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出手医治(一)
    ,精彩小说免费!

    抬头看着渐渐远去的车队,夜锋悄然释放出了一缕神识。毕竟,他对那中年汉子所说的“要事”心中也是存了一点好奇,想要知道什么样的要事需要这么多在凡人眼中已经是顶尖高手的武者来护送。

    神识悄无声息的探出,瞬间便渗透进了车队中的马车内。刚一渗透进去,夜锋便是脸色一红,如同遇到了蛇蝎一般忙不迭的收回神识,站在路边咳嗽了起来。

    在他的神识之中,那马车内的景象是一览无余。车内有两名妙龄女子,其中一名似乎是身患重病,整个人都蜷缩在一起,身上盖有厚厚一层棉被。在这女子旁边,另有一名丫鬟打扮的女子,跪坐在她身边为其更换敷于额头的湿毛巾。

    在夜锋强大的神识之下,那一层棉被如同无物一般,神识瞬间便穿透了进去。令夜锋老脸一红的,棉被中的女子竟然没有穿任何衣服!在神识之下,夜锋几乎是将人家完完全全看了个精光!

    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夜锋如同做贼心虚一般左右看了看然后又咳了一声之后才继续迈步向前走去。不知怎么的,在向前行走的过程中,夜锋脑海里时不时总是浮现起刚才所看到的旖旎一幕……

    约莫前行了半个时辰之后,刚才的那一队车队又出现在了夜锋眼前。在马车周围,分布着数十名骑着高头大马的武者,在防备周围。距离马车最近的地方,刚才向夜锋道歉的中年汉子更是站在那里,手中拿着一柄阔刀四处扫视,并时不时与马车上的车夫搭话,像是在确认些什么……

    见到这车队,夜锋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后他摸了摸鼻子,干咳一声便绕道向着一旁走去。准备绕过这车队继续前行。

    就在夜锋已经绕了近一半的路程,即将从车队旁边绕过去之时,那一直扫视警戒四周的中年汉子突然双眸一亮,快步走了过来,将夜锋拦住。

    “有什么事么?”夜锋抬头看着这比自己高出一头的中年汉子淡定发问,一点也没有被突然阻拦住的意味。

    “小哥,你是读书人,读的书应该比我们这些大老粗要多,不知你是否曾过有关诊治偏病怪症这一类的书籍?”中年汉子抱拳问道,眼中蕴含有一丝期望。原本以他的性子根本不会去询问一个进京赶考的读书人有没有过医术这类弱智问题。实在是之前夜锋给他的印象太过深刻,而且马车上那位的病情突然加重令得他有些手足无措,一时病急乱投医。

    夜锋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说道:“看过一些,对于一些疑难杂症倒是略懂一些。”

    原本以夜锋的性子根本不会去管这种与他本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实在是之前他因为好奇而擅自探出神识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东西,因而打算去帮助马车内那位少女医治疾病以当做对刚才的赔礼。

    思索了一下,夜锋问道:“可是有人得病了?”

    其实中年汉子问出这番话时就有些后悔了,有些懊恼自己的擅作主张。在听到夜锋的问话之后,中年汉子摸了摸头,苦笑着说道:“马车上有个丫鬟突然发病了,这里离最近的一座城还有近半个月的日程,若是不予诊治绝对挺不到那个时候。我家小姐又舍不得将那丫鬟弃之不理。所以就停在了这里想办法。小哥你若是没有什么办法,那还是早些离去不耽误你的行程了。”

    中年汉子说完便挥了挥手,转身向着马车那边走去。

    夜锋看了那马车两眼便迈步跟上中年汉子的步伐,淡淡说道:“还没有看过病情,你怎么知晓我有没有办法。先让我见见你所说的那位患病丫鬟也不迟。”

    “这……”中年汉子扭头瞅了夜锋两眼,然后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对夜锋说道:“好吧,你给我来。希望你真的能有办法医治吧。”

    说罢,中年汉子便领着夜锋穿过一个个骑着高头大马的武者,向着马车走去。

    在路过其中的一名武者时,那武者突然开口,无不嘲讽的说:“老大,你今天是吃错什么东西了吧,怎么请来了这么一个小白脸?就他这身板,还治人呢,不被人治都不错了。”

    夜锋闻言,抬头看去,只见这出声的武者正是之前故意策马从他头顶越过故意羞辱自己的那人。

    淡淡扫了这人两眼,夜锋开口,很平静地说道:“就你这身板,肌肉怕是都长进脑子里了,哪天被人卖了都还傻呵呵的帮人家数钱呢。”

    夜锋的声音不大,却恰好能够让马车附近所有人都听到。他说的很是淡然,如同是在说着什么事实一般。

    一时间,整个车队的人都笑了。那驾车的马夫嘴角抽了抽,虽然碍于身份他没有大声笑出来,但他眼中分明也满是笑意。在马车中,也是先后传出了两声娇笑,随后声音的主人似乎是觉得不太妥当,一下子就没有了声音。

    “小白脸你说什么!”武者大吼,感觉大**份,有一种颜面扫地的感受。

    只见这武者吼完后便直接拿出马鞭,对着夜锋脸庞抽了过去。马鞭划过空气,带其咻咻的声音,只是这声音,便足以令得普通人头皮发麻双腿发软!

    以这武者的力气,这一马鞭若是砸到普通人身上,就是一个身材壮硕之人,也有可能直接被一马鞭抽死!显而易见,这武者是起了杀心了。

    “张二狗你他妈今天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是不是!”

    夜锋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似乎对那一马鞭完全不放在心上一般。而他身边的中年汉子却是突然发出一声怒吼,一把抓住了那武者抽过来的马鞭。然后他抬手向后一扯,竟直接将马鞭从那武者手中夺了过来,令得那武者一个趔趄,差点没摔下马去!

    “你今天给老子收敛一点!等回去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中年汉子冷哼一声,将手中马鞭一把摔在地上也不管那武者脸色难看,开口训斥道。

    说完,中年汉子看也不看那被称为张二狗的武者,带着夜锋向着马车走去。

    跟在中年汉子身后到了马车旁,夜锋便要迈步走上马车。

    “你想干什么!”

    那驾车的车夫突然抬头,看向夜锋,冷冷问道。

    “你们找我来为你们的人诊治疾病,现在你却问我想干什么。刚才他与我的一番谈话难道你没有听到吗?”夜锋指了指身旁的中年汉子,看着车夫的眸子平静回答道。

    “你一个读书人,便是读过几本医书,又能有多少行医资本,若只是纸上谈兵,那岂不是误人误己?”车夫回道,眼中有精芒闪过。他扭头对中年汉子说道:“赵乾,这次你有些昏了头了。”

    “抱歉,李管家。”中年汉子尴尬的冲被叫做李管家的车夫抱了抱拳,然后他扭头苦笑着对夜锋说道:“那个,小哥,这次的确是我昏了头了。还是不打扰你的行程了,你就不要掺这趟浑水了。”

    说着,赵乾便伸手打算领着夜锋离开。

    “医者行天下,你看我年轻便擅作主张说我没资格诊治病人,难道在你眼中只有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才算得上是大夫么?”夜锋没有随着赵乾离开,而是抬头盯着李管家的眸子,冷静说道。

    “小哥说得倒的确有几分道理。倒是老夫唐突错怪小哥了。”李管家轻咦了一声,然后上下打量了夜锋一番,心中对夜锋的感官稍稍有所改变。顿了顿,他又继续道:“不知小哥能否看出老夫身上有什么疾病。若是小哥能够看出老夫身上的疾病,那老夫便同意你登车诊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