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湖底玉佩(大章)
    ,精彩小说免费!

    不断催动灵力在空中急速飞行,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夜锋便远远地可以看到草阳郡的轮廓了。这时,从夜锋后方的天边,有一道灰光突然出现迅速钻入到了夜锋的丹田之中。

    夜锋没有抵抗,一副早已知晓这灰光会回来的模样,任凭其钻入自己丹田在自己那两个黑白元婴之上悬浮。

    在灰光钻入自己丹田的同时,劫天仙君的声音也是响了起来。不难听出此时他的声音显得有些虚弱,显然出现在外界以一己之力震慑住林嵩、澜云虎以及兽王宗女子三人对他也是一种不小的负担。无论劫天仙君曾经有多强,现在的他毕竟只是一道本命剑气而已。

    “小子,你速度再快点,后面那三个家伙中除了那个女子,其他两个可都不是易于之辈。现在我突然消失,他们肯定会在第一时间追上来的。若是真的被他们追上来,那我可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是么?”夜锋随口应答,他早便猜到这一结果了。

    见到夜锋回答得有些不冷不淡,劫天仙君有些不满,出声道:“夜小子,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我现在只是一道本命剑气,他们对我做不了什么,而你的话……”

    不等劫天仙君说完,夜锋便开口打断,说道:“会被他们杀掉,不会有第二种结果。”

    “那你还不赶紧将速度提上来啊!”劫天仙君叫道,话语中多少有点对夜锋态度的不满。

    “如果你所说的找到那枚玉佩便可以解除我现在面临的危机是真的话,那么在林嵩他们追到这边的这段时间内便足够我寻到玉佩了。如果你说的是假的话,那我还不如稍稍减缓一点速度以便于多恢复一点灵力好方便一会被他们追上之后的跑路。”夜锋回答,语气显得极为理智冷静,仿佛被追杀的人不是他一般。

    “合着夜小子你一直没完全相信我啊!”被噎了一下之后,劫天仙君怪叫,发声道:“骗了你小子对我有什么好处,我是吃饱了撑的啊!”

    “到了。”突然,夜锋开口说道。随后他便一个猛子扎进下方的湖泊中,不再搭理不断在自己脑海中发表者不满的劫天仙君。

    神识散开,瞬间便将这面并不大的湖泊全部笼罩了进去。然而,明明神识已经遍及了湖泊的各个角落,夜锋却仍旧未发现当年自己遗失在这面湖泊中的那枚玉佩的任何踪迹!

    再次细心搜寻了一遍湖泊,确定自己没有任何遗漏,夜锋的脸色不禁有些难看。他皱眉想了想,在脑海中问道:“你说的到底靠谱不?那枚玉佩不会是被谁无意中发现取走了?”

    “你不是不相信我么?问我干什么?”很快劫天仙君便有了回应。显然,作为祖师被一个自己的后辈弟子说不相信自己,这件事使得劫天仙君心中很是不满。

    “如果你一开始在剑门被那三个宗门灭掉的时候或我被林嵩他们追杀时就出现而不是在那里冷眼旁观的话我早就相信你了。但是你却没有。如果是你,你会相信这样一个祖师吗?”夜锋回答,话语中带着一丝怨气,一下子戳中了劫天仙君的软肋。

    “我那不是为了测试一下你的战斗天赋以及被强敌围困时有没有足够的智慧来脱困嘛。最后我还不是现身帮你拖延了那三个家伙不少时间嘛。”劫天仙君楞了一下,然后讪讪说道。虽然仍有些嘴硬,但不难听出劫天仙君也感觉自己做的有些不地道,一时间有些理亏,声音都小了一些。

    “所以我现在问你玉佩在那里就代表我还愿意去相信你。”夜锋说道,给了劫天仙君一个台阶下。

    “好吧,现在形势危急,我就省去让你一寸一寸慢慢寻找玉佩这一步骤吧。”劫天仙君小声嘟囔。他这句话与其是在对夜锋说明,倒不如说是在说服自己。

    说完后,劫天仙君又从夜锋丹田中跳出,变作自身本来模样对湖泊底一处被厚厚淤泥覆盖,与其它地方没有任何不同的淤泥地勾了勾手指。

    顿时,那里的淤泥纷纷四散而开,露出了其中埋藏着的一枚大约小孩子手掌大小的玉佩。这枚玉佩被雕刻成了一枚长剑的形状,剑柄末端有一个小小的凹槽,犹如露珠大小。

    在被劫天仙君施法召出的瞬间,剑形玉佩便散发出了光泽。在这昏暗的湖底,剑形玉佩如同一个微型太阳一般,瞬间照亮了湖底方圆三丈的范围。剑形玉佩散发出的光泽明亮却不耀眼,若是有人待在湖泊上方,那必然可以看到湖底的这一奇观。

    看着剑形玉佩,夜锋皱了皱眉,这枚玉佩的外形与他记忆中遗失在湖泊中的玉佩完全没有任何的一点相像之处。若不是玉佩上还若有若无的有一丝已经被湖水冲刷得极为薄弱的自己的气息,夜锋完全不敢相信这就是曾经那枚伴随他度过了整个凡人生活的玉佩!

    “这是当年的那枚玉佩?”最后,夜锋还是忍不住发问了。

    “是不是和你记忆中的模样不一样?”劫天仙君道,“如果它之前就是这个样子,你以为就凭你那个修真者吹一口气就能轻易毁灭的凡人家族可以将它得到并制成玉佩挂在你脖子上让你挂了十几年?”

    “你在这枚玉佩上使了障眼法?”夜锋问道。

    “差不多吧。”正说着,劫天仙君突然脸色一变,冲着夜锋催促道:“关于这枚玉佩的来历我以后再慢慢告诉你。现在快点炼化掉这枚玉佩,后面那三个家伙要追上来了!”

    似乎是为了响应劫天仙君这句话,他话音刚一落下,数百里的高空中便出现了林嵩三人的身影。那元婴期的气息,哪怕夜锋待在了湖底也是能清楚的感应到!

    站在林嵩身边,澜云虎磨了磨牙,扭头冲林嵩问道:“刚才那个真的是劫天真人吗?他不是早就飞升仙域了吗?怎么还会出现在我们面前?”

    “呵呵……”林嵩笑了,看起来很是风轻云淡。不过,他眼中的热切却是出卖了他的真实想法。

    林嵩摸了摸下巴,说道:“谁知道呢。不过,等我们抓住那小子,自然可以从他身上得到那道可以化作劫天真人模样的灰色剑气。若那真的是劫天真人,或者说只要那道灰色剑气和劫天真人有千分之一的联系,对我们来说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足够我们以及宗门享用了。别忘了在劫天真人还未飞升仙域的时候他创下的剑门的举世辉煌的情景。我想只要能够从那剑气中得到任何一门功法,都是足够我们的宗门实力上升一个台阶。”

    “哼哼,说得轻松。”澜云虎也并不像他表面上那般粗犷。相反,他心中也是精明至极。只见澜云虎冷笑两声,偏着头发问:“若是真的得到一门惊世功法,那那门功法是归于你的气灵宗还是归我所在的兽王宗?你也说了,只要得到一门功法,便足够我们各自的宗门实力上升一个台阶。除此之外,最重要的,那道灰色剑气又该归谁。若是归我兽王宗,你林嵩会心甘情愿么?”

    在他们身后,跟着的那名兽王宗女子,一开始也为林嵩所说的话语而浮想联翩,不仅幻想着自己宗门强盛起来的景象。但是,澜云虎的一席话却是令这女子一下子警醒了过来,看向林嵩的目光一下子变得充满戒备了起来。不过,她也是知道自己修为低微,插不上什么话,只得不断望着前方的澜云虎以及林嵩,一时间神色变幻不定。

    “当然不会。”林嵩微笑,坦然说出自己的想法。他知道在澜云虎面前撒谎也是没什么意义,所以直接将自己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

    顿了顿,林嵩便继续道:“所以说,从现在开始那小子便是我们的猎物了。谁先得到他谁便拥有独占灰色剑气的资格。”

    “若是我抓住了那小子,你不会出手抢夺?”澜云虎冷笑,没有第一时间同意林嵩所说的话。

    “我当然会抢夺。反过来你也可以来抢夺我。能不能保住那小子便看各自的本事大小了。”林嵩补充道。他看着澜云虎,黝黑的眸子如同两道深深的漩涡一般,看不出他心中所想。

    “哼!”澜云虎冷哼一声,从鼻子中喷出两道白色气雾,沉声道:“就按你说的办。希望你林嵩作为气灵宗的宗主,能够言而有信。”

    “那是自然。”林嵩笑着应答。

    澜云虎与林嵩两人在空中击了个掌。算是暂时达成一致了。当然,这两人心中到底有没有怀着别的想法,是不是心怀鬼胎,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两人的谈话,从始至终都没有夜锋从他们手中逃走这一可能性,如同夜锋已经是他们的囊中之物,所需要的只剩下利益分配了一般!

    湖底,看着落到自己手中的剑形玉佩,夜锋沉默了。

    感受着空中极速接近这里的林嵩三人的气息,劫天仙君急得跳脚,连连催促:“夜小子你还不抓紧时间炼化在这里搞什么幺蛾子?难不成你真的想被他们抓住啊!”

    “这个玉佩,”夜锋看着劫天仙君,稍稍犹豫了一下便问道:“要怎么炼化啊?”

    “把你的精血滴一滴在玉佩剑柄处的那个凹槽中!”劫天仙君简直快要被夜锋气的眼冒金星。他还以为夜锋迟迟不进行炼化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呢。一时间,他不由开口骂道:“你是猪吗?”

    “我还以为会和炼化其它物品有什么不同呢。”夜锋自言自语,直接挥剑划开胸口,从心脏处取了一滴精血滴入玉佩剑柄的凹槽中。

    这滴精血刚一滴到玉佩剑柄处的凹槽内,便完全充满了凹槽,犹如一颗血红色的宝石镶嵌在其上一般。一瞬间,这枚剑形玉佩犹如拥有了生命一般,散发出一股说不出的灵性。

    随着这滴精血渐渐融入玉佩,夜锋也是感觉到自己心神和这玉佩有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似乎只要自己心神一动便可以驱使这枚玉佩!

    夜锋没有忙着感知这枚玉佩有什么妙用。他盯着劫天仙君出声问道:“接下来我应该怎么做?”

    时间紧迫,劫天仙君也没有开玩笑的心情,一听夜锋的问题便立刻回答道:“你跟着我念,不要念错。”

    说罢,劫天仙君便开口,嘴唇嗡动,快速而精确的说出一连串如同诗词一般的咒语。

    “黄尘散漫风萧索,

    预入剑冢寻一器。

    无尽混沌化一剑,

    剑气纵横震寰宇。

    他日持剑出剑冢,

    斩尽宵小勿回头!”

    等待夜锋跟着念完,劫天仙君便是将一道戮天剑气打入了剑形玉佩。戮天剑气如同一个催化剂一般,随着它的进入,玉佩开始变得隐隐有些透明,透过玉佩可以看到一片插满了各式各样不同种类长剑的荒凉大地。这一刻,这枚玉佩宛如连接着另一个世界!随后,劫天仙君双目一瞪,轻喝一声,咄道:“剑冢,开!”

    伴随着劫天仙君的声音,剑形玉佩突然寒光大作,一道道肉眼可见的凌厉剑气从玉佩中发散出来,在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内交织汇集化作了一道仅容一人通过的剑气门户。

    在剑气门户出现的瞬间,一道冲天剑气破湖而出,在湖泊之上化作了一柄巨大的青锋!

    望见这青锋,林嵩以及澜云虎齐齐瞳孔一缩,惊呼一声:“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还有如此际遇!”

    惊呼完这两人便齐齐一个提速,连同着那名兽王宗女子,三人如同三道流光一般瞬间便扑向了青锋剑尖直指着的那处湖泊,平静的湖面被瞬间打破,仅仅三个呼吸不到的时间,三人便破开湖面冲进了湖泊之中。

    然而,湖泊中却是完全没有夜锋的身影。仅仅只剩下那道剑气门户,在缓慢的愈合。看其趋势,再过大约半柱香的时间,这剑气门户便可以完全愈合,从湖底消失踪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