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破禁(二)
    ,精彩小说免费!

    谈妥之后,三人便一同上前。稍稍靠近石山之后三人便同时停了下来。

    邪书生深吸口气,目光看向身边两人。接着,他便一挥手,三四道烟雾圆圈出现,极快的向着石山落去。圆圈极快的落于一点,瞬间便令得石山上再次出现了波纹。同时在波纹中,一个个鼓包也是显现了出来。

    待到这些鼓包开始蠕动,将要破裂之时,邪书生突然大喝一声,道:“老哥,出手限制住这些鼓包,不要让它们破裂了!”

    魔书生目光一闪,抬手冲鼓包一点,几枚棋子飞出,悬于其上,将其生生定住,使得那些鼓包不再继续破裂。

    随后,邪书生面色开始严肃起来。他双手连续挥动,数十道烟雾圆圈被凝聚出来,聚而不发。在他身子周围环绕。

    “白衣剑魔道友,你看准时机,在在下释放出这些圆圈之前击碎波纹上出现的所有鼓包。切记要在圆圈落下之前。”邪书生语速极快地说道。罢了他便是抬手一甩,身子周围的数十道烟雾圆圈便呼啸而去,速度颇为惊人!

    在这一瞬间,波纹中的鼓包开始不断重复变大变小,又蠕动了开来,竟令得魔书生步下的那几枚棋子被击飞了开来!紧接着,鼓包便开始极速涨大,眼见着便要爆开。

    夜锋不假思索,直接抬手一点,一道戮天剑气便已击出。这道剑气直接越过烟雾圆圈,赶在了那个鼓包爆开之前落下,瞬间击破了这个鼓包。

    随后,夜锋双手连续挥动,一道道戮天剑气疾驰而去,如同长了眼睛一般,分毫不差的落在每一个即将爆开的鼓包之上。

    这一幕,使得邪书生与魔书生大出了一口气,颇有些如释重负。只不过接下来,他们的脸色便再次严肃了起来,眉头深深皱起。

    只见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是往后,波纹中出现的鼓包便是越多。渐渐地,夜锋的速度明显跟不上鼓包出现的频率了,其中好几次都是险象环生,险险在圆圈落下之前击破鼓包。邪书生因为要施手破禁,不便出手相助,而魔书生却是一直处在精神紧张的情况下,一见夜锋明显有些力不从心了,便一拍芥子袋,立刻有一根尖锥飞出。

    紧接着,他双手连续在其上点弄,随后突然冲波纹中的那些鼓包一点。好几根光丝自锥子尖发出,迅速落在了其中几个夜锋来不及击破的鼓包出现处上。

    夜锋看到这一幕,神色一动,双手挥舞速度放缓,逐渐稳定下来,不再如同之前狂蜂乱蝶一般的挥舞了。魔书生也没有说什么,不断施法,使得那锥子尖不停有光丝击出,落在一个个夜锋来不及击破的鼓包之上。

    在三人的合作之下,其后的不到半个时辰,这些鼓包便消失殆尽。只听轰的一声,山体上那些波纹突然消失,露出了其后那个半圆形的洞穴。

    夜锋面色一喜,身子一动便冲了出去。邪书生与魔书生对视一眼,也是不紧不慢的跟在夜锋身后,向着那个洞穴飞去。

    到了洞穴之前,夜锋毫不迟疑的便要入内。但这是邪书生却突然出声叫住了他。

    扭头,有些疑惑的望着邪书生,夜锋没有抢先开口,而是等待对方出声解释。毕竟这道禁制已经破去了,早一些进入与晚一些进入也没有什么差别。

    “这洞穴处应该还有一道禁制。”邪书生说着,一拍芥子袋,从其中取出一见锦帕类的普通灵宝,口中默念法诀,抬手一指,锦帕便晃晃悠悠的向着洞口飞去。

    还不待其落入洞口,洞口中便出现了一道火幕,瞬间便将锦帕吞噬了个干干净净,一丝灰烬都不曾残留!

    见到这一幕,夜锋自然是知晓邪书生所言不虚了。

    就在夜锋打算说些什么之时,邪书生突然开口,说道:“刚才我们破去的那个禁制只是起了一个迷幻作用,并没有什么杀伤力。而通过张闹所说,这里应该还有什么具有攻击性的禁制。因此我刚才才出口叫住了道友。现在看来,这便是张闹口中的那个击杀了除过他以外所有修士的禁制了。”

    “多亏了邪道友谨慎,在下一时不慎,竟差点着了道。”夜锋点点头,看到了这火幕的威力,他着实是心中一惊。

    “张闹呢?”魔书生突然开口,语气中有些疑惑:“他什么时候不见了?”

    “嗯?”

    突然听魔书生来了这么一句,夜锋与邪书生皆是一惊,连忙抬头向着张闹之前所在的方位看去。然而此时,那里却是空空如也,连个人影都是没有!

    “怎么可能,即使我们将大半精力都放在了破解禁制之上,但他一个五炼元婴期的修士要从我们眼皮子底下溜走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邪书生惊呼了一声,有些不大相信一个五炼元婴期修士竟然可以从两个出窍前期与一个九炼元婴期后期修士眼皮子底下溜走。

    放出神识感应了一番后,魔书生突然面色一沉,开口道:“这没什么不可能,那家伙真的溜走了。只不过我们答应他的好处都还没有给他,他便直接溜走,这有些不太符合常理。除非……”

    “除非有人给了他更多的好处!”夜锋脸色一冷,接过魔书生的话头说道。随后,他双目一闭,神识散开,也是开始感应。

    同样的,夜锋也是没有感应到任何不对。

    依旧保持着释放着神识的状态,夜锋扭头看向魔书生与邪书生,出声说道:“既然对方已经溜了,那现在无论我们再说什么也都没有用了,还是先想想怎么破掉这道禁制吧。”

    诧异的看着夜锋,邪书生张了张口便想说些什么。不过在他即将说出话之时,魔书生却突然打了个手势阻止了他出声。

    接着,魔书生一边开口随意敷衍,一边传音对夜锋道:“夜道友,你喉咙里卖的是什么药?难不成你是有什么打算了么?”

    “嘿嘿。”夜锋不置可否的一笑,冲魔书生以及邪书生传音道:“不错。若是那个张闹真的已经被人收买了的话,那那个人应该就在附近。我希望二位可以陪我演一出戏,若真有那人,不怕他不会跳出来。到时候该如何做,二位应该也清楚吧。”

    听了夜锋的话,二人双目一亮,一同点头,口中说道:“清楚,清楚。”

    一时间,外人也无法分辨出他们两个是在敷衍还是真的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