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嚣张龙族
    ,精彩小说免费!

    “啊……”

    麟狂仍在凄厉大吼,不断甩动着那只手臂,企图将鲲鹏虚影甩下来。

    然而,那鲲鹏虚影却如同长在了麟狂的手臂上,任凭麟狂如何甩动都没有脱离。仅仅只是一小会儿,麟狂的那条手臂便萎缩得能够清楚看到其骨骼形状的地步了!

    “帮帮我,帮帮我啊!”麟狂摔落在地面,踉踉跄跄地向着敖白走动了几步,眼中尽是对生的渴望。

    “救救我,敖白,鲲鹏传承我不要了,我给你,都给你。我还不想死,求你救救我啊!”麟狂开口,他的声音不知为何听起来极为艰涩,像是两片生锈的铁片在一起摩擦一般。在说这番话的时间内,麟狂的身体也开始萎缩了。此刻的麟狂,就如同一个被戳破了的气球,正在不断向外排气。而那个破口,便是咬在他手臂上的鲲鹏虚影!

    咚!

    踉踉跄跄走了几步,麟狂突然膝盖一软,竟直接跪了下来。他那颗高傲的头,一下子也垂了下来。

    见到麟狂的举动,敖白瞳孔一缩,在他的印象中,麟狂应该不是那种会随随便便低头下跪的人啊。不过,毕竟事关鲲鹏传承,虽然心中奇怪,但敖白也是没有轻举妄动,仍站在距离麟狂不远的地方,皱眉看着跪在地上的麟狂。

    “嗬嗬……”

    麟狂又抬起了头,他的头发已经全部变成了灰白色,正在一丝一丝的脱落。他的牙齿,也是开始了松动,有掉落的迹象。而他的身体,更是足足缩小了一圈,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一般。此刻的麟狂,已经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见到麟狂的样子,鹏裂天以及凤回还眼神一凝,瞬间起身后退,退到了夜锋等人的身旁。冥冰玄龙、玄武以及司徒令三人,本就离夜锋不愿,一见到麟狂出现如此状况,早早的就退了回来。

    碧睛火蟾在鲲鹏虚影出现时在为夜锋护法,并没有上前,此刻一见冥冰玄龙等人退了回来,连忙张口问道:“大哥,麒麟族的那家伙是怎么了?他不是已经得到鲲鹏传承了么?怎么表现的像是中了什么诅咒一样?一个九转金丹期修士,没理由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变成这番模样吧。”

    碧睛火蟾的话语,显然也问出了众人的疑惑,鹏裂天以及凤回还纷纷将目光移向了冥冰玄龙,希望他能给出一个解释。

    冥冰玄龙摇头苦笑,说道:“我怎么会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要是我知道这鲲鹏传承如此危险,那我当初第一次见到鲲鹏传承时干嘛要去抢夺啊。”

    得知冥冰玄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鹏裂天等人又将目光转移到了麟狂身上,神色严肃。

    “问题,或许就出在那鲲鹏传承之上。”司徒令突然开口了,他看着麟狂,准确来说是咬在麟狂手臂上的鲲鹏虚影,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脸色阴晴不定,“或许,那根本就不是什么鲲鹏传承!”

    “不是鲲鹏传承?怎么可能!这里不正是鲲鹏密藏吗?那不是鲲鹏传承还能是什么?”听了司徒令的话语,凤回还惊呼一声,有些不敢相信。

    “那还能是什么?你有见过这种传承么?”司徒令头都没回,直接回道。

    “嗬……”跪在地上的麟狂一只手向前伸出,像是想要抓住什么一样。此时,他的眼睛已经发黄浑浊,不复曾经的神采。他挣扎着想要站起,但却又重重的摔倒在地,连跪着的姿势都做不出来了!然而,麟狂向前伸出的那只手仍是没有收回,仿佛前方有生的希望一般。

    “……”麟狂张了张嘴,却已经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接着,他身体开始发光,向着原身变去。那些光,便是他最后的一点生命力了。

    见到了这一点微弱的光,鲲鹏虚影瞬间便松开了麟狂的手臂,飞到了麟狂上方三尺处悬浮在那里。只见鲲鹏虚影身上的奇妙符文流转不断,一个小小的漩涡便出现在了麟狂上空,如同一个黑洞一般吸取着麟狂仅剩下的一点生命力。

    随着生命力被不断吸走,麟狂变回原身的过程也是越来越缓慢。出现无法再变回原身的迹象。

    终于,麟狂仅剩的一点生命力也是被鲲鹏虚影吸走了。他趴在那里,下半身为麒麟,上半身为人身,瘦骨嶙峋,仅剩一层皮罩在骨头上。他那只手仍然向前伸着,显得无比悲凉。

    有风刮过,麟狂的那层皮一瞬间便出现了风干老化,像是沙烁一般被吹走只剩下了一架森白色失去了所有灵力的骨骸趴在那里。

    将麟狂的生命力完全吸走,鲲鹏虚影满足的打了个饱嗝,砸了砸嘴,显得仍有些意犹未尽。此刻,它显得无比凝实,犹如真正的生灵一般,或许已经不能被称之为鲲鹏虚影了。

    只见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嘴部动了动,像是咕哝了一句什么。接着,只见他掐了个法诀,吐出了一个“收”字。

    瞬间,他身上的奇妙符文便开始隐去,融进了他的体内,不再有惊人的奥妙显露出来。

    做完这一切,鲲鹏虚影,或者说鲲鹏传承扭头看了看敖白,竟然咧嘴一笑,眼中有贪婪之色显现。

    他说道:“吃了你,我应该能恢复不少吧。”

    说完,鲲鹏传承一个闪烁,以鲲鱼之姿出现在了敖白面前,一只鱼鳍抬起,向着敖白抽了过来。在那只鱼鳍周围,有着数十个细小的漩涡在方向各异的旋转,还未临近,一股撕扯之意便已出现!

    “区区一届传承之物,运气好产生了灵智,嚣张什么!还不乖乖将传承交于吾以便完成使命!”敖白不屑,认为麟狂之所以会落得刚才的下场完全是因为没有防备。

    “八部浮屠!”敖白大喝一声,手中银白长枪如同脱闸怒龙一般,有八颗巨大恐怖的银色龙头出现,向着鲲鹏传承扑了过去,看那气势,就是前方有一座大山,也能一举轰碎!显然敖白也不是什么一无是处的废物,一上来便是尽了全力。

    “呵呵,不自量力。”鲲鹏传承再次开口说话了,完全就是一副活物的样子。

    只见鲲鹏传承鱼鳍上的那几个细小漩涡猛地一个收缩,旋转的速度再上了一个台阶。那八颗巨大恐怖的银色龙头刚一触碰到鲲鹏传承的鱼鳍上便被那些细小漩涡搅得粉碎,对鲲鹏传承抽来的鱼鳍一点作用也没有起到。

    嘭!

    鲲鹏传承的鱼鳍抽碎了那八颗银色龙头后又去势不减的抽向敖白,带起了呼呼风声。

    敖白双目一缩,连忙举起长枪,将之横在了自己胸前,要挡住鲲鹏传承的一击。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鲲鹏传承的一击虽然击在了他的长枪上,但竟然强势无比的直接抽断了长枪,直接抽在了自己的胸膛上!

    敖白连哼都没哼,直接便被抽飞了出去。可以清楚地看到,敖白的胸膛已经炸开,可以清楚地看到他胸膛内那颗正在艰难跳动的半颗心脏,眼看是活不成了。

    “这个大陆上的龙族真是弱的可怜!”鲲鹏传承冷笑一声,身形瞬间移动,出现在了敖白长空。只见鲲鹏传承又化作了大鹏的模样,一只利爪探下,伸进敖白的胸膛,一把将敖白胸膛内那半颗心脏扯了出来!

    鲜血,如同是拧开了的水龙头,在不要命的淌下,敖白的尸体迅速化作了一条银白色的巨龙,掉落在了地面上。鲲鹏传承落下,一只利爪就放在敖白的尸体上,爪尖深深地陷入了尸身之中,其爪上漩涡齐齐运转,极快的吞噬起了敖白的血肉、生命力以及周身灵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