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危机
    ,精彩小说免费!

    “戮人,一式!”

    望着下方密林,夜锋双目一闪,右手举起,永夜剑瞬间出现,被其握在手中。随后,夜锋猛地向下一斩,一声冷喝。顿时,一道剑芒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向着下方密林而去,看上去气势惊人。

    随后,“戮人,二式!”

    “戮人三式!”

    ……

    “戮人五式!”

    短短几息,夜锋便已经将戮人式自戮人一式到戮人五式皆数施展了出来。五道剑芒,如同五道流星一般,一道接一道向着下方密林斩去。

    轰!

    还不等五道剑芒靠近剑芒,密林中便传出一声怒啸,同时,一道人影自密林中猛地冲出,现出了一名身穿粗布衣的光头汉子。其手一扬,一柄飞剑便突然射出,直直向着夜锋刺去。

    夜锋身形未变,甚至未曾出手抵挡,直直向着光头汉子而去,竟一副熟视无睹的样子!

    见到夜锋这一做派,那光头汉子心中一喜,连忙一指飞剑,使其飞剑上有剑气散发而出,心中竟是存了一击击杀夜锋的念头。

    然而,还不等光头汉子欣喜,在飞剑即将刺在夜锋身子的瞬间,一股凌厉异常的剑气突兀的自夜锋身上爆发开来,竟直接使得飞剑不稳,硬生生的将其崩碎了开来!

    见此情形,光头汉子大吃一惊,连忙掐诀后退。早在华陵山的消息传出的时候,这光头汉子便守在这里了。借助着那枚被人赐予的棋子,这光头汉子倒是击杀了不少前来妄想分一杯羹的倒霉鬼,由此发了一笔小财。今日,他原本想对另外两人出手时,却突然发现了独自一人的夜锋。在发现夜锋竟然一手抓着一枚高级灵石恢复灵力,光头汉子便不由得恶向胆边生,起了对夜锋出手的想法。然而,没想到对方竟如此轻易的便收走了那枚棋子,还直接毁去了自己祭练许久的一柄飞剑!

    惊恐之下,光头汉子脑子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逃!

    没等他后退多远,突然地,一道剑光闪过,一道剑芒猛地自他身后划过,带起了大片鲜血。随后,疼痛感才传入了光头汉子脑中。直至此时,光头汉子才发现,自己的一条腿,已经和他的身子分了家!

    “啊……”

    剧烈的疼痛之下,光头汉子也无法继续稳定身形了。只见他惨叫一声,双目一翻,身子一歪,便向着下方掉了下去。看那高度,若是任凭光头汉子掉下去不管,他肯定就变成一滩肉酱了。

    夜锋眉头一皱,他自然不会这么快便让光头汉子死去。关于那枚棋子的来历,以及华陵山如今的情况,还有太多问题的答案夜锋想要知晓。

    思虑到此,夜锋一拍芥子袋,自其中飞出了一柄飞剑。随后,他一点飞剑,飞剑一颤,极快的向着光头汉子飞了过去。

    刺啦!

    只见飞剑赶到后,直接刺破了光头汉子的衣衫后领,将其生生的吊在了高空中!

    这时,夜锋才驾驭着永夜剑,来到了光头汉子面前。此时的光头汉子,已经因为腿部失血过多而陷入了昏迷。

    看到光头汉子一副昏迷不醒的模样,夜锋皱了皱眉,左手一划,一道九幽冰焰出现,分离出了一点小火苗,向着光头汉子腿部飘去。

    呲!

    有点点烟雾飘起,一层薄冰快速生成,将光头汉子腿部覆盖起来。顿时,光头汉子的腿部便不再有血液淌出。若是深入去看,便会发现,光头汉子的腿部之所以不在流血,是因为其腿部血管,已经全部被烧焦无法在其任何作用了。

    血管被烧焦的疼痛一下刺激到了光头汉子的神经。只见他又是一声惨叫,而后便悠悠转醒。

    睁开眼,一看到夜锋,光头汉子一愣,然后他便极快的反应过来,叫道:“我是魔书生大人的手下,你不能杀我,你要是杀了我,魔书生大人一定不会放过你!”

    “魔书生?那是谁?很有名么?”没有理会对方的色厉内荏的话语,夜锋快速思索了一下,在发现没有寻到任何有关魔书生之类的记忆后便出声问道。

    “魔书生大人你都不知道,你还是不是散修啊。”光头汉子原本还希望用他口中的魔书生这个名头来镇住夜锋,然而在听到夜锋的话语,光头汉子脸一下便垮了,连声音都是带上了一点哭腔。

    “夜某是不是散修就不劳阁下费心了。夜某只想知道这魔书生是何许人,你一开始驱使的那枚棋子,又与魔书生有什么关系。若是你的回答能够令我满意,就是绕你一命,也不是不可能。”夜锋冷冷说道,声音中不容一点质疑。

    听到了活命的希望后,光头汉子连连点头,像是生怕夜锋反悔一般急声说道:“魔书生大人是一名出窍前期散修,在天霜大陆上的散修中名气极大。他与其兄弟邪书生共同组建的势力邪魔外道,如今是华陵山除过各大宗门之外最大的散修势力了。同时,他们二人的战力,在华陵山所有出窍前期大能之中也是名列前茅的存在,就是那些宗门修士,单轮战力也不是二位大人的对手。而前辈您收走的那枚棋子,也正是魔书生大人的灵宝,周天星辰棋三百六十枚棋子之中的一枚白子。”

    “魔书生,邪书生。听他们的名号,应该是两个魔道中人吧。你们就不怕被他们吃的骨头都不剩?”听光头汉子说完,夜锋又出声问道。

    这一次,光头汉子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回答道:“前辈您这话说的也对也不对,魔书生大人的确是魔道中人不假,但邪书生大人,却真真正正的是一名正道中人。要不是邪书生大人提议,我们这些散修,又怎么可能会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势力在华陵山与那些个宗门势力对拼呢。”

    “是么。”夜锋沉思了一下,然后又问道:“那么你再说说,华陵山如今的形势是怎样的?”

    “这个啊,华陵山如今……”光头汉子毫不迟疑,极为详细的将自己所知晓的悉数说了出来。这其中,夜锋也是提了许多有关细节的问题,这光头汉子皆是一一答了上来。

    大约一炷香后,夜锋与这光头汉子的一问一答才算是全部结束。

    看着夜锋,光头汉子小心翼翼地问道:“前辈,我知道的可都告诉您了啊,现在是不是可以放了在下呢。”

    听到光头汉子的话语,夜锋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你的确都告诉夜某了。但是,夜某又如何知晓你说的都是真话没有隐瞒呢?”

    “前,前辈,我绝对没有隐瞒啊,若是有隐瞒,就让,就让我不得好死,天打五雷轰。”一听夜锋的话语,光头汉子差点没吓尿,连忙战战兢兢地举起右手,牙齿打颤的发誓道。

    “判断你有没有说谎很简单,让夜某搜一下魂便可以了。”夜锋说着,突然抬手,直接按在了光头汉子的那颗秃头上。

    魔道——搜魂!

    此魔功一经施展,光头汉子灵魂中的任何秘密都是显露了出来,无论他提到的,没提到的,皆是显露无疑……

    好半晌,夜锋才长出一口气,松开手结束了搜魂。看着面前气息全无的光头汉子,夜锋皱起了眉头。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如今华陵山的局势,竟然比光头汉子描述的,还要混乱上几分!

    过了一会儿,夜锋的眉头才舒展开来,只见他喃喃自语,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即使如今华陵山局势混乱,应该还是有些机会可以避过众人寻到段芊夭的。”

    说罢,夜锋左手一挥,一团九幽冰焰显现,直接吞噬了光头汉子的尸身。

    看着光头汉子的尸体变作了一块大冰坨,然后又一点一点碎成了冰渣,夜锋叹了口气,说道:“夜某已经夺了那个魔书生周天星辰棋中的一枚棋子,使其灵宝不全算是已经得罪了那个魔书生。若是放任你回去,不代表夜某要过早面对魔书生么?夜某可不想如此之早的就树立下敌人了。因此,只能灭掉你了。”

    说完,夜锋直接架起遁光,快速离开此地,向着华陵山赶去。

    在夜锋离去后不久,下方密林中的一处泥沼中,突然起了波动,一个满身泥泞的男人自泥沼中爬出。爬出后,此人一抹脸,露出真容,赫然是那名光头汉子!

    只见他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夜锋离去的方向,口中愤愤道:“该死的混蛋,大爷辛辛苦苦炼制的保命傀儡竟然就这么被毁掉了。”说着,光头汉子眼中闪过一丝侥幸,又说道:“幸亏大爷有先见之明,提前在大爷的保命傀儡中耗费本命精气注入了一小半大爷的灵魂。不然的话,说不定还真的让这混蛋识破了。”

    说完,光头汉子眼里有一丝仇恨闪现:“不行,这口气大爷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不让这小子死在华陵山,大爷还有什么面目再呆在修真界!”

    说着,光头汉子掏出一张传音符,对其掐诀输入了一点灵力。在传音符亮起后,光头汉子满脸恭敬的冲着传音符说了几句话,然后便停止了灵力的输入。随着灵力的停止输入,传音符黯淡下去。突然间自行燃烧,化作了灰烬。

    望着脚下的一滩灰烬,光头汉子露出了一抹阴历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