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倒霉的两人
    ,精彩小说免费!

    夜锋沉下心神,每破解一处禁制后都会呆上许久研究禁制旁的黑色山石。在有了之前那三个月的基础之后,夜锋对于研究这些黑色山石的速度可谓是一日千里,前前后后,被他研究透彻的黑色山石加起来已经有一座小山丘那么多了。当然,每破解一处禁制,夜锋都会凭借自己的理解将禁制旁的黑色山石的顺序在不破坏禁制的前提下进行一些改进。

    一开始夜锋还会在一时大意的情况下不小心破坏掉禁制。但随着改进黑色山石顺序的次数增加,夜锋越来越驾轻就熟,一路上已经成功改进了不少禁制,使得它们的威力比之一开始更上一层楼。若说之前的禁制是龙潭虎穴,澜云虎他们需要耗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强行破开,那现在的禁制,就是死亡绝地,澜云虎他们不脱掉一层皮都休想通过!

    攀登剑荡山的这些日子,随着见到禁制的数量增加,夜锋在禁制一道上的眼界也是有了提高,对于禁制的理解更是隐隐的超出了禁制百解这本书籍,开始有了自己的理解。

    如今在破解禁制时,虽然按照禁制百解一书按部就班也能解开,但夜锋更多的却是开始在自己思考,思索如何动用其它方法来破解禁制。有时候,仅仅一处禁制,夜锋便能够推演计算出四五种全新的方法。这些方法中虽然也有一些并不适用,但却也让夜锋获益良多。

    如此一来,虽然夜锋速度是慢了下来,但其在禁制一道的造诣上,却是飞速增长!

    此刻,夜锋盘坐在道路旁的一块巨大黑色山石上,盯着前方不远处道路上笼罩着的云雾,一语不发。他自然可以看出这云雾是一种幻境禁制的外显形势。若是想要将其破解,夜锋少说也有五六种方法。但如今,夜锋却是在思索如何在不动摇这道禁制的根本的情况下布下其它禁制以增强其杀敌能力。

    早在两天前,夜锋便盘坐此地,思索方法。无数种禁制从他脑海中浮现却又被迅速否决。只见他不时拿出一枚玉简,在其上写写画画。经过这两天的思索,夜锋心中已经有了大体的方向。

    只见他右手一抬,唤出草阳剑轻轻敲击剑体,唤出一道霸劫荒雷悬浮在面前。随后,夜锋心神进入芥子袋内,从天干地支处要来一缕能够使天干地支隐于虚空的天宇石气息。

    望着面前的两物,夜锋抬手敲击,屡屡灵力如丝线般自他指尖淌出搭在霸劫荒雷之上。随后,夜锋手指连动,带动的霸劫荒雷如同面团一般被揉弄成各种形状。在将霸劫荒雷揉弄成了一个近乎于碗的形状之后,夜锋才抬起左手,释放灵力将空中那缕天宇石气息引了过来置于霸劫荒雷下方。

    只见夜锋右手向下一划,一指那缕天宇石气息。顿时,碗状的霸劫荒雷下方开了一个小口,其内的霸劫荒雷如同液体一般,顺着小口一点点流出,浸入到天宇石之中。最后,连那化作碗状的霸劫荒雷都是一点点融化,变作液体浸入天宇石之中。

    随着霸劫荒雷完全浸入到天宇石之中,其色彩也是发生了变化。原本黑紫色的霸劫荒雷变成了灰蒙蒙半透明的样子,就连霸道的气息,也是收敛起来,无法被感知到。

    拖着这团灰蒙蒙半透明的物质,夜锋冷冷一笑,一挥手,将其甩散,使之如同雨丝一般落入云雾禁制之中潜伏了下来。

    完善改进了云雾禁制,夜锋冷笑一声,从那里跨过,继续一边研究道路旁的黑色山石一边向着剑荡山峰顶冲刺。

    此时此刻,在距离剑荡山半山腰尚有一段距离的一处道路前。澜云虎黑着脸,一脸不耐烦的看着林嵩,时不时催促,说道:“你快一点啊,都在这里磨蹭大半个时辰了。你还想不想通过这一层前往下一关以赢取这处神秘空间的所有权?”

    “像你这种门外汉也就只会说这种一点作用都没有的废话了。如果你嫌我速度慢,那大可以像之前那样大摇大摆的一路硬闯过去!”林嵩抬头瞥了一眼澜云虎,毫不客气地说道。

    “你……”澜云虎一怒,就要发作。但下一瞬,他便深深吸气,强压火气说道:“我知道你不想让我得到这处空间,但也用不着这般拖延时间吧。若是短时间内你真的无法将其破开,那就按一开始说的,由你提出方针,我来实行。以此寻找得到破除禁制的方法。”

    “呵,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林嵩心中暗笑一声,面上装作一本正经地叹了口气,说道:“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你上前两步,左行三步,然后前行一步,再右行两步。之后停下,由我来观察推演这道禁制的变化。”

    “希望你能推演出来。”澜云虎暗暗不满道。他磨了磨牙,然后不情不愿的走入禁制中,按照林嵩的话语前进。只是走了几步,禁制便发生了变化。路面一时间变作沼泽,拖着澜云虎的身子向下陷去!

    察觉到这一变化,澜云虎眼珠一转,哈哈大笑,直接扬手,说道:“一切正常。你也进来吧,如此才能更好地推演。”

    听到澜云虎的声音,林嵩不疑有他,也是迈步进入禁制。按照自己所说的前进。

    没有意外,林嵩自然也是深深陷入由路面化作的沼泽中,身子不断下沉。

    “这便是你说的一切正常?”林嵩冷喝道,语气不善。

    “呵呵。”澜云虎冷笑,说道:“我信不过你。天知道你会不会在这禁制中使绊子让我受伤以此来除掉我。对于你这种人来说,使用阴谋诡计可是家常便饭了吧?古人云: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还是和我有难同当好一点。”

    “被看出来了么?”林嵩心中一沉,双目微眯。就在刚才,他的确是起了这个心思。没想到澜云虎反应如此之快,竟也使用阴谋,将他骗入这里与其处于同一境地之下。

    林嵩到底是一宗之主。很快他便想好了措辞,说道:“既然你如此说,那我也不想说什么了。这一禁制我可以破除。但是,破除这一禁制之后,我要你与我立誓不在这一关内相互算计。若是不能做到,那么你便自己去破解这些禁制吧。”

    “哈哈,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怎么可能算计你嘛。你想要我立誓,那行,等破除了这一禁制,我一定立。”澜云虎大笑,说道。一点也看不出刚才冷笑谈吐的样子。

    “哼!”

    林嵩冷哼一声,望了一眼身边,直接迈步,沿着一种略显怪异的步伐来来回回曲曲折折的穿行在禁制中。一时间,有无数道灵气虚影出现,充斥在禁制中。在他的步伐下,路面竟一点点凝实起来,不再如同沼泽一般拖着他们下沉。

    “这家伙,一开始果然没安好心。幸亏我留了一手。”澜云虎冷眼看着林嵩的举动,心中暗道。

    在灵气虚影即将塞满整个禁制之时,林嵩突然低喝一声。顿时,所有灵气虚影纷纷破灭,显露出林嵩的身影。同时,禁制内传来轻响,已经是被林嵩破除掉了!

    “走吧。”林嵩冷声说道,收回目光,身子快速向前走去。

    然而,就在他刚刚踏出禁制,心神最为松懈之时,地面上突然爆出苍蓝色光芒。点点火星快速汇聚,化作火焰。一团火焰出现,瞬间引动了多团,一时间,林嵩四周,尽皆是些苍蓝色火焰。这些火焰一个收缩,眼看下一秒便要炸开。

    “灵气化盾,御!”

    林嵩双目一缩,几乎是下意识的双手掐诀,疾呼出声。

    轰!

    火焰爆开,一团蘑菇云冉冉升起,地面上的花草被吹得连根拔起,林嵩所处之处,直接出现了一个大坑,彰显着这一场爆炸的威力。

    烟尘散去,露出林嵩的身影。只见他半跪在坑底,身前一块由灵气组成的盾牌上坑坑洼洼,到处都是小洞。尤其是灵气盾牌的上半部分,直接不翼而飞,被炸了个粉碎。

    最为紧靠林嵩的地方,有一面玉碟悬浮。正是有了它的存在,林嵩才能在如此近距离的爆炸下活下来。不过虽然林嵩活下来了,但他的那面玉碟,却是裂痕密布,已经是废掉了。

    扔掉废掉了的玉碟,林嵩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他黑着脸从身上摸出好几粒丹药,看也不看直接吞下。炼化了药力之后林嵩便将目光移到澜云虎身上,目光闪动。

    “不是我干的。要通过这一关需要你在禁制一道上的造诣。我还没有目光短浅到在这个时候对你出手。”见到林嵩看着自己,澜云虎连忙撇清关系。

    听了澜云虎的话语,林嵩微微皱眉。就像澜云虎说的,他完全没有出手针对自己的理由。

    “如此一来,”林嵩抬头望向剑荡山高处,杀意盎然说道:“只有那个先进入这一关的小子拥有步下这一阴损禁制的可能了。”

    说完后,林嵩没有多说什么,与澜云虎立下不得相互算计的誓言后便直接踏上下一个禁制。

    随着不断破解禁制,林嵩心中的怒火越来越盛。每一次在破解这些禁制的时候,林嵩都要分出相当大的一部分心神来注意有没有被夜锋额外添加进来的禁制。

    有时候,他明明已经破除路面上的禁制了,但却又莫名的开启了另一个禁制。有时候,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去破除禁制,却又发现那道禁制早已经被夜锋破掉,留下的仅仅是一个普通路面而已。

    一路走来,以林嵩的修为,都接连损失了不少珍贵灵宝来保命。若不是顾及身份,他早已经破口大骂了。到后来,林嵩都不得不让澜云虎打头阵,由他来试探夜锋是否还留下了什么阴损禁制。

    一路走来,亲眼看到这些夜锋布下的禁制,澜云虎都有些心神发颤,对夜锋在禁制一道上的造诣忌惮起来。

    当然,忌惮归忌惮。这二人对夜锋的杀意却是一点没减,甚至随着破除禁制的数量增多,二人的杀意不住增加,恨不得直接出现在对方面前将其生生撕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