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二十三章 太过分了
    ,精彩小说免费!

    一天后,在一处山谷中,有两个门派共七八人在斗法,争夺一株灵根的归属。在这些人旁边,另有数十人冷漠观望,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就在这时,夜锋的身影从一旁出现,啃着手中的天材地宝,仿佛没有看到这些人一般,向前飞去。

    其中一个门派的观望之人中,有一个中年男子皱了皱眉头,眼中出现一抹贪婪之色,二话不说向着夜锋扔出一道雷符。顿时一道手指粗细的惊雷从天而降,劈向夜锋。但就在这惊雷即将碰到夜锋的瞬间,一道暗紫色的霸劫荒雷突然出现,瞬间便将这道惊雷给抽得粉碎,在空气中留下一丝焦灼气味。

    接着,夜锋停下身子,扭头冷冷地看着那个向他扔出雷符的中年男子,出口问道:“你想杀我?”

    夜锋这句话刚一出口,所有人都停止了厮杀,纷纷侧目,看向一边啃着那他们平日里想都不敢想的天材地宝一边缓缓逼近的夜锋,眼中渐渐出现了一种叫做贪婪的色彩。

    “我……”中年男子面色一白,然后猛的涌现上一股狠厉,冷声对着身后自己门派的人说道:“大家一起上!杀了这小子,夺了他的芥子袋,平分他芥子袋里的宝物!”

    说罢,这男子一马当先,直接祭出数把飞剑,刺向夜锋。在他身后,那一门派的弟子全都出手,想要斩杀夜锋。

    “哼!”

    夜锋冷哼一声,狠狠咬了一口手中的天材地宝,然后并指成剑,大袖一甩,数道灰色的戮天剑气便从他指尖射出,直奔面前向他杀来的那一门派弟子。

    刷!

    剑气犀利,无论是飞剑,还是其他灵宝,都在碰触到剑气的瞬间便碎裂开来,化作废品。同时,每有一件灵宝碎裂,都伴随着一声濒死的惨呼。那是夜锋的戮天剑气在洞穿他们的眉心。

    只是几个起落,这一门派的弟子便全部殒命,摔落地面。在他们的眉心处,统统有着一个成人手指粗细的血洞,汩汩的冒着色泽发暗的血液。在这些人脸上,大部分都还残留着一丝尚未完全变成惊恐的狰狞,给人一种扭曲怪异的感觉。

    至此,存活下来的那一门派连忙向两旁撤开,刚才观望着的一名实力最高修为处在五转金丹期的白衣弟子拼命压抑下了心中的恐惧,冲夜锋拜了一拜,抱拳高声道:“敢问道友来自于哪个门派?在下九幽海域天罡门内门弟子周权。说不定道友和我派还有所渊源,何不一路上结伴而行?”

    夜锋置若罔闻,他早就知道在九幽海上除了实力最强的九幽宫以及聚宝阁,还密密麻麻散布着一些小型门派。只不过九幽宫以及聚宝阁也懒得费工夫去记这些门派的名称是了。

    夜锋没有回答那周权的话,自顾自的收取下方死去众人的芥子袋,从其中取出所有能用于恢复灵力的物品,将其它东西像是对待废品一般的扔在地上,看也不看。继续向前缓缓飞去,不时吃上几口手中的天材地宝,用以恢复灵力。在他前方,没有一个人敢阻挡,纷纷落到地面,生怕自己出现在夜锋的视线里。

    直到飞出了有一百多米后,那身穿白衣的弟子周权才抬头盯着夜锋的背影,心中冷笑:“连自己门派都不敢说,这人绝对没什么后台。竟然还敢无视我,看我通知宗门,派人来击杀你。到时,你身上的所有宝物就都是我的了。”

    想罢,周权悄悄地向身后打了个手势,意示身后的人拿出传音符,向宗门传音,报告这里的发现。

    周权身后的弟子也是心领神会,不动神色的拿出传音符,输入灵力,嘴唇嗡动,就要向宗门传音。

    突然,一道灰色的剑气极快的从天边射来,瞬间便洞穿了那张传音符,同时也洞穿了那弟子握着传音符的那只手。

    “啊……”

    这弟子先是愣了几秒,一下子不明明白发生了什么。在手掌上的伤口刺激到他的脑海中后,这弟子才猛地发出了一声痛呼,抱着手掌滚来滚去。在身上抹下了大片血迹。

    一众弟子愣神,抬起头后才发现。不知何时夜锋竟已经停下了身形,落于地面,正面对着他们,双眼冰冷的盯着周权以及那个想要传音的弟子。

    在夜锋的目光之下,周权只感觉如同身处冰窟一般,一股寒气从脚底生出,顺着脊梁骨直上脑海,全身从里到外一片寒冷。他连忙低下头,不敢再看夜锋的眼睛。

    凡是没有看到周权那个手势的弟子,看到夜锋的眼睛都是一阵莫名其妙,不知道为何夜锋又折了回来。而那些看到了周权手势的弟子,都是心里咯噔一下,倒吸了一口凉气,浑身颤抖起来。

    在夜锋的双眼中,没有任何愤怒的色彩或是杀意,只是一片平静,宛若一潭死水一般,毫无波澜。似乎他又返回这里的举动只是因为忘了什么东西一般。但是,若是仔细观察夜锋的双眼,不难发现其中所潜藏的那抹嘲讽。

    周权等人,正是因为心中有鬼,看到夜锋眼中的嘲讽后,才会出现这等模样。

    盯着周全少许,夜锋脸上似笑非笑,轻轻迈步,向着周权这里走来。

    见到夜锋的表情以及举动,周权心里咯噔一下,那股不安愈发强烈了起来。

    不过,他还是硬着头皮,冲夜锋行了一礼,用稍有些发颤的声音说道:“道……道友,你……你怎么又回来了?可是有什么东西忘拿了?”

    “呵呵……”夜锋皮笑肉不笑,上下打量着周权,开口回道:“是啊,我是忘了拿些东西。我好像忘了拿你,以及其他几个人的小命了。”

    一听夜锋的话,周权瞬间便明白自己刚才的打算暴露了,一时间恶向胆边生,猛地挥手大喊道:“大家一起上,这小子已经入魔了,想要将咱们所有人都杀死!”

    说罢,周权祭出飞剑,一指夜锋。飞剑便瞬间向着夜锋刺了过来。他当然不会说将是自己动了贪念想要联系宗门斩杀夜锋,故而才将人家招惹过来这一事实说出来。

    在周全出手后,所有看到了周权手势的弟子纷纷动手,杀向夜锋。他们也都知道事情已经败露,夜锋断然不会有放过他们的可能,故而才拼死一战,妄想杀掉夜锋。

    至于那些没有看到周权手势的弟子,则是纷纷呆住了,有些想不明白为何要对夜锋出手。没看见人家那么轻松的,就将与他们实力差不多的另一门派杀了个干干净净吗?

    “既然想要杀人夺宝,那就要承担相应代价。”夜锋面色一冷,冷声喝道,并指成剑,大袖一甩。

    数道灰色的戮天剑气再次射出,如同毒蛇吐信一般,极快的洞穿了所有出手的人的眉心,直接带走了他们的生命。

    嘭!嘭!嘭!

    像是下饺子一般,不断有尸体倒地的声音响起。那些没有出手的弟子都是被眼前这一幕吓到了,浑身颤抖,一动也不不敢动,只得呆呆的看着面前不断有人倒下。

    嘭!

    终于,周权也死了,仰面倒下,大张着的双眼中满是不甘。他刚才躲在了最后,一直想趁机逃走,却不想夜锋一直关注着他。在他将要逃走的瞬间结束了他的性命。

    右手虚抓,将这些人的芥子袋统统拿到手上。夜锋依旧是将所有能够用来恢复灵力的灵丹以及天材地宝收起,将其余物品像是对待废品一般扔在地上,看也不看。

    做完这一切后,夜锋微微喘了几口气,连忙咬了几口手中的天材地宝,恢复了一些灵力注入丹田中的九幽冰焰中。随后,夜锋冷眼看着周权大张着的双眼,冷冷地说道:“你刚才问我来自于哪个门派。现在我告诉你。我来自于九幽宫二十七府的赤血府,是赤血府的府主。到了地府后好好想想,杀人夺宝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

    说罢,夜锋右手再一抓,直接将那群存活下来的弟子的芥子袋拿在了手中。既然这些人没有对他出手,那夜锋也没有什么动手的理由。只需小惩一下就好了。因此,夜锋只是从他们的芥子袋内取走了能够用来恢复灵力的灵丹以及天材地宝。其余的物品夜锋则是丝毫未动,又将之扔了回去。做完这一切后,夜锋便离开了这里,丝毫没有注意这些弟子的神情。

    此刻,这些弟子心里都在悲呼:我草,太过分了!你早说你是九幽宫二十七府府主不就完了么。我们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对你产生贪念啊,你装什么深沉,还不理我们。就你这拿着我们平日连看都看不到的天材地宝招摇撞市的样子,谁能不起贪念啊!你做人能不能不要这么过分啊!

    而在地上,周权大睁着的双眼中,其内蕴含的不甘也是消失,变成了一种后悔以及……不满。

    似乎也是在说——太特么过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