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剑气显威, 斩你一翅!
    ,精彩小说免费!

    有土黄色的厚重气息从那巨大的甲壳上散发出来,给人的感觉就如同是一座存在了悠久岁月的大山一般,坚不可摧。

    施展了这一式后,玄武的气息一下子就萎靡了下来,变得如同鹏裂天一般。不过,在成功施展出了这一式之后,可以看到,冥冰玄龙以及碧睛火蟾的脸色开始舒缓起来,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至于司徒令,在看到玄武的这一式后,他眼中闪过了一抹异彩,身子也是放松了下来。似乎,只要身处于这巨大的甲壳之内,他们便暂时安全了一般。

    不过,甲壳内的空间并不大,夜锋他们共七个人呆在里面显得有些拥挤,一些腾转挪移的身法也是无法施展出来。

    “这下,应该暂时是安全了。”玄武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说道,语气显得很是笃定。

    “你们的乌龟壳子还真多!”鲲鹏的声音从甲壳外传了进来,他的声音中仅仅带着一丝不耐,而没有任何束手无策的意味。

    咔!

    甲壳猛然崩裂了一条口子,一只巨大无比的鹏翅从那条口子中斩了进来,带着无数碎块以及狂暴的风声。那一只鹏翅的速度奇快,其上的金色斑点在这速度之下,就如同是一挂流动着的星河,向着距离鹏翅最近的夜锋斩了过来。几乎是在甲壳崩裂开口子的瞬间,鹏翅便到了夜锋近前!

    要知道在这甲壳出现将众人包裹起来之后,看着冥冰玄龙等人的举动以及玄武的话语,所有人都是开始有些松懈,反应也开始出现了迟缓。这一鹏翅的斩来,所有人都未曾反应过来。

    “该死!”

    看着斩向自己的鹏翅,夜锋双目猛地睁大了,他的脑海中此刻只剩下了“该死”这两个字。

    这一刻,再想进行反击或是抵挡已经迟了。在千钧一发之际,夜锋拼命地将身子向一侧侧了一下。

    刷!

    鹏翅斩了过去,有血花溅起,其中一些血花沾染在了鹏翅之上,让那挂“星河”出现了点点红意。一股血腥气味,迅速地在狭小的空间内蔓延开来,刺激着每一个人的神经。

    鹏翅终于力尽停了下来,然后收了回去。鹏翅刚刚收回,玄武便连忙施法,将那一条口子再次堵上。

    “哦?我这一击竟然让你们中有人受伤了?呵呵,我是该说你们太相信你们的乌龟壳子了还是说你们太小看我了呢?”鲲鹏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他也是发现了沾染在自己翅膀上的那点血迹,声音中带着一丝挑衅与不屑。

    “该死!”玄武咬牙,向着夜锋看去。在他看来经受了这样的一击,夜锋应该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在他身旁,碧睛火蟾瞬间便冲了过去,在查看夜锋的情况。

    可以明显的看到,夜锋身下有一大摊血迹,在缓缓蔓延,那股血腥气味开始变得越来越浓郁。一时间,众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气氛变得异常沉重。

    “咳咳……”突然夜锋咳了几声,吐出一大口夹杂着内脏的血液。瞬间气喘如牛,有豆大的汗珠从他头上混合着血液淌下。

    “你没死啊!”碧睛火蟾惊喜道,俯下身要去搀扶夜锋。不过,在他即将碰触道夜锋左臂时却楞了一下。

    只见夜锋的整个左臂竟然被削去了一大片的血肉,就连骨骼,也是消失了一半之多!那剩下的一半骨骼镶嵌在血肉之中,有鲜血混合着骨髓流下,染红了夜锋大半边的身子。

    听着碧睛火蟾的话语,夜锋翻了翻白眼,心中暗道:“我要是死了,谁在这咳嗽吐血啊?借尸还魂了不成?”这并不是夜锋神经大条,这个时候还有精力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实在是相对于丢掉小命来说这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了。虽然现在自己五脏六腑都有些移位,骨骼也出现了不少裂痕,但毕竟还活着不是。

    “哇呀呀,你竟然没死!我的天,你是蟑螂吗?命也太硬了吧!”碧睛火蟾看起来很是激动,在那里胡言乱语,手舞足蹈。

    “我觉得,三宫主你要是再不帮夜某止血,夜某就真的死了……”看着碧睛火蟾的兴奋模样,夜锋有些无奈,苦笑着开口提醒道。

    “对对对,这就帮你止血。”经过了夜锋的提醒,碧睛火蟾才如梦初醒一般。只见他将头扭向冥冰玄龙那里,开口道:“大哥,你那好东西多,来点疗伤止血的丹药呗。”

    “拿去。”

    出乎意料的,冥冰玄龙还未开口,司徒令却取出了一个洁白的瓷瓶,扔给了碧睛火蟾,说道:“这小子刚吃了藤木碣丹,体内的药效仍然存在。我这粒丹药可以将潜藏在他体内的药效完全激发出来。以藤木碣丹的功效,这点伤势应该可以很快治愈。”

    接过了瓷瓶,碧睛火蟾目露疑惑的看了司徒令两眼,见到冥冰玄龙点头后才从瓷瓶中倒出了一粒丹药,帮夜锋服了下去。

    可以看到,在这粒丹药下肚之后,有棕褐色的药力从夜锋周身百骸中散发而出,将他包裹了起来。随着药力的包裹,夜锋左臂处那看着触目惊心的伤口开始缓缓愈合,体内移位的五脏六腑也是被一股力量拉扯着归位,就是骨骼上的裂痕,都开始有愈合的趋势。

    看到这丹药没有问题,碧睛火蟾站起身来,盯着司徒令,疑惑的问道:“司徒老狐狸,你到底打得什么算盘?我们九幽宫和你们聚宝阁的关系应该并不好吧?以你一毛不拔的脾气,怎么会主动给我们的人丹药助他疗伤?”

    “呵呵,”司徒令淡笑两声,看了一眼盘膝而坐,在疗伤的夜锋,说道:“我并不是在帮你们,而是在帮这小子。他在这鲲鹏密藏的表现你们应该都很清楚吧。我想,多个朋友,应该比多个令人不安的敌人更好吧。”

    说罢,司徒令便不再言语,望着四周,在防备鲲鹏的攻击。

    看着司徒令的样子,碧睛火蟾也知道问不出什么了,也是环顾四周,开始防备了起来。

    除他们两个之外,冥冰玄龙也是开始防备。毕竟这里也就只剩他们三个还没有受到什么严重伤势。

    没有人注意到,盘膝而坐疗伤的夜锋,那被棕褐色药力遮挡着的眼皮突然动了动,脸上现出了一抹喜色。

    在夜锋丹田中,那沉浸已久,就连夜锋也是时常忘记的被劫天仙君一道神念附着的本命灰色剑气又出现了。这道剑气在夜锋体内经脉中极快的游走了一圈,加速了夜锋身体吸收棕褐色药力的过程。

    不止如此,夜锋甚至能感觉到,这灰色剑气似乎有一种要冲出他的体内去斩杀甲壳外的鲲鹏的迹象!

    这迹象的出现,让夜锋一下子看到了离开这鲲鹏密藏的希望。之前众人的拼死防御,也只是像鲲鹏所说的将死亡的时间稍稍退后了一点。但如今,只要这灰色剑气肯出手斩杀掉鲲鹏,那这鲲鹏密藏失去了主人,不就肯定会出现出口了么?

    “你们,可以去死了!”

    这时,鲲鹏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只见夜锋他们的头顶的甲壳处出现了一道极深的裂痕,有两只鹏爪伸了进来,搭在了裂痕的两边。

    “不好!”

    玄武脸色一变,连忙重新掐动法诀。然而,已经迟了。

    只见鲲鹏的两只利爪一个使力,竟直接将甲壳从那条裂痕处撕成了两半!众人一下子全都暴露在了鲲鹏面前!

    “让我看看你们还有什么招数?”鲲鹏残忍的说道,身子腾空,然后又如同闪电一般扑向众人,要将众人撕成碎片,而首当其冲的,便是盘膝疗伤的夜锋!

    鲲鹏扑来带起的狂风,直接将夜锋身边缠绕的棕褐色药力吹散,露出了他仅仅愈合了不到四分之一的左臂。

    看到夜锋左臂的伤口,鲲鹏显得有些兴奋,他叫道:“你的精血,我收下了!”

    这时,鲲鹏距离夜锋已经极近,只要再过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夜锋便会被开膛破肚,被鲲鹏吸取精血!

    这时,那道灰色剑气也开始焦躁不安了起来。他从夜锋的丹田冲出,顺着经脉一路向上,直接冲出了夜锋的身体,化作了一柄通体灰色的长剑,向着扑来的鲲鹏狠狠的斩了过去!

    “不过是螳臂当车!”鲲鹏冷声道,双翅展开,速度不减反增,要将灰色剑气化作的长剑劈碎!

    刷!

    灰色剑气与鲲鹏极快的交错而过,两者皆未出现任何变化。似乎两者根本没有碰撞到一起一般。

    然而,明明距离夜锋极近的鲲鹏却突然停了下来,他又化作鲲形,向后退去。不过,化作了鲲形的鲲鹏,却是少了一只鱼鳍,有鲜血从鱼鳍处淌落。

    再看夜锋,他的跟前,正静静的躺着一只巨大的鹏翅。那是灰色剑气刚才斩下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