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五年
    ,精彩小说免费!

    时间若白驹过隙,一去而不还焉。

    这是修真界曾经的以为老修士在长久闭关突然发现自己大限将至,有感而发说出的。后来,经过一众修真者口口相传,这句话被用来比喻修真者的修炼岁月。

    这句话倒是一点也没有说错,足足五个年头的时间过去了,剑冢所存在的那处小湖都是没有出现任何的变化。

    这期间无论是道门三宗还是魔门两宗一门都曾派遣弟子来过此处,为的便是寻找夜锋的踪影从而通过夜锋来获得剑冢这一宝地。那一时期,不大的草阳郡整日都有修真者飞来飞去,倒是让草阳郡中的居民狠狠出了一回风头有了在别人面前吹嘘的资本。就是因为这里修真者曾时常出现,这面小湖被草阳郡居民命名为仙临湖。而草阳郡的名字,也差一点改成了仙临郡。

    不过,后来经历了足足五年的一无所获之后,众多修仙者也渐渐对此处失去了兴趣,也就不再降临,倒是让草阳郡的居民好是失落了一段时光。至于草阳郡改名一事,自然也是渐渐不了了之了。不过,仙临湖这个名字却是保留了下来,算是草阳郡的人们对曾经风光时候的一点纪念。

    五年后的一日,夜色渐渐降临,为天地间披上了一层犹如薄纱的黑色衣裳。随后,月亮一点点从云层中显露出来,照耀的整片大地都是一片银白。

    此刻,草阳郡居民早已返家,万家灯火已经是点亮了起来。与之对比,倒是显得仙临湖这边颇为寂静,丝毫不见烟火气。

    有萤火虫飞起,在湖面上空飞舞,犹如悬挂于天上的星星落于此处一般。看上去景色颇为美丽。

    突然,湖面出现波动,湖水自行向来两边分开露出一个可容两人通过的通道。

    这一变化一下子惊扰的众多萤火虫一哄而散,使原地只留下了那一仅容两人通过的通道。

    月亮一点点隐入了云层,其散发的光芒也变得如同是隔着一层黑纱一般,令此地的能见度一下子降低了不少。

    这时,湖面中的通道处终于出现了人影。先是一个黑影迈步从通道中走出。随后,又是一个看上去颇有些前凸后翘的黑影自通道中走出。在这两人走出来之后,那一通道也是闭合起来,重新被湖水覆盖填平。

    第一个走出来的黑影迈步走到湖边,抬起一对眸子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另一个明显是一个女子的黑影跟在第一个黑影之后,亦步亦趋的也是来到湖边,站于第一个黑影身后,颔首微低,一语不发,俨然一副仆人的模样。

    这时,空中明月终于从乌云中挣脱了出来,重新将银白色的光芒洒向大地。而仙临湖周围的萤火虫在看到没有任何危险之后也是小心翼翼的重新回到湖面之上,在那里飞舞起来。

    一时间,整个仙临湖再次明亮起来,借助着这些光亮,人们已经可以辨认出着两个黑影的相貌身份了。

    望着湖面上飞舞的萤火虫,第一个黑影有些失神,稍稍抬起了头,望着湖面上空飞舞的萤火虫,面色平静而眼神温和。随着他的抬头,湖面上的光线也是照射过来,露出了一张肤色苍白,面容中上的青年面孔。这青年有一只眼瞳为紫金色,在光芒的照射下有些反光,看上去颇有些怪异。这青年,自然便是夜锋。

    之前他因为改修阴阳剑道这一功法心决而导致修为暂时下降到了七炼元婴期。为了将修为重新提升上来,夜锋足足花去了五个年头的苦修!不过,这五个年头的苦修,却也是让夜锋完完全全熟悉了九炼元婴期灵力的运行方式以及一些过去他不曾来得及修习的元婴期神通。

    其中最为重要的,还是在五个年头中夜锋成功习得并可以施展戮地剑以及天火拳这两个招式。不过,这两招虽然威力强大但耗费的灵力却也不是盖的。仅仅是催动了一下戮地剑,夜锋差不多消耗了近十分之一的灵力!

    而若仅仅利用灵力催动天火拳的话虽然威力小了一些,但消耗的灵力却是减弱到了近二十分之一灵力的程度。但若是夜锋动用九幽冰焰来催动天火拳,那天火拳的威力可以说是比之戮地剑都要更强一些,但消耗的灵力却也与戮地剑也差不多了!

    因此,在掌握了这两个招式之后,夜锋便将其当做了杀手锏,轻易不会动用。

    “主人?”此时,一直站在夜锋身后的女性黑影见夜锋迟迟不见动作,不由得有些疑惑的开口问了一声。这女性黑影,便是当日被困于剑冢内的那名兽王宗女子。也不知这五年中在剑冢内发生了什么。此刻听着女子的语气,俨然与夜锋已经成了主仆关系。

    夜锋没有说话,仍然定定看着湖面上飞舞的萤火虫,不知在想些什么。

    “主人?”

    女子无奈,只得再次出声道。

    “啊,抱歉,刚才在想一些其他的事情。”夜锋终于回神,他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中的柔情已经不见,剩下的只有如同死水一般的平静。

    转过身望着兽王宗女子,夜锋揉揉鼻子说道:“孟道友可是有话想对夜某说?”

    五年的时间,夜锋早已知晓这女子的性命。叫做孟瑶。

    孟瑶踌躇了一下,然后才开口说道:“主人当年在剑冢内见到奄奄一息的奴家没有乘人之危而是将奴家救起更是将珍贵的灵药与那澜云虎的尸体相赠。按理说奴家就是以死相报也不为过,但是在离开剑冢之后奴家却还是想要返回兽王宗。毕竟对于奴家来说,那里才是奴家的家。虽然奴家知道这个请求很过分,但还是希望主人能够准许奴家返回兽王宗。他日奴家必会报答主人。”

    夜锋楞了一下,看了一眼有些慌张的孟瑶,然后揉揉鼻子,笑道:“我一开始救你就只是因为一时兴起,可从来没有说过要你报答于我,一直是你强行称呼我为主人的。我何时限制过你的自由?若你想要返回兽王宗,那自然可以随时离开。”

    听到夜锋如此说,孟瑶眨了眨眼,有些不敢相信。过了一会儿,她才有些迟疑的问道:“主人就不怕奴家会在回到兽王宗后泄露主人的秘密吗?”

    “你会吗?”夜锋反问,然后在孟瑶的一时语塞中继续道:“既然我说了你随时都可以离开,便代表我并不害怕你会做出泄密这种事情。”

    “可是……”孟瑶迟疑,望着夜锋还是有些不安。

    “直接放你离开你也会心中不安。既然如此,我希望你在回到兽王宗之后可以将兽王宗这潭水搅浑,让兽王宗暂时将视线从我身上移开。”看着孟瑶的样子,夜锋叹了口气,突然说道。

    “是。梦瑶一定会完成主人交给孟瑶的任务!”听到夜锋的话语,孟瑶终于相信夜锋没有骗她。一时间,她有些兴奋地保证到。

    “好了,既然如此,你便早点返回兽王宗吧。只有你早点将兽王宗这潭水搅浑,我身上的压力才能早点减小一些。”夜锋说道。说完后他便御剑飞天,直接离开了这里。

    在夜锋之后,孟瑶也是从怀中取出一张锦帕,催动灵力让锦帕载着自己向着兽王宗的方向飞去。

    夜锋没有想到的,他本是随口一说,心中并没有报过什么期望。而孟瑶竟然真的听从他的意思使用各种手段将兽王宗的视线真的从夜锋身上移开了!当然,这一切都是后话了,这里也就不多做赘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