存在,在这个时候出现,到底是敌是友可是不得而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