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三十一章 悬赏
    ,精彩小说免费!

    鲲鹏密藏中心区域,那日带气灵宗一行人进入鲲鹏密藏的老者,正呆在一处山涧边,盘膝而坐,衣袂飘舞,正在闭目调息。那山涧边轰轰落下的瀑布声响,竟对他一点影响也没有!

    不过,这老者身上却是有多处伤口,那一身道袍,也是破破烂烂,有不少地方,都染有暗红色的血液,已经发硬干枯,粘在了道袍之上,也不只是老者的还是其他什么人的。显然,老者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

    突然,老者掐指算了算,抚了抚胡须,脸上露出一抹微笑,喃喃自语:“算算时间,我气灵宗得胜的消息,也应该传遍这鲲鹏密藏的各个角落了吧。想必这一次,那些小辈又要闹腾许久了吧。”

    说罢,老者抬头,看向山涧之畔,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同时,他手一挥,一套茶具便整整齐齐的出现在他面前,煮茶所需用具,一应俱全。

    “水来。”

    老者挥手,自山涧上的瀑布中,自行射出一道水柱,稳稳当当,落在了茶壶之中,水量不多也不少,恰好将茶壶填满。接着,老者从怀中取出一包茶叶,从其中取出三两片,放入了茶壶之中,盖上盖子,开始煮茶。

    听着咕嘟咕嘟的煮茶声,老者身子微微向后靠去,双目微眯,摆出一副享受的模样,看上去犹如得道仙人一般。

    “唉,只可惜没有仙鹤。若是再有几只仙鹤的话,那就更妙了。”老者摇头晃脑,在那里自言自语,听起来竟还有些不满意!

    “长老,长老……”

    就在老者怡然自得,沉浸在林坤获胜,气灵宗威名传遍鲲鹏密藏各个角落的画面中时,一个声音却突然响了起来。

    “是什么人啊?”

    老者开口问道。其实以他的眼力,早就看到了来人是谁。此刻这么问,只是为了彰显自己作为长老的威严。毕竟,他虽然身份是长老,但修为确实有些低了,平日在气灵宗内,那些个核心弟子,根本不拿正眼瞧他,弄得他一点长老威严都没有。

    “长……长老。”说话间,那人也是来到了老者面前。正是那日进入鲲鹏密藏中的数名气灵宗弟子中的一人。他应该是一刻不停地飞过来的,来到老者面前,还是一副面色潮红,气喘吁吁的样子。

    “嗯。看来这一次,林坤不仅胜了,而且还是大胜。不然这些年轻人为何脸色通红啊。”看着这弟子涨红的面色,老者在心中确定到,脸上露出了几丝笑意,冲着这弟子笑骂道:“你们这一个个小家伙,还是太过年轻了。不就是一场胜利嘛,为什么要如此激动呢?要学会像老夫一样,喜怒不形于色。”说罢,老者招了招手,又继续道:“来,喝杯茶。然后再将你林坤师兄获胜的经过,慢慢说给老夫听。”

    “不……不是!林坤师兄他……”一见老者的样子,这弟子便明白老者是误会了,连忙解释,手舞足蹈,一时间有些慌乱。

    看到这弟子的样子,老者皱了皱眉头,轻声喝道:“行了!慌慌张张,像什么样子!”说完,老者又感觉自己的语气有些严厉了,又放缓了语气,拿起一个茶杯,注满茶水,放在鼻下嗅了一嗅,舒服地闭上了双眼,发问道:“怎么?难道你林坤师兄将那人打伤了?而且伤得还挺重?不过也不算什么,以我们气灵宗的威名,打伤打废上几个小修士,也不是什么问题。你也不必如此慌张。”

    “不……也不是这个,林坤师兄他……”这弟子更急了,一时间额头出汗,竟开始有些结巴了。

    “也不是?难不成,你林坤师兄一下收不住手,将那修士给杀了?放心,以我们气灵宗的威名,就是将那修士杀了,也没人敢说些什么。所以说你们这些小家伙啊,还是缺少应对这些事情的经验啊。死上个把人的,对我气灵宗来说,算得了什么。”老者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有些疑惑的看着这弟子,出口道。

    “也不是……哎呀,长老你听我把话说完!”这弟子越来越着急,见老者不停打断自己的话,在那猜东猜西,还死活猜不到点子上,一下子急了,连忙如此说道。

    “林坤师兄他被那修士,杀死了。”

    一开始,这弟子的声音还挺高,但说着说着,声音便低了下来。尤其是“他死了”这三个字,更是微不可查。

    “不是,你说什么?你林坤师兄被那修士怎么了?大声一点啊!”老者一下子慌了,看着这弟子,猛地跳起,抓住这弟子的双肩,凑上前来,发问道。

    “林坤师兄他被那修士,杀死了!”在老者的注视下,这弟子有些目光躲闪,不敢去看老者,但还是硬着头皮,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老者。

    “这,不会是你们几个家伙,串通好来骗老夫,想要拿老夫寻开心吧?”老者的脸一下子白了,一看到这弟子的模样,他便知道这弟子说的应该是实话。但是,他还是抱着万一的希望,如此说了一遍。

    “长老,您不信的话,去一趟鲲鹏密藏外围啊!现在这件事整个鲲鹏密藏外围都传遍了,所有人都在说我们气灵宗已经没落了,开始中看不中用了。师兄妹们,有好几个都被人抓住夺走了芥子袋。有几个师妹,差点连贞洁都保不住了啊。我们现在,都不敢说我们是气灵宗的弟子了啊!”见到老者还不相信,这弟子一下子没辙了,双手捂面,带着一丝哭腔的喊出了这么一段话。

    听到这弟子的哭诉,老者一下子站立不稳,接连后退了几步,浑身颤抖,脸色发白。他一个普通长老的命,又如何比得上一个核心弟子的命。这种情况,估计一回到宗门,第一个要被斩杀的,就是自己吧!

    保持着一片空白的状态,过了好一会儿,老者才回过了神,连忙开口,说道:“哪个修士的来历,你知不知道?他师承何方,是什么人?”

    老者也是想明白了,当务之急,是立刻将那斩杀了林坤的修士,也就是夜锋抓来,送回宗门。若是如此,自己说不定还能留得一条小命。

    被长老这么问了,这弟子也是仔细想了想,才开口回答道:“鲲鹏密藏外围的人,都叫他白衣剑魔。而林坤师兄与他大战的时候,却莫名其妙的说了好几次那人曾经出身剑门。似乎还和我们宗门发生过什么事一般。哦,对了!林坤师兄好像还说过天劫神眼这一类的字眼。”

    “天劫神眼?”老者一下子便站起身来,死死盯着这弟子,问道:“你确定林坤真的说过天劫神眼这四个字?”

    “啊?”这弟子先是楞了一下,不明白为何老者会对这四个字产生这么大的反应。但紧接着,他便连忙回答,道:“弟子确定,林坤师兄的确是说过天劫神眼这四个字。”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离开吧。我已经知道那修士是谁了。”老者摆了摆手,示意这弟子可以离去了。

    在这弟子离开之后,老者才猛地将面前的茶杯狠狠摔在了地上,咬牙切齿道:“夜锋!可恨!可恨啊!”

    当天,便有一则关于夜锋的重金悬赏,被发布到了鲲鹏密藏的各个角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