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出手医治(二)
    ,精彩小说免费!

    “可以,我试一试。”夜锋点头同意,然后他道:“你伸出手让我看看脉象。”

    虽然夜锋身为三炼元婴期修士,只需用神识扫视老者一遍即可知晓他身体有何问题,但既然现在他伪装成了一名凡人,那该做的样子还是应该做一做的。

    “小白脸你还是别看了,就凭你能看出个什么来!别一会丢了人还说我们欺负你。”

    这时,张二狗的声音突然传来,他看着夜锋,无不嘲讽地说道。

    “张二狗你闭嘴!”

    李管家突然开口,一边将手伸给夜锋一边狠狠瞪了一眼张二狗。

    看得出来这李管家在这群武者中还是很有分量的。被他一瞪,那张二狗便讪讪的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多说什么。

    假模假样的将手指放在那李管家手腕上装出一副听人脉象的样子,过了一会夜锋收回手指,看着李管家开口说道:“你身体并没有什么疾病。”

    “看吧,我就说这小白脸是个只会装模做样的家伙。像这种屁话老子都能装装样子然后再说出来。依我看这种沽名钓誉的小白脸就应该直接乱棒打死免得再去祸害别人。”夜锋话音刚落,那张二狗便迫不及待叫了起来,他看着夜锋,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唉,小哥,你还是离开吧。这马车你就不用上去了。”李管家也是叹了口气,虽然没有制止张二狗的话语,但也透露出了赶人的意思。可以听得出,这李管家的语气中分明有些失望。

    “我话还没说完呢。”夜锋瞥了一眼张二狗,然后看着李管家继续说道:“你的身体的确没有什么大问题。不过你曾经因为练武过度以至于伤到了肺叶。若是我没猜错,你每当吞咽食物或是剧烈呼吸时肺部都会剧烈疼痛。不仅如此,你右手食指似乎也曾骨折过。虽然如今已经愈合,但每当阴雨天你的食指都会隐隐作疼吧。”

    “小白脸你装什么装,是不是赵老大刚才和你谈话时悄悄告诉过你李管家右手食指骨折过?你在这装什么装!还整出个练功过度以至于伤到肺叶?我呸!我张二狗就没听过什么功夫能伤到人肺叶!”一听夜锋说完,张二狗便迫不及待的出言嘲讽。

    “张二狗你要是再给我在这乱嚼舌根,那你就滚出我这车队!”李管家阴沉着脸,突然开口,直接训斥张二狗。

    说完,他看着夜锋,有些震惊的从马车上走下,一手扶着车轮,有些惊叹的问道:“小哥你是如何知晓老夫曾经练功过度伤到了肺叶的?这个秘密老夫可是谁都没有告知过啊!”

    夜锋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李管家的问题。而李管家也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赔罪道:“也是,是我唐突了。看出我身体的这一问题自有小友的过人之处。在这里我向小友赔罪了。”不知不觉中,李管家对夜锋的称呼已经从小哥变作了小友。他的自称也是从老夫变作了我。

    “呵呵,无妨。”夜锋笑着摆了摆手,出声道:“不知现在我可否登车诊治那车内的病患?”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李管家连连点头。接着他又问道:“不知小友可有什么办法医治我这肺叶受伤的毛病啊?实不相瞒,这一毛病困扰我多年,一直是我的一块心病啊。”

    “并不是什么大毛病,我随身便带有可以治疗你这一病痛的草药。”夜锋笑道,从背上取下书篓,将手伸进去装模作样的一番翻找。

    随后,他从之前变卖后还剩余的草药中取出一些,体内灵力一动,在这些草药上盘旋一圈后收回。

    接着夜锋将这些草药递给李管家,开口说道:“分三次与水一同吞服,一天一次,三天过后你这一病痛便可去除。”

    李管家接过草药,连忙点头,冲着赵乾使了个眼色。赵乾心领神会,取来一个布袋将这些草药装起来又递给了李管家。

    “那小白脸你看看我身上有什么疾病。”突然,一旁的张二狗出声,看向夜锋的表情很是不善。

    “你只是嘴贱,找根针把嘴缝上就行了。”夜锋瞥了一眼张二狗,冷冷出声说道。对于懒得与此人较真,但这也不代表夜锋就会对这种人笑脸相向。

    说罢,夜锋迈步,向着马车上走去。这一次,李管家没有再阻拦夜锋而是侧了侧身子,好让夜锋能够登上马车。

    走上马车,夜锋正要掀开马车上的帘帐进入时一声略带一些虚弱的声音突然响起。

    “不要进来,就这么看吧。”

    夜锋一愣,然后便想起马车中那名患病的妙龄女子是蜷缩在棉被中不着片缕,若是自己真的走进去进行诊治倒有些不妥。

    不知为何,听了这声音后夜锋脑海中再一次浮现出了之前他动用神识时看到的香艳一幕。一想到刚才自己看到的娇躯主人便与自己仅有一帘之隔,夜锋便有些尴尬,有些做贼心虚。

    摸了摸鼻子夜锋干咳了一声,声音有些怪异地说道:“把手伸出来。”

    马车中的女子犹豫了一下,然后从车帘后伸出一只玉手。夜锋捏住手腕,便要继续装作听人脉象。刚一捏住车内女子的手腕,夜锋便是眉头一皱。这马车中女子的体温竟然奇高,夜锋摸上去只感觉像是摸到了一块烧红的炭上一般!

    再次咳了一声,夜锋直接展开神识,越过车帘直接渗透进女子体内。这一次夜锋心中只是想着搞清楚女子体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在神识扫过女子酮体时倒是没有怎么尴尬。

    神识一扫,夜锋便是心中一惊。这女子血液范青,有一股青气与她血液纠缠在一起,显然是中了什么毒素!而且这毒素并不是什么凡间产物,分明是修真者才会拥有的一种上不得台面的慢性毒剂。一时间夜锋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依靠自己连续用灵力将这毒素逼出女子体外。

    “好,好了么?”

    被抓着玉手如此之久,车内女子已经是娇羞至极,就连裸露在外的肌肤都是有些泛红了。她见夜锋许久不说话,不由得出声问道。

    “好,好了。”夜锋回过神,连忙松手道。

    说完,夜锋沉吟了一下,回头对李管家说道:“这应该是中了某种毒素的结果。仅仅依靠我这里的药草效果并不见得能够完全祛除这种毒素,必须配合我自己所独有的一些手法助药力快速扩散。若是顺利的话,过个五到七天便可以将毒素完全祛除。”

    李管家看了夜锋一会。以他的性子,若是一般人说出这种话,早就出手将其轰走了。但夜锋却是一眼看出自己身体的病痛还给予了自己相应的药草,自己倒是也不好怀疑夜锋说的话是真是假。

    思考了一会,李管家开口道:“既然小友你去往皇城,那不妨与我们同路,也好方便小友诊治我家小姐……的丫鬟。”

    中间李管家顿了一下,差点没说漏嘴。

    夜锋脸色不变,他早就对自己在诊治的人身份是什么心知肚明了,倒也没有戳破。

    “我要去的是草阳郡,不过倒也顺路,我便借你们车队的便利走上一走,同时帮你家小姐的丫鬟祛除所中毒素。”夜锋笑着回答,向李管家要了一匹马便坐在马上与车队一同向着草阳郡的方向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