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一十八章 霸道无匹
    ,精彩小说免费!

    “小子,你仗着有几分修为便狂妄自大,不将我们放在眼中。现在,连九幽焰花都不愿被你收走。还是乖乖束手就擒,让我等来送你一程吧。”

    有人张狂大笑,趁着夜锋一时无法动弹便要出手,打算乘人之危。

    话音落下,这人便直接出手,浑身银色光辉流转,宛若天神下凡一般,要击杀夜锋。

    只见他浑身都散发着异常恐怖的波动,使得一众修士站立不稳。如同狮、虎出行一般,给人一种压迫感。显然,这人在抢夺九幽焰花的人群中也是属于金字塔顶端的那一种,几乎是足够资格去参与抢夺鲲鹏传承了。

    此刻,这人直接从俯冲下来,从低空掠过,脊梁处散发银光,令得不少修士不安起来,被这威势所慑,从心底生出无力感,只感觉无法对抗。

    “这人……是谁,怎么会如此强大与可怕!”有人低语,在此人靠近时竟连头都不敢抬起。

    刷!

    银色光芒瞬间掠过众人,速度实在太快,从众人头顶上空横渡而去,带着可怕的威势,犹如远古众神所投出的标枪一般!

    在那银色光芒掠过之后,一些人才刚抬起头来,看着那银色光芒,心有余悸的感叹道:

    “天啊,太恐怖了!”

    在成片的感叹声中,那人裹挟着银白光辉,刹那而至,神圣银辉绽放,映衬得他如同神诋降世一般!

    夜锋瞳孔收缩,凝视此人。他本想速战速决,收取九幽焰花后便直接离去,不给任何人攻击自己的机会。然而不知为何,九幽焰花竟然抗拒自己的收取,根本无法收入芥子袋。

    轰!

    只是眨眼间,那人便已经杀至,裹挟着无敌之势,横击而来。

    这一刻,他张开双手,亮出手中两柄银色长刀,释放妖力,宛若一对银白雪亮的神翅,斩向夜锋,划出了两道优美而又蕴含杀机的轨迹!

    “啊……”附近,一些人发出惨叫,不断后退,身上全是细小伤口。因为那两柄银色长刀上所含的刀气太犀利了,只是看了一眼,便如同被万千长刀及身了一般。

    不少人使出神通,护住自身,急速后退。

    然而,这时夜锋却双目深邃,明明危险在临近,他却很冷静,内心中丝毫不见慌乱。

    锵!

    在那人临近的前一刻,夜锋当机立断,直接放弃了继续将九幽焰花收入芥子袋内,转而伸手抓住九幽焰花,将之拎在手上。接着,他拔出草阳剑,单手持剑,剑骨嗡鸣,灵力沸腾,两只色泽不同的眸子里尽是战意。

    既然对方将自己当做了没牙的老虎,想要从自己这里夺走九幽焰花。那就准备准备,送对方一份大礼!

    “戮地一式!”

    夜锋轻呼,挥动草阳剑,运转戮地一式,斩向对方。

    轰!

    震耳欲聋的金属碰撞声响起,刺眼的银芒大作,没人能够看清这两人到底谁占了上风。

    “那小子完了,不会有什么希望了。”有人轻叹,道出了与夜锋抢夺九幽焰花的人的身份。

    “那是银翅妖枭啊!是修为堪比黄金鱼皇、壤息土尊的一名大妖啊!那两柄银色长刀据说是他用自己的双翅炼化而来的,听说就连黄金鱼皇都不敢硬接此人的一击,这小子竟然还托大到单手持剑,简直是在自绝生路啊!”有人轻叹,摇头说道。

    有人同情,现在出现的强者几乎都是妖族,宛若人族已经式微了一般,让不少人族修士心情沉重。夜锋毕竟是一名人类,无论他属于何方势力,他的出现也算是打破了这里无人族强者的事实。

    因此,有相当一部分人族修士觉得银翅妖枭过分了,有些欺人太甚,竟然乘人之危。

    “自不量力,面对我妖族强者,竟然也敢单手持剑,与之争锋?”

    “这小子这样做,简直就是螳臂当车。虽然那小子长得满俊俏的,我也有几分好感。但他这样与银翅妖枭交手,显然是太过高估自己了。”

    有些女性妖族开口,明显更看好和自己一个种族的银翅妖枭。

    铛!铛!铛!

    铿锵之音传出,生涩难听,就像是两片生锈了的金属片在相互摩擦。那个地方绽放出更加刺目的银光,整片区域一片璀璨,让人双目生疼,无法直视。时不时的,那区域中会传出一两声夜锋或是银翅妖枭的声音,皆是无比平静,听不出是谁占了上风。

    有人猜测,那是银翅妖枭的双刀之威。银翅妖枭应该是认真了,在此时爆发,释放出了无与伦比的实力。

    “那小子终究无法和银翅妖枭比肩啊,还是有着巨大的差距啊。”有人族修士低语,感慨。

    “只能同情他一下了,被谁盯上不好,偏偏被我族强者盯上与之交锋,结局已经注定了。”有妖族修士摇头,作出一副惋惜的样子。

    在众人看来,这简直不会有任何意外,夜锋再强,也不可能和银翅妖枭相提并论,两者几乎就不是一个等级的人物。

    这时,炽盛的银辉渐渐敛去,空中渐渐显出了两道对立而望的身影。其中一个身影银发银眸银衣,手持双刀,相貌俊朗。毫无疑问,他就是银翅妖枭。

    至于另一个身影,自然就是夜锋了。

    “看见没?这人族小子败了,只是在强装镇定。”有妖族修士如此说道,话语中满是自信。

    “等等。有些……不对。”旁边有人制止了这名妖族修士的话,指了指天空,面色凝重。

    “怎么……我草!!!”

    顺着手指,这妖族修士疑惑的看向半空,只是一眼,这妖族修士的一双眼睛便瞪得如同一双牛眼一般,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

    只见,银翅妖枭手中那两柄银色长刀中的一柄长刀的刀身竟不翼而飞,只剩下一个刀柄在孤零零的被银翅妖枭握在手中。至于另一柄长刀,虽然刀身还算完整,但其上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痕,给人一种只要风一吹便会崩裂的感觉。

    在他的双手上,各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几乎将他的双手斩了下来。有血从那里淌落,滴在银翅妖枭的银衣之上。

    而夜锋身上,却是没有任何伤口,一身白袍依旧完整。只是在夜锋握剑的那只手上,有无数深浅不一的伤口,密密麻麻的一片,看起来有些渗人。

    “这……”

    有人惊讶,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时,夜锋伸出另一只手。在他的那只手上,仍紧紧抓着九幽焰花,丝毫没有被银翅妖枭夺走。

    “好像,是那小子占了上风?”

    有人惊疑不定的问道,连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说出来的话。

    “滚!”

    这时,夜锋开口了,他只吐出一个字,给人一种强势而又霸道的感觉。似乎只要银翅妖枭敢说一个“不”字,夜锋便会直接出手将之斩杀!

    “与我这般对抗,更是要分出灵力压制并平衡九幽焰花。小子,你应该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吧。否则,为何不将我斩杀在此而是说这些废话呢?”

    谁知,银翅妖枭非但因为夜锋的话语没有退去,反而咧嘴笑了笑,随手在身上擦了擦手上的血迹,指着夜锋道。

    “你大可以来试试!这次必定斩你!”

    夜锋回应,依旧强势,丝毫看不出强弩之末的样子。

    “嘿嘿,那我就来试试。”

    银翅妖枭冷笑一声,扔掉刀柄,双手持刀,刀身上银芒夺目,斩向夜锋。

    “银翅裂天!”

    “非要求死,那便遂你心愿。”

    夜锋一瞪双目,大声喝道,草阳剑横举,扫向银翅妖枭。

    “戮地二式!”

    当!

    一声脆响,银翅妖枭竟然就那样保持着挥刀的动作从夜锋身上穿了过去,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哼!”

    夜锋冷哼一声,收起草阳剑,回身一把扯下银翅妖枭腰间的芥子袋,将之扔进自己的芥子袋内。

    随后,夜锋身形一晃,抓着九幽焰花便向外飞去。

    这时,银翅妖枭的额头上才出现了一道血痕,这血痕渐渐扩大,血流渐渐变急。

    终于,银翅妖枭那被立斩的尸体分为了两半,一边向着原型变去,一边落于地面。

    而这一切,仅仅发生在夜锋动身向外飞去后不到两个呼吸的时间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