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纷纷离去
    ,精彩小说免费!

    “请夜师兄暂登剑门门主位,引领我等重建剑门。”

    人群中,不知谁这么说了一句。一下子,所有人都是一愣。

    下一秒,人们反应了过来,纷纷喝道:“请夜师兄暂登剑门门主位,引领我等重建剑门。”

    一时间,所有人都这么喊叫,他们看着夜锋,都相信夜锋能够带领他们重新将剑门建立起来。

    听着众人的呼喊,夜锋也是楞了一下。不过他很快便反应了过来,连忙制止了众人的呼喊。

    看着面前幸存下来的剑门弟子,夜锋沉声道:“门主仍在世间并未陨落,我又岂能当这个门主!更何况我早已脱离了剑门,对于剑门来说已经算是一个外人,这门主之位无论如何都不应该由我来当。”

    “门主可能,已经陨落了……”

    这时,有弟子小声咕哝了一句。他混在人群中,声音又显得极小,一时听不出是谁说出的这句话。

    不过,以夜锋如今的修为,还是轻而易举的找出了说这句话的弟子。这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他是一个外门杂役弟子,修为连炼气期第二层都不到。那些来犯的三宗修士估计也是看他修为太低懒得杀他才让他留下了一条性命。这少年身穿粗布衣衫,脸上还留着几粒雀斑,整个人头发乱糟糟的,有些怯懦的躲在人群后方。刚才的话语就是他说出来的。

    找到这名弟子之后,夜锋迈步走了过来,盯着他问道:“你为何这么说?有什么依据么?”

    “我……”感受到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夜锋转移到了自己身上,这弟子一下子大感不安,额头上有冷汗渗出,连话都说不完整。

    “无妨,你慢慢说,我不会怪罪你的。”夜锋见状,向着少年体内输入一股灵力,为其缓解紧张。

    灵力入体,这少年也是渐渐放松了下来,低着头双手摆弄衣角,小声回答道:“门主和各位长老出宗应敌时我恰好在距离宗门不远的一处山脚下采药。门主他们与那些人相对抗引走他们时我听到门主说是要将那些人引去五大绝地中的乱古禁地……”

    “乱古禁地……”夜锋皱眉,这五大绝地他也是知晓,从没有人能够进入后还能活着出来。若是这弟子所言不假,那门主他们当时应该是存了死意了。

    “你确定你说的是真的吗?”夜锋还是有些不放心,又问了一句。

    “若是我说的是假的,那就让我这辈子都只能当一个身份最低微的外门杂役弟子,永远都不能修行!”说完那一番话后,这弟子也是豁出去了,一听夜锋发问就连忙抬手指天发誓道。

    “乱古禁地!”

    一声惊呼突然传来,带着一股深深的绝望。夜锋扭头时才发现那发出声音的人正是杨诗雨。在夜锋与那弟子谈论之时,小丫头不知何时悄悄穿过人群跑了过来。

    此刻她双手捂嘴,浑身颤抖,大眼泛红,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断淌下。身为剑门门主的女儿,杨诗雨自然知晓乱古禁地是多么可怕的一处绝地。

    “小诗雨……”夜锋轻声开口,喉头动了动却不知如何安慰。毕竟被逼进入乱古禁地的是小丫头的父亲啊。若是说些什么“不要放弃,要笑着活下去”之类的话也未免太不负责任与残忍了一些。

    “爹爹……”杨诗雨颤抖着说完,突然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见状夜锋连忙冲了过去,将杨诗雨抱起,低头去看时才发现杨诗雨是昏了过去了。

    看着小丫头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夜锋叹了一口气,昏迷过去对小丫头来说应该算是一件好事吧。这几天的经历对她来说应该不亚于一场最恐怖的噩梦。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先是失去了自小生活的宗门,然后又接连失去这么多最亲近的人,就连自己的父亲都生死不知,这么多事接踵而来,她的精神应该也差不多到了崩溃的边缘。此时昏迷过去,也算是她身体对自身的一种保护吧。

    夜锋摇了摇头,轻轻摸了摸小丫头光洁的额头,站起身来。不得不说,小丫头这几天的表现已经是超出许多同龄人甚至成年人了。

    抱着小丫头站起身来,夜锋看了看身边,走到之前在剑门后山保护过小丫头的那名女弟子,将小丫头交给她轻声说道:“照顾好她,让她睡上一会吧。还有,不要让她做傻事。”

    说罢,夜锋取出一个崭新的芥子袋,将其中装满各种丹药一并交给这名女弟子开口道:“你叫什么名字?”

    “曾柔。”女弟子回答,低头看了一眼小丫头,眼中也是出现了一抹怜惜。

    “嗯,好。”夜锋点头,而后道:“若是你们一定要有人暂任门主的话,那就暂时先由曾柔来担当。等到杨诗雨长大后再由她来担任门主一位。毕竟她是门主的女儿,等她成年后由她来当门主也算是名正言顺了。”

    “啊?我?”曾柔惊呼。她怎么也想不到夜锋竟会这么轻易的就让自己当这个暂时的门主。

    夜锋没有理她,看着一种幸存下来的剑门弟子继续道:“我们今日将这些来犯的三宗修士都杀了个干净,等他们宗门知晓后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够寻找一些地方暂时将自己隐藏起来。”

    “我们?那夜师兄你呢?”曾柔问道。她很快便接受了夜锋的话语,开口发问。

    “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做,就不与你们同行了。”夜锋回答,从腰间芥子袋中取出一枚玉简递了过去,“待到时机成熟,我会通过这枚玉简联系你们,然后再重建剑门一事。”

    当天,便三三两两的有人离开。他们并没有全部跟随曾柔离去。毕竟若是人数太多的话被人发现的可能也越大。

    待到夕阳西下时分,整个剑门已经只剩下了夜锋以及曾柔和昏迷过去的小丫头以及另外几名决定和曾柔一起离开的弟子。

    “夜师兄,那我们也走了。”曾柔行礼,抱着小丫头和另几名弟子也是要离去了。

    “去吧。”夜锋没有回头,他站在那块刻着“剑门”二字的巨大山壁之前,仰头看着其上的“剑门”二字,不知在想些什么。

    等到曾柔他们离去之后,夜锋才转过头,目光将曾居住的的山峰、练剑堂、功法阁、剑门大殿以及剑门门主居住过的洞府一一扫过。

    随后,夜锋踏上草阳剑,施展御剑飞天,也是极快的离开了这里。

    诺大的剑门,此时一个人都没有了,只剩下一片又一片的断壁残垣,地面上的鲜血以及尸体仍然陈列在那里,也不只是在诉说着什么。

    渐渐西下的夕阳照射在山壁之上,给那上面的“剑门”二字镀上了一层金边。

    远远地,有乌鸦哇哇叫着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