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道路车队
    ,精彩小说免费!

    第一百七十七章道路车队

    离开华陵山进入从前的腾龙皇朝的地界之后,夜锋便不再飞行,而是落在地上如同一名凡人一般走在大路上。望着周围有些熟悉但却又似乎离自己很遥远的环境,夜锋轻轻叹了一口气。

    从这里去往草阳郡其实路途并不算远,不过夜锋却也不想大摇大摆的飞在天上以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更重要的,他在鲲鹏密藏中可是斩杀过不少隶属于各个宗门的修士,而且还在剑门将三大宗门的弟子长老斩杀了个干净,若是自己太过张扬的话,难不保会被三大宗门的弟子发现。若是因此暴露了自己的行踪惹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那对于自己也是有害无益的。

    正是因为顾虑这些,所以夜锋在落到地面之后又施展术法将自己的面貌稍稍改变了一下,以免被人认出。

    走在大道上,夜锋的心境已经在慢慢转变,身为修真者的心态渐渐被他潜藏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当年那个还是凡人时的夜锋。

    对于当年劫天仙君所说的让自己在进入元婴期之后前往草阳郡外的那个小湖泊会给予自己一场机缘的事情,说实话夜锋也是有点兴趣的。毕竟劫天仙君作为曾经剑门的创立者以及曾飞升仙域的大能级人物,能被他专门提及的机缘,怎么想也不会太普通。

    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夜锋眸子中那股凌厉气息已经被他藏了起来。至于左眸的色彩,夜锋使了个类似于障眼法的小术法,使得他的左眸看上去与常人无异。只不过时不时地,他的左眸还是会有一道略带紫金色的色彩划过,令得他看起来颇有些官家公子的华贵气息。

    感受着身上那股明显的三炼元婴期的气息,夜锋沉默少许,然后运转功法。浑身上下涌动的灵力便如同雪花消融般渐渐消失,被丹田处那两个一黑一白对立而坐的元婴分别吸收了进去。最终,夜锋浑身气息完全收拢在了体内,看上去与一个凡人无异。

    自从当日腾龙皇朝的皇都被毁去之后,便是有一个新型皇朝在皇都的废墟上建立了起来。这么多年过去,新皇朝也是颁布了不少政策,使得不少凡人向着皇都汇聚而去。草阳郡正好处在去往皇都的必经之路上,因此道路上来来往往的凡人也是比夜锋曾经所知道的要多上不少。

    行走间,夜锋看到不少路人都是背负行李,只有他一个什么行李都没有,一路走来,倒是显得格格不入,颇有些引人注目。

    沉吟少许,夜锋走进道路两旁的树林中。不多时他便双手捧着一些草药走了出来。这些草药其实都不过是一些路边随处可见的普通野草而已,仅仅带有少许药性。不过夜锋却是将其稍稍炼制了一番,使得其模样出现了许变化,药性也是大大提升。夜锋刚刚走入树林中也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不至于惊世骇俗而已。

    带着这些草药顺着道路来到了一座小城,夜锋找了一处草药店,将些草药变卖了不少换取了一些金钱。随后他又去买了一个木制的小书篓扔了几本书在里面背负在身上。如此一来,倒也令得夜锋有了一些书卷气息,看上去如同一名赶考书生一般。走在道路上到不至于引得行人纷纷侧目。

    走在官道上,仅仅数个时辰,夜锋便遇到了不少习武的凡人,他们骑着高头大马,从道路中央一路绝尘,将地面上的灰尘扬起了不少。对于走在道路两边的行人,他们连看都不看一眼。

    每次这些人骑着马匹过去都会扬起一片尘土。夜锋也没有与这些人见识,只是拍了拍身上其实并没有沾上什么灰尘的衣袍继续行走。毕竟他作为一名三炼元婴期的修士,即使有意识的不去动用体内灵力,身上也会存在薄薄的一层灵力,将这些灰尘隔绝在外。

    还未等夜锋走出多远,身后便传来了一声呵斥:“让开!”

    与此同时,一股强风从夜锋后脑处扑来。不用回头夜锋也是知道马上有人在挥舞马鞭抽向自己后脑处。这一记马鞭吃大力沉,站在夜锋这个位置的真的仅仅是一个凡人的话,肯定是要被一马鞭抽死在当场,不会有任何意外!

    夜锋没有什么表示,向旁边快走了几步然后侧了侧身,让过了这一鞭。在夜锋转身的同时,那马鞭划过一道残影,几乎是贴着夜锋的衣袍划过。随后,一匹黑色的骏马贴着夜锋的身子奔了过去。

    紧接着,又是数匹骏马呼啸而至。马蹄声嗒哒,震得道路上的石子都在上下抖动。

    在这数匹骏马之后,有一辆马车紧跟着路过,马车上的车夫衣着华贵,一看便不是寻常人家的车夫。这车夫没有理睬夜锋,驾着马车快速路过。

    在马车后方,也是有几匹骏马紧紧跟随,像是在保护着马车上的什么人物一般。

    在这马车后有一匹骏马,也不知马背上的武者是有意还是无意,竟向着夜锋撞来,眼看着便要撞在夜锋身上。

    在即将撞在夜锋身上的时候,马背上的武者一拉缰绳,骏马人立而起,后蹄一跃,便是载着马背上的武者直接从夜锋头顶越过!

    越过之后,这武者哈哈大笑,对于自己这一手似乎很是骄傲。

    “看吧,我就说这年头的书生都是些软脚虾!那小子刚才肯定吓得腿软了!”这武者大笑着对身旁武者说道,完全没有停下来道歉的意思。

    夜锋眉头皱起,他当然是看出这武者的举动完全是故意为之。一时间,夜锋便有些想要直接出手,给那武者一些教训。

    “张二狗,你瞎耍什么威风!有本事来和老子耍耍!还不和人家道歉!”

    这时,有声音响起,如同一道炸雷一般,震得那被称作张二狗的武者都是浑身一颤。

    不过,这武者却是没有道歉。他回头狠狠瞪了夜锋一眼,然后啐了一声,一甩马鞭便绝尘而去。

    “这位小哥对不住,我们有要事在身,刚才张二狗的举动吓到你了,我替他向你道歉,还请见谅。”

    身后,那道声音再次响起,夜锋回头,只见一个中年汉子正坐在骏马之上,对夜锋抱拳赔礼。

    很显然,这一次中年汉子已经将声音尽量放轻了,但还是如炸雷一般,震得一些行人不由得捂住了耳朵。这中年汉子眼中有精光闪动,两侧太阳穴高高鼓起,显然在凡人中也是一个高手。

    只是看了两眼中年汉子,夜锋便摇头道:“无妨,既然有要事在身,那还是快点去完成吧。你们的车队要走远了。”说着,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背着书篓便继续前进。

    中年汉子微微诧异了一下,在他看来夜锋只不过是一个进京赶考的书生而已,身上没有练过武的痕迹。没想到他的胆识却如此过人。中年汉子扪心自问,若是自己遇到这种事,肯定会大惊失色,怎么可能如夜锋一般面不改色的说无妨。

    不过,这中年汉子也仅仅是诧异了一下。毕竟他所说的有要事在身并不是口出妄言。因此,中年汉子只是再次告罪一声,然后就马鞭一甩,向着已经奔出一些距离的车队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