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三十章 宛若割草
    ,精彩小说免费!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我是林坤,我是气灵宗核心弟子,我是真正的天之骄子!你算什么?你只是一个野种、杂种!一个从剑门那种垃圾地方出来的废物!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林坤没有去管右肩处的伤口,任凭鲜血流淌,仅剩的那只左手,抓着他的长剑,胡乱挥动,一副深受刺激的样子。

    “我能拥有如今的实力,还不是拜你们气灵宗所赐!”

    夜锋开口,脸上毫无表情,声音低沉,听起来唇齿间如同咬着钢铁一般。

    只见他脚踏虚空,一步一步向着林坤走了过来。在他体内,那些天才地宝所蕴含的庞大灵力,一部分被用来填满九幽冰焰。另一部分,则是流淌于夜锋的四肢百骸之中,足以支撑他完成这一场战斗。

    抬起左手,握了握拳,看着手背上的火焰符号,夜锋张口,似是感慨,似是故意说给林坤以及其他人听的一般,道:“自从着手炼化九幽冰焰之后,好久没有这种能够使出全力的感觉了。”

    说完,夜锋冲林坤冷笑了一下,自他手背上的符号中,猛的涌现出一团苍蓝色的九幽冰焰将夜锋整个人包裹了起来,使得夜锋看起来,如同是一个火人一般。那股九幽冰焰的气息,无比清楚的被观看着的众人感知到了。一时间,所有人又是议论纷纷,嘈杂不已。

    “这白衣剑魔是要逆天吗?竟然真的将九幽冰焰炼化并如此驱使了!这下,这鲲鹏密藏里,除了九幽宫三大宫主和聚宝阁阁主的法身外,还有谁能和他一战?估计,就算是黄金鱼皇、壤息土尊那等人物,在见到他之后都要退避三舍吧。”

    有人惊呼,看着夜锋,眼中尽是忌惮。他是九幽海域一个宗门的太上长老。此刻,他的脸色有些难看,就在刚才,他还高谈阔论,认定夜锋必定输了,而且他还将夜锋输的原因列举的头头是道,引得不少修士点头称是,对他推崇至极。谁知这才几个呼吸,场面竟发生了如此巨大的转折,夜锋竟一下子逆袭了过来。在他说出这句话后,只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有一种被人当众打脸的感觉。

    轰隆!

    夜锋猛地甩剑,一道暗紫色的雷光猛地升起,勾动天地,竟使得天空传出一声炸雷!让不少修士都感觉双耳嗡鸣,一时失去听力!

    此刻,夜锋浑身都被苍蓝火焰包裹,气息恐怖,裸露在外的肌肤,如同蓝色的美玉一般,散发出晶莹宝光。同时,更有一种凌厉之威,自草阳剑上传出。九幽冰焰缠绕着霸劫荒雷,可怕无比!

    “若是想要干净利落的斩杀你,只是这一点,还不太够啊。”

    看着林坤,夜锋如此说道,浑身气势瞬间更盛。

    不远处,在面对着这股气势后,林坤已经清醒了过来,面孔不再狰狞,无喜无忧,站在那里,左手持剑,冷眼看着夜锋,体现出了身为大派弟子所应该具有的气质。听到夜锋的话后,他才开口,说道:“多说无益。让我见识见识,被逐出剑门,逃亡到九幽海,如今又被人称作白衣剑魔的你,现在到底有多强。”说罢,林坤闭上双目,默默运转灵力,他手中的长剑渐渐变化,铁皮脱落,成为了一柄通体由玉石制成的,仅有两尺长短的玉石之剑。随着长剑上的铁皮脱落,林坤浑身的气势一瞬间也发生了变化,有一道道惊人剑意不断显现,缠绕在他的身边。

    “如你所愿。”夜锋回答,一样是无悲无喜,神色淡漠,没有一丝多余的情绪流露出来。

    轰隆!

    突然,又是一道炸雷响起。这一刻,鲲鹏密藏内一直赤红的天空,竟隐隐有了漆黑的云彩聚集,时隐时现,模模糊糊,令人看不真切。不过,那种仿佛天道临世的感觉,却压抑在了每一个人的心头。让他们有一种末日到来的感觉。

    “这……这鲲鹏密藏不是只允许金丹期修士进入吗?为什么我却从那白衣剑魔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天劫的气息?他不是只有七转金丹期的修为吗?为什么会散发出天劫的气息?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金丹期修士也要渡天劫这一类消息啊!”

    有修士浑身颤抖,脸色煞白,腿脚发软,指着夜锋头顶的漆黑云彩颤声说道。他也是一名大人物,此刻以法身而来。在漆黑云彩降临的瞬间,不只是他的法身,连带着他的真身,都是一阵战栗,有一种不可匹敌的感觉!

    “别……别……别说是你了,就……就是老夫,都没听说过金……金丹期要渡天劫的奇闻啊!老夫还没活够,还不想死在这里啊!”在这修士旁边,有一名老者,鹤发鸡皮,飘然若仙。此刻他也是脸色煞白,牙齿打颤,比之那修士表现的还要不堪。这老者亦是法身前来。其本身修为几乎不可预测。但就在这漆黑云彩出现的瞬间,他的真身经隐隐有一种将要渡劫的感觉,一下子吓得这老者腿肚子都软了。

    而这一切,仅仅是因为夜锋全力激发了他左眼的天劫神眼而已。此刻,他像是完全不知道天空中的漆黑云朵一般。左目紫金光芒大盛,眸子深处,有一道道紫金色的雷电在不断游走,其雷鸣声,就响彻在每一个人的脑海中!

    接着,夜锋体内骨骼咔咔作响,有清亮若蛋清的剑气,从他身上升腾而起,散发出惊天动地的剑意波动。那剑意,竟生生的将林坤身上散发出的剑意击散。林坤所散发出的剑意,在夜锋面前,竟完全不堪一击!

    “天生剑骨!这是天生剑骨!”有大人物的法身眼尖,加之见多识广,瞬间便认出了夜锋能释放出如此惊人的剑意的原因。一脸惊讶的叫了出来。

    “咝!”

    现场猛地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不少修士都是面色煞白,虚汗直冒。他们都是曾经对夜锋起过杀人夺宝念头的修士。有一些甚至还和夜锋打过交道,对他出过手。此刻,见到了这一幕,他们都是感觉一阵后怕,为自己福大命大,能够活到现在而感到无比的幸运。

    “让你久等了。来吧,这一战也该有个结果了。”

    做完这一切,夜锋才开了口,对着林坤说道。

    “来吧。让我领教一下你的实力。不要让我失望。”林坤单手持剑,丝毫没有理会自己的伤势,在他脸上,甚至有一丝淡淡的微笑。

    说罢,林坤猛地一声大喝,左手搭在玉剑之上,快速掐诀,猛地冲向了夜锋。在空中,他便大喊出了这一招式的名称。

    “气灵九剑,玉剑诀!”

    “不会让你失望的。”夜锋喃喃,浑身气势猛地消失,尽数灌注进了手中握着的草阳剑内。

    一时间,草阳剑上,有九幽冰焰燃烧,有霸劫荒雷轰鸣,有天劫气息降临,更有冲天剑意,欲刺破天穹!

    将草阳剑剑尖朝上,立于胸前一拳之外,夜锋左手极快的掐动剑诀,身随剑动,施展剑招。

    “戮人一式!”

    一道剑招发出,夜锋并不停歇,继续挥剑,又斩出了下一个剑招。

    “戮人二式!”

    接着,夜锋身若游龙,以剑御人,一人舞剑,将剩下的三招也是尽数施展而出。

    “戮人三式!”“戮人四式!”“戮人,五式!”

    五式齐出,剑剑惊人,所有人都如同置身古战场一般,耳边仿佛都响起了人类厮杀不绝,与天斗,与地斗,更与自身斗的历史!一时间,有些修为低下的修士,竟双目赤红,呼吸粗重,只感觉浑身鲜血沸腾,有一种想要大打出手,一展抱负,厮杀疆场的冲动!

    五式剑招,五道剑气。经夜锋全部施展出来之后,竟在空中凝结,化作了一柄剑气长剑,长约三尺。无论是剑尖、剑锋、剑刃、剑格、剑舌,还是剑柄、剑墩、剑穗,全都一应俱全,看上去宛如一柄真实长剑一般。

    只见这长剑,随着夜锋剑势而动,对着冲了过来的林坤轻轻一斩。然后便消失于虚空,宛若从未出现一般。

    这一斩,极其轻柔,宛若春风拂柳,情人挽发一般,丝毫看不出杀伤力。但就是这一斩,林坤极速靠近的身子竟猛地停下了。

    只见林坤双目圆睁,浑身颤抖,嘴唇颤动,竟是一副激动得不能自已的样子!

    “就是这个……就是这个,我一直想要寻找的,就是这一剑。这才是真正的剑道!”

    只见林坤浑身颤抖,抬起左手,丝毫不管手中玉剑掉落于地面,轻之又轻的摸了摸眉心。

    只是这一碰,林坤竟猛地停止了颤抖,眼中的光芒迅速黯淡了下去,头颅猛的一垂,向着地面摔落了下去。

    只是,还未来得及摔落地面,林坤的尸体便砰地一声,爆裂开来,爆成了一团血雾!

    呯啪!

    一声脆响响起,那柄掉落于地面的玉剑,在林坤死去的瞬间,竟自行碎开,断作了三截!

    在斩杀了林坤之后,夜锋环视周围,目光冰冷,其中的威胁震慑意味不言而喻。接着,他又御剑飞天,瞬间消失在了天边,变成了一个小小的黑点。

    此刻,没有人会升起任何不好的念头,眼前的这一幕,震撼到了所有修士。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夜锋所说的干净利落的斩杀林坤,竟是这么一个干净利落。这只是一剑啊!林坤不是你家后院种的韭菜啊!不是那种你随意一割就是一茬的韭菜啊!你说干净利落,那好歹也要经历一番苦战,然后再以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将他斩杀才对吧。你这像是割草一样的样子,完全看不出你的实力啊,只是这样的话,我们当初干嘛要来啊?闲的没事嘛?

    无论这些修士再怎么想,都无法改变一个事实。那就是,夜锋胜出,林坤已死。平白死了一个核心弟子,气灵宗怎么可能善罢甘休。或许不用等这次鲲鹏密藏结束,气灵宗便会做出反应,追杀夜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