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当面斩杀
    ,精彩小说免费!

    鲲鹏密藏中心区域,有着十二座高台高高耸立,犹如十二根撑起天地的巨大柱子一般,顶天立地。其中的十一座高台,尽皆有人立于顶上,宣示着高台有主。

    其中只有冥冰玄龙这三人是三人共同站立于高台之上,其他人则是一人占据一座高台,盘膝而坐,细细消化自高台上得来的秘法。虽然除了气灵宗、兽王宗、丹门以及天毒宗外的人都是法身前来,所有人都仅有九转金丹期的修为,但从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气息都是无比强大,简直不像是九转金丹期修士所能拥有的一般!自高台上,有氤氲雾气升起,将他们包裹起来,让人无法看清他们的面目。

    此刻,另有一座高台,其上没有任何人坐镇,正在被多名修士争夺,一寸距离一寸血,不断有血肉爆开。那正是最后的第十二座高台,从修士们身上淌下的鲜血,将高台自中间往下,染成了一片暗红,那刺鼻的血腥气味仿佛已经渗进了高台一般,令人自心底感到压抑。此时,这座高台的主人,也已经快要决出了……

    十二座高台中,有一座高台最为靠近鲲鹏密藏外围,其上灵力流转,呈旋涡状缓缓旋转。正是气灵宗所占据得到的高台。其中坐镇的气灵宗带队长老,正是那日第一次带领林坤以及另几名气灵宗弟子进入鲲鹏密藏的老者。

    此时他双目微眯,看着那座不断被人争抢厮杀的高台,脸上古井不波,显得极为平静。那不断溅起的血泥以及不时响起的临死惨嚎,似乎对他没有任何影响一般!

    不过,若是仔细观察,却会发现这老者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眼圈也是微微发红。显然,他儿子死去的消息,对他是打击甚大。毕竟,无论是谁老来得子后又白发人送黑发人心中都不会一点反应都没有。

    老者遥遥望着那进入鲲鹏密藏中心区域唯一的道路,眉头皱起,轻轻敲打膝盖,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他的嘴唇,也是微微颤动,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凑得近了,便是可以听到,这老者的话语。他是在说:“按照时间,宗门派出的第二队人马应该已经来了吧。怎么还没出现?不会出了什么意外吧?不对啊,宗门应该能料到出现意外的情况,应该会有所准备的……”

    终于,在过了半柱香的时间之后,地平线上总算是出现了童子的身影,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向着这边飞了过来。

    看到童子的身影,老者双目一亮,目露激动之色,下意识的伸手抚须,嘴角上扬,露出了微笑。

    然而,在这童子的身影渐渐清晰了之后,老者却是脸色突然阴沉了下来,手上不自觉的使力,一下子就揪下了好几根胡须。只见他猛地站起,看向那童子的方向,浑身杀气四溢。那氤氲雾气都被这股杀气稍稍冲开了一些,露出了他的真容!

    只见,那童子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身上到处都在淌血,有些地方,甚至露出了森森白骨!在童子身后的,赫然就是夜锋!他不时在童子身上刺上几剑,带出一片血迹,逼得童子拼命加速,向着老者这边飞来。

    可以清楚地看到,童子已经开始翻起了白眼,体内灵力开始有些后继无力。饶是如此,夜锋每一次举剑刺上他的身体。童子便不知从哪里窜出了一股力量支撑着他向这边飞来。

    “夜家小狗!”

    老者站起,阴冷的看着夜锋,咬牙吐出这几个字。但是他的身形却是完全未动。因为他不敢擅自行动,怕丢失这座高台。

    “呵呵,老贼。”

    这个距离,夜锋已经能很清楚的看到老者了,只见他咧嘴笑了,冲老者扬了扬手,一剑将童子刺穿举起,向着老者这里急速飞了过来。

    见到夜锋的举动,老者眉头狂跳,盯着夜锋,眼睛都有些发红。甚至可以听到他咯吱咯吱的咬牙声!

    一路疾驰,眨眼间夜锋便来到了老者所代表的气灵宗占据坐镇的高台前。只见夜锋微微抬头,看了一眼老者,然后举起草阳剑,将童子的惨状更清晰的呈现在了老者眼前。

    “他是你们气灵宗的核心弟子吧,你是要离开这座高台,来救他呢?还是像只缩头乌龟一样继续待在高台上?”

    夜锋开口,盯着老者的眼睛问道,完全无视了从老者身上散发而出的森然杀意。他这一剑刺的部位极为精妙,这一路疾驰,童子竟还没有断气!

    听到了夜锋的话语,童子挣扎着抬起头,一眼便看到了站在高台顶上,皱着眉头面沉如水看着这里的老者。再看见老者的瞬间,童子那双已经开始黯淡下去的眸子又变得明亮了起来,充斥着对生的渴望。

    这一刻,为了活下去,什么核心弟子的尊严,他全都不要了。童子努力挣扎,不顾身上又被撕裂开来或是再次扩大的伤口,努力开口,向着老者求救道:“长老……长老,救救我,救救我。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啊!”

    童子只是喊了两声,便被夜锋用灵力封住了嘴巴,只能在那里不断发出呜呜啊啊的声音。

    “告诉我,你的选择。让我看看,你们气灵宗,到底是如何看待自己门下的核心弟子的。”

    夜锋盯着老者,一字一句地说道,其神态完全不似在开玩笑。

    “夜家小狗,放下我气灵宗核心弟子!否则,我气灵宗必将对你展开不死不休的追杀。相信老夫,那代价是你无法承受的!”

    老者仍旧没有从高台上下来。站在那里,看着夜锋出口威胁,希望夜锋能够主动放人。

    “放开他你们气灵宗就不追杀我了?”夜锋冷笑,说道:“我已经杀了你们气灵宗一个核心弟子了,还杀了你儿子。更是曾经还杀过你气灵宗不少人。你气灵宗会咽的下这口气不追杀我?换做是你,你会信么?”

    “我……”老者一时无言,不知该说些什么。确实,刚才的话就是他自己也不会相信。

    看着老者的神态,夜锋不屑的笑了笑,继续道:“更何况,你们气灵宗难道就没有追杀过我吗?你以为我还会怕你们气灵宗的追杀吗?你所说的我承受不起的代价,我早就在承受了!”

    “夜家小狗,你是不打算放过我气灵宗核心弟子了吗?老夫希望你想清楚了再说话!”

    老者开口,仍然在威胁夜锋,不敢断言说自己已经放弃了童子。否则消息传到他们宗门,自己可没有好果子吃。

    “老狗!夜某之前才宰杀了一只小狗崽子。你最好还是想清楚了再和夜某说话!”夜锋丝毫不惧老者的威胁,直呼老者老狗,将老者的话还了回去,还着重将自己毙掉老者儿子的事情又说了出来。

    “夜家小狗!”老者怒吼,一双手攥得极紧,死死盯着夜锋,身子颤抖,眼看着就要暴起出手了。

    然而,在最后时刻,老者却还是忍住了,没有离开高台,只是死死盯着夜锋,双目已经是血丝密布了。

    “看来气灵宗核心弟子的地位在你这个带队长老的心里根本不算什么啊。”夜锋摇头,从童子身上抽出草阳剑,一手抓着童子的脖颈,一手斜举草阳剑,就要斩下!

    也不只是恐惧的力量还是求生的**,童子竟冲破了夜锋在他嘴上设下的封印,张着血淋淋的嘴巴,冲着老者大声哀求:“长老,长老救救我,我跟在您身后这么多年,哪怕是我成了核心弟子,也一直在为您做事。我曾经帮您和您公子抓了多少年轻女子供你们享用啊!那次您看上了宗门里新招收进来的那个女孩,也是我动用核心弟子的权利,将她送到您床上的啊。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长老我还不想死啊……”

    这童子的话语,一时间令得十二座高台都是安静了一下,其它十座高台的主人都是面色古怪,看向老者。

    可以听到,丹门的那人桀桀笑了几声,摸着下巴说道:“呵呵呵,原来这道门之首的气灵宗也是这么一副气象啊。真是令人敬佩敬佩啊。要不,你们气灵宗也加入我们魔门吧,反正你们的所作所为和我们魔门也相差不大啊。”

    丹门说完,天毒宗立刻反对,说道:“哎,咱们魔门可从没有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这一点上,这气灵宗可比咱们魔门差远了。”

    这两人阴阳怪气,故意挤兑气灵宗老者。别人会畏惧气灵宗几分,但他们都是出自魔门两宗一门的顶尖势力,根本不畏惧气灵宗。

    “你,少要胡言乱语!”老者气得身子乱颤,顾不得去管那两个对头的挤兑,伸手指着童子,色厉内荏地说道。

    “长老,我……”童子也是楞了一下,知晓自己说错话了,也只好眼巴巴的看着老者,希望老者能看在他往日为老者所做的事情的份上而饶自己一命。

    “你们气灵宗,还真是尽出人渣啊。”没等老者开口,夜锋就开口说话了,直接挥剑,将童子一剑枭首,看着老者,冷冷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