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一场局
    ,精彩小说免费!

    敖白的尸体在迅速的枯萎下去,而那鲲鹏传承却在不断凝实,其身上的鳞片羽毛,都是渐渐泛起了光泽,一股自远古而来的惊人威压也是一点一点弥漫了开来。

    夜锋等人站在距离鲲鹏传承不是很远的地方,死死盯着鲲鹏传承,谁都没有轻举妄动。这鲲鹏传承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实在是颠覆了他们的认知,让他们有些猝不及防。

    或许,司徒令刚才所说的是对的,那并不是什么鲲鹏传承!

    终于,敖白也是变作了尸骨,卧伏在那里,骨架森白,其上更是有一条条细密的裂缝,就像是经历了数千年的风吹雨打一般。鲲鹏传承这才将爪子从尸骨上拿下,满意的打了个饱嗝,斜倪夜锋等人,眼中满是嘲讽:“一群废物,还真把本尊当做是那什么传承之物了。真是可笑!”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这鲲鹏密藏里怎么会有你这般生物,你和鲲鹏有什么关系?”司徒令上前一步,脸色严肃,盯着鲲鹏传承说道。以鲲鹏传承的表现,他已经确定那肯定不是什么传承之物。

    一旁,冥冰玄龙也是脸色严肃,上前一步。虽然他们两方势力看对方都不顺眼,但在这里,面对这么一个生物,他们还是可以暂时站在统一战线的。

    “我是什么东西?”鲲鹏传承冷笑了一声,道:“你们来到本尊亲自建造的密藏里想要得到本尊的传承。现在见到了本尊,竟然还要询问本尊是什么东西?你们未免,太反客为主了一点吧。”

    “你?不可能,你不可能是鲲鹏!鲲鹏已经陨落了!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司徒令面色一变,死死盯着鲲鹏传承,急声问道。可以看到,他的身子在微微抖动,显然是不敢相信这一事实。

    一旁,冥冰玄龙身子一滞,有一股气息从他身上爆发了开来。这是因为冥冰玄龙心神不宁,一时连自己的气息都无法控制。

    “你们到底在打什么哑谜?他到底是谁?”凤回还不满的问道,一边鹏裂天也是满脸疑惑。他们出生岁月尚浅,还未来得及知晓一些消息。虽然知道这里是鲲鹏密藏,但却没有往那方面上想。

    夜锋仔细想了一想,想到了一种可能,脸色突变,盯着鲲鹏传承,带着一丝不确定开口询问:“天火巫君,和你有什么关系?”

    “天火巫君,那真是一个令人怀念的名字。那被你们争来抢去的十二座高台,也是他送给我的。怎么?小子你是得到了一座高台吗?”鲲鹏传承回答道,看着夜锋,表现的饶有兴趣。

    “你果然就是鲲鹏。上古不是亡了吗?你怎么还会活着?”司徒令说道,他也得到了一座高台,自然也是见到了天火巫君留下的精神印记,对于天火巫君和鲲鹏的联系有着一定的了解。

    “上古亡了,我便不能活着了吗?不只是我,就是其他十大凶兽中的几个家伙,估计也是活的好好的呢。”鲲鹏传承,或者说鲲鹏本尊,说道,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毕竟相对于这几人来说,他也算是前辈了,对他们撒谎也没什么意义。

    “既然你没死,那你这一次打开这鲲鹏密藏是想要干什么?对你有什么好处?”冥冰玄龙问道。

    “这一次?”鲲鹏笑了,眼中满是嘲弄:“别把你们想的有多特别。这鲲鹏密藏,我可是打开不下千回了!若不是有你们这些家伙前赴后继的为本尊补充精血生命,恐怕本尊还无法恢复到如今这个地步吧。那什么金丹期以上修士无法进入的规矩也只是为了方便本尊吞噬你们精血生命而设下的。”

    “你……”冥冰玄龙悄然向着夜锋等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赶快向着鲲鹏密藏出口处移动。不是冥冰玄龙不想用神识,而是一旦用了神识,说不得便会被鲲鹏察觉。

    然而,就是冥冰玄龙的这个眼色,鲲鹏都是敏锐的捕捉到了。他冷笑一声,说道:“别想着从这里逃出去。本尊已经将这出口关闭了。只要再吞噬了你们,本尊便可以将修为恢复到不用惧怕这个大陆上任何人的地步。”

    说罢,鲲鹏戾啸一声,有一口小钟从他天灵盖处浮现,被他一把拿在手中,轻轻摇动。

    铛铛铛……

    沉闷的钟鸣声响彻在了整个鲲鹏密藏。随着小钟的摇动,有一块块碎片从小钟上脱落,渐渐显出了小钟的本来面目。

    这小钟通体呈紫金色,其上有金龙盘踞,神凰飞舞,更是有着一头黑白相间的鲲鹏坐镇钟顶,镇压四方。随着摇动,小钟周围有洁白的气雾出现,如同是天上的云彩一般,围绕在小钟上,映衬得那条金龙以及神凰越发神俊,简直要从小钟上冲下,要去镇压四方敌一般。至于那只黑白相间的鲲鹏,则仍是坐镇于钟顶,没有显现出其相应的神妙。显然如今的鲲鹏,还是无法将这小钟的威能完全发挥出来。

    不过,即便如此也是足够了。仅仅是从小钟上散发出的钟波,便已经令得夜锋等人有些站立不稳,双耳嗡鸣了。

    钟鸣声形成的钟波在不断向外扩张,转眼间便传遍了鲲鹏密藏内的各个角落。钟波所过之处,地面上残留的森白骨架皆是砰然爆碎,化作了尘埃。而那些仍待在鲲鹏密藏内寻找机缘的修士,则是在听到钟波的瞬间,七窍流血,连哼都没哼,直接倒在地上,生死不知。其中有一些修为比较强大的修士,但是可以勉力抵挡一二,但很快也是灵力不支倒了下来,鲜血从其七窍中不断流出。

    这些从修士们的七窍中流出的鲜血并没有顺着地面流淌,而是被一股力量牵引着向着天空飞去。在飞行的过程中,这些鲜血不断缩小,最终变作了一颗颗如同晶莹的红宝石一般的血珠子,向着鲲鹏飞来。这些血珠子,便是那些修士们的精血与生命力!

    随着一颗颗血珠子的飞走,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修士们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枯萎缩了起来。一些修为弱小的修士几乎是一瞬间便化作了白骨,风一吹便消散不见。而那些修为较强大的修士则是多坚持了几秒钟才化作白骨随风飘散。

    偌大的鲲鹏密藏,一瞬间变得鸦雀无声,再也不复鲲鹏密藏刚出现的那几个月里的人声鼎沸。尚能存活下来的修士只剩下了夜锋、九幽宫三大宫主、司徒令以及鹏裂天、凤回还这七人!

    鲲鹏停止了摇动小钟,一松手,小钟便又飞回他的天灵盖处融入了那里。这时,那一颗颗血珠子也恰好来到了鲲鹏头顶。

    只见他仰头一吸,那密密麻麻不下数千颗的血珠子便如同乳燕归巢一般的进入到他的口中,被他炼化,帮助他修为再次恢复上一些。

    果然,在吞噬了这数千颗血珠子后,鲲鹏身上的气势再一次的增强,直接超越了金丹期修士的气息威压,来到了二炼元婴期!

    他斜倪夜锋等人,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眼中有贪婪之意闪过。只听他道:“我能够感受到,你们的精血,对我的提升是最大的。让我,吞了你们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