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相互提防的相互合作
    ,精彩小说免费!

    剑荡山,万千禁制之中。

    “喂,这是第多少个禁制了?”澜云虎坐在一块大石之上,望着不远处努力破解禁制的林嵩,有些兴致萧索的开口问道。

    “不知道。”林嵩头都没抬,直接开口,说道:“你进入这禁制,向左疾走三步,然后迅速停下。然后过个三个呼吸的时间再向前方疾冲。记住,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尽全力向前冲!”

    “啧,又要我进入禁制给你破解禁制做实验么?这破山上的禁制怎么这么强,那小子看上去修为也不高,怎么就跑到咱们前面去了呢?”澜云虎不情不愿的从大石上站起身来,一边嘟囔着,一边向着林嵩身前的禁制走去。

    随着澜云虎的走动,他身上一些刀劈斧凿,烟熏火燎的伤痕也是显露了出来,看上去颇为惊心动魄。

    “你就不能把你身上这些伤疤治一治么?一直这么留着,你就不嫌影响施展术法吗?”林嵩皱了皱眉头,冲澜云虎说道。对于澜云虎仍凭伤势留在身上的样子,林嵩这一路上都颇有微词,认为和澜云虎走在一起拉低了自己的层次。

    “老子乐意,你管我啊。这一路上每破除一处禁制只要衣服受损你都要立马换上一身,你数过你一共换了多少身衣服了吗?要不是知道你的确是林嵩林大宗主的一具法身,相当于本人在此,我都要怀疑你这具法身是不是一个娘们伪装出来想要浑水摸鱼了。”澜云虎哼了哼,毫不留情的冲林嵩讽刺道。

    “至少比你这衣不遮体跟个未开化的野人一样的样子好!”林嵩冷冷说道,对澜云虎暗讽自己的举动像个娘们有些不爽。

    “老子本来就是妖修,什么时候是你们人族的了?”澜云虎深吸一口气,一边运功为进入禁制做准备一边不停地嘲讽林嵩:“再说了,老子留下这些伤疤,可是为了能够让老子记住那小子让老子吃了多少苦头。等抓到了那小子后,老子一定会将在这里吃的苦头原封不动的还给那小子!”

    “随你乐意。只要不影响我破解禁制的速度便好。”林嵩最后说道,结束了这番对话。

    其实,这一路上两人像这样的对话也不知进行了多少次了。这种行为放在外界根本就是不可想象的。实在是一路上两人不停的用以身试险这种笨办法来破解禁制太过憋屈了一点,若是再不像这般偶尔斗斗嘴出出气发泄一下,那两人简直都要憋屈出毛病了!

    随着澜云虎一步一步走入禁制之中,林嵩的表情也是渐渐严肃了起来。他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禁制,连禁制发生的一丝改变都不敢放过。毕竟林嵩在禁制一道上的造诣也不是多么高深,要不是还有个澜云虎能为他以身涉险帮助触动禁制的种种变化,单凭他这一具五炼元婴期的法身,要破解剑荡山上所有的禁制简直是白日做梦!

    “嗷,啊!林嵩我日你仙人板板!”

    没过几个呼吸,禁制中便传来了澜云虎暴躁至极的吼叫声。不难听出,这吼叫声中还隐隐带有一丝惊恐。显然这禁制中的变化令澜云虎吃了个不小的苦头。

    “这劫天真人不亏是曾飞升仙域的一代大能。即使如今仅剩一丝残魂,却也留下了如此恐怖的禁制!”对于澜云虎的咒骂声,林嵩充耳不闻,他望着眼前不断变化的禁制,一边啧啧称奇一边努力寻找破解这一禁制的方法。

    大约过去了半柱香的时间,林嵩才开始着手破解这一禁制。

    又是半柱香的时间,在林嵩的努力下,这一禁制才在他和澜云虎的里应外合之下破解开来,露出了浑身伤痕直喘粗气的澜云虎。此刻,澜云虎左臂上已经有一大块血肉不翼而飞看上去颇为狼狈。

    心有余悸地看了看脚下路面,澜云虎吐了一口唾沫,抬头望着林嵩,恶狠狠的问道:“姓林的,你是不是故意拖这么久好借机除掉老子?”

    “我要想除掉你,早就在之前动手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再说了,你我之间不是立下了誓言么?我还没有不明智到冒着触犯誓言的后果要除掉你。”林嵩淡淡说道,抬手擦了擦额头汗珠,语气平静,一副早已习惯的样子。

    由不得林嵩不习惯,这一路上类似这样的话澜云虎都不知说过多少次了。不过他也知道,这不过是澜云虎指桑骂槐冲着那已经被破去的禁制发泄的一种方式罢了,却也不是在故意针对他。

    听到林嵩如此说了,澜云虎张了张嘴,悻悻道:“每次都是这么一段话,你也不嫌无聊。让我调息一会儿,然后咱们再继续。今天一定要通过这个鬼地方!”

    “随你。”林嵩颔首。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两块灵石被握在其中,已经是微微闭上双目调息起来。他嘴唇嗡动,说道:“毕竟接下来破解禁制还需要你帮忙。”

    “知道了,知道了。快调你的息去吧。”

    说罢,澜云虎向口中扔了两粒丹药,从怀中掏出两块灵石握在手中也是微微闭上了双目,开始调息起来。

    若是足够细心的话,倒也不难发现,两人脚下皆是有一个直径三、四米左右的乳白色圆圈,在一闪一闪。这是一件寻常灵宝,是不少宗门里的修真者最常用的手段之一,作用是若有人接近圆圈的话便会自动示警,令圆圈内的修士提前有个防备。

    显然,虽然双方都立下过誓言,但即使是在调息,这两人也是相互提防,相互间都害怕对方会趁机出手。

    大约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两人同时睁开了眼睛。他们四目相对,同时扔下手中已经成为废石的灵石,各自收起地面上的圆圈灵宝,心照不宣的说了一声:“调息好了?那便继续吧。”

    话音落下,两人都是心照不宣的笑了笑,然后一同沿着剑荡山上的小路向着下一处禁制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