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 血咒书
    ,精彩小说免费!

    紧接着,魔书生又踏出一步,直接从暗处走了出来,脸上隐隐带笑,看着夜锋。

    他看上去大约有三十来岁,穿着一袭墨色的儒士袍,留着三缕胡须,看上去完全就是某个学堂里的教书先生。其气质,与他名号魔书生三个字相差甚远。

    夜锋自然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气质而放松警惕。他盯着魔书生,脸上似笑非笑,出声道:“不知魔道友找夜某来,是想要谈些什么呢?若是为了那些半路上被夜某无意中斩杀了的散修讨个说法,那夜某也只能说个抱歉了。”

    “这修真界最不缺少的就是死人了。若是每个人死了都要去找杀人者讨个说法,那大家还修什么真,求什么道。更何况那些散修在这次华陵山之行之前便与魔某素不相识,更无半分交情。魔某岂会为了一个陌生人而与夜道友这样的修士交恶。夜道友还是太小看魔某了。”魔书生轻描淡写的说着,话语中透露出一股子冷漠的意味,就如同死去的不是他的手下,而是路边的一根野草一般。

    “既然不是为了那些死人,那魔道友是想要说些什么?总不会只是想要看看夜某长什么模样吧。”夜锋神色不变,再次问道。

    “自然不是,魔某还没有那么无聊。”魔书生摆了摆手,道:“这一次找夜道友来,其实是为了让夜道友加入魔某的邪魔外道。”

    “加入势力?”夜锋眉头一挑,毫不客气的打断了魔书生,“夜某散漫惯了,还没有加入任何一方势力的打算。”

    说罢,夜锋直接转身,便要离去。

    他一路上斩杀那么多人,为的就是闯出个威名,好让其他人不敢靠近,以方便他寻找段芊夭的隐蔽性。若是加入某一方势力,那不是和他一开始的目的背道而驰了嘛。

    还未等夜锋架起遁光,一道淡淡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夜道友就不怕,魔某将夜道友来华陵山是为了寻找段芊夭并帮助她的目的告诉其他势力?魔某认为,气灵宗应该对夜道友是非常感兴趣的。”

    夜锋猛的一顿,回首毫不犹豫的便是一道戮地剑斩了过去。威力之大,已经是灌注了全力,下了杀手。

    如此之短的距离,戮地剑转瞬便斩到了魔书生面前,让他完全是避无可避!

    “夜道友如此做派,倒是让魔某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看着斩来的戮地剑,魔书生不慌不忙,脸上浮现笑容,开口说道。

    刷!

    戮地剑斩过,直接将魔书生斩作了两半。随后,剑势不减,继续向着暗影中斩去。

    “有趣。”

    暗影中,魔书生的声音传来,他轻笑了一声。

    “星辰如棋子,众生若棋盘。”

    魔书生轻声言语,黑白二色无数枚棋子自暗影中飞出,围绕着戮地剑盘旋。

    一道莫名的力量自这些棋子中现出,竟定住了戮地剑,让戮地剑一下子无法再动!

    见此情形,夜锋双目一眯,冷哼一声,向前一步,低喝一声。

    “斩!”

    顿时,不少灵力被消耗,融入了戮地剑之中。戮地剑震动起来,已经停了下来的戮地剑,竟开始一点一点向前,其速度越来越快,看样子再过一几个呼吸便会摆脱阴影中那人影招式的束缚。

    “看来,不破掉这一式,夜道友是不会给魔某继续说话的机会了。”魔书生说道,声音突然一沉:“棋升!”

    只见一枚盘旋着的黑子突然升起,如同有人持着一般,悬在了半空中。

    随后,其余棋子也是一一升起,有高有低,有起有伏,看上去就如同一片区域的形貌。这些棋子悬浮,如同真的化作了一片区域大势,携带万钧之力,竟生生将戮地剑再一次压制的动弹不得!

    “棋落!”

    魔书生再言,语气冷漠,如同一位手握生杀大权的帝王一般,隐隐有尸山血海的景象浮现。

    啪!啪!啪!……

    自黑子开始,棋子一枚接一枚落下,每有一枚棋子落下,戮地剑便会一阵模糊,威力小上许多。几十枚棋子落下,戮地剑已经如同风中残烛,随时都可能泯灭。

    “大势定!”

    魔书生再次开口,声音距离夜锋越来越近,似乎正在一步步走近来。

    啪!

    最后,一枚黑子落下,直直打在戮地剑剑尖部位,瞬间便将其粉碎!

    “魔某无意与夜道友为敌,还请夜道友听魔某将话讲完。”阴影中魔书生的身影现出,仍是一袭墨色儒士袍,看不出与之前有什么两样。

    见此情形,夜锋双眸一眯,左眼紫金光芒大盛,天空隐隐有些暗淡,远处模糊的有天雷轰轰声传来。

    不过,夜锋却是没有贸然行动,而是盯着魔书生点了点头。

    “夜道友何必如此,魔某说了无意与夜道友为敌便不会有假,难不成魔某还会做那种言而无信的小人?”魔书生苦笑一声,揉了揉额头。

    “魔道修士言而无信的特点可是人尽皆知。”夜锋冷冷答道。不过,虽然这样说着,他左眼的紫金光芒却是渐渐暗了下去,天空也是缓缓放晴。

    “随夜道友怎样想吧。”魔书生摆摆手,说道:“魔某其实对华陵山的什么功法或者是段芊夭本人皆是毫无兴趣。此次前来,仅仅是为了华陵山上的一种灵果而已。唯独有了它,魔某的功法以及修为才会有继续精进的可能。所以说,魔某其实与夜道友你并没有任何利益冲突。”

    “这番话,换做魔道友,魔道友你会相信么?还是说,魔道友愿意让夜某在魔道友身上种下禁制呢?”夜锋不置可否的一笑,出声说道,显然处于魔书生这番话很不感冒。

    “嘿嘿,魔某自然不会让他人在魔某身上种下禁制,这种事,换做夜道友的话,恐怕也不会愿意吧。”魔书生冷笑了一下,说道。

    顿了一顿,他才道:“不过,魔某这里倒是有一张血咒书。若是夜道友同意的话,魔某可与夜道友一同在这上面写下名字,若有人违背血咒书上的誓言,则会身中血毒,化为脓血而死。不知如此的话,夜道友是否可以考虑加入魔某的邪魔外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