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贿赂
    ,精彩小说免费!

    那道声音响起,三位府主皆是面带喜色,纷纷不再躲闪,定定的站在那里,眼中带着嘲讽的看着夜锋,仿佛在说:你夜锋是厉害,实力是强。但现在宫主出来了,你还有什么本事啊?你还敢攻过来吗?

    夜锋自然听到了那道声音也看到了面前这三位府主眼中丝毫不加以掩饰的嘲讽。他双目一闪,手中草阳剑舞动的更加迅速,直接施展全力,竟是要赶在这位宫主出现之前斩了这三名府主!

    见到夜锋的样子,这三位原本还笃定夜锋不会再继续出手的府主纷纷慌了,完全顾不得什么一府之主的面子,一个个连忙疾呼:“宫主救命!”“宫主救我!”

    有一名府主最没骨气,见到夜锋手中的草阳剑就要劈上自己了,连忙跪在半空中,冲着夜锋连连磕头,不断高呼:“夜府主我错了,饶过我!只要你今天放过我,今后我一定做牛做马报答你!”

    “本宫主说了,住手!”

    就在夜锋即将斩上这三名府主之时,刚才的那道声音再次响起。与刚才的威压不同,这一次的声音中充满了怒气,如同即将爆发的火山一般。同时,一只白皙无比的手伸了出来,仅仅两根手指,不仅击破了夜锋的这一击,还令得夜锋无法再将草阳剑向下压去!

    夜锋皱眉,顺着夹着草阳剑剑身的手指看去。只见,一个身着绿衣的少年站在那里,一只手负在身后,另一只手则成剑指状,将自己的草阳剑夹住。

    这绿衣少年无比英俊,一头绿色的长发长至臀部,随风飘荡,给人一种妖异的感觉。不过,最先使夜锋注意到的,还是那绿衣少年的那一对碧蓝色的眸子。仅仅是看了一眼,夜锋便有一种灵魂都要被吸扯进去的感觉,连忙转移视线。

    “你胆子不小啊!本宫主都说了住手了,你还敢继续动手!”绿衣少年一甩夜锋手中的草阳剑,如此说道,眼中出现了一抹不满与愤怒。

    “拜见三宫主。”

    “拜见三宫主。”

    ……

    见到这绿衣少年终于出现了,那三个府主一个个热泪盈眶,如同是见到了亲人一般,连忙行礼,语气中尽是委屈与恐惧。

    “哼!”绿衣少年冷哼一声,扭头瞥了一眼跪着身后的这三个府主,冷声道:“你们还有脸叫我三宫主?妖族的脸都让你们三个丢完了!”

    “我们……”三个府主一时哑口无言,联想到刚才自己的行为,脸上一阵发烫。

    至于刚才跪下来过的那个府主,更是一肚子的委屈:人家在我们四个打一个的时候都能杀掉一个,那只剩我们三个了,不赶紧投降还有什么办法?这要是不丢妖族的脸,丢的可就是我们自己的小命了。

    没有去理会这三个府主的心思,绿衣少年又回过头,冷冷的看着夜锋:“黑风被你斩杀,是他首先挑衅的你,技不如人也是该死。但是,在本宫主发话后你还冲着他们三个出手,该当何罪!”

    其实,刚才一见那三个府主的反应,夜锋便已经有些隐隐猜出这绿衣少年的身份了。而从那三个府主的称呼中,夜锋更是进一步确定,这绿衣少年,便是九幽宫的三宫主:碧睛火蟾!

    见碧睛火蟾向自己问话,夜锋瞬间便明白若是自己的回答不能让面前的碧睛火蟾满意,那奔赴黄泉路,去陪早先下去的黑风的就是自己了。

    思索了一下,在手指碰到腰间的芥子袋后,夜锋心中便有了主意。

    他连忙一拍芥子袋,从其中苏辅给予自己的那个锦袋内取出了那根通体呈赤红色的独角,不顾离开了锦袋后独角上散发着的冲天戾气,将之双手呈上,口中说道:“回宫主的话,这跟独角是在下查明并斩杀了一名在下府中的聚宝阁奸细后得来的。”

    不待夜锋说完,刚才还跪在那里,羞得面红耳赤的三位府主便已经像是有了主心骨一般,得意洋洋的打断了夜锋的话,说道:“三宫主是在问你为何在三宫主发话后还擅自出手。三宫主的时间何其宝贵,能屈尊问你话便是天大的恩惠了,你却在这里东扯西扯,你是在蔑视三宫主吗?”

    然而,他们的马屁却拍到了马腿上,碧睛火蟾一甩衣袖,突然怒气冲冲的说道:“我是这九幽宫的三宫主还是你们是?我都没有说什么,轮得到你们说话了吗?还是说你们已经想取代我这三宫主的身份了?”

    “不,不敢……”三位府主全都傻了眼,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举动竟会引发碧睛火蟾那么大的反应。

    “不敢就给我滚下去!别站在这碍眼,要是再敢生事,你们也就不用回去了,我直接帮你们府选个新府主。”不知为何,看过了夜锋在斩杀了黑风之后,见到自己时还风轻云淡不卑不亢的样子,再对比这三位府主的样子,碧睛火蟾便越看越觉得生气,连忙开口让他们下去。

    “那,三宫主一定要严惩这个不将三宫主威严放在眼里的人族小子啊。”三位府主还是不甘心,就要下去了,还又说了这么一句。

    “滚!”碧睛火蟾怒吼,没看自己的话语中都透露出了不想严惩夜锋的意思了吗。

    “唉。”看着这三位府主屁滚尿流,连滚带爬的回到了下方,碧睛火蟾揉了揉眉心,颇有些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回过头,看着夜锋手中那根赤红色的独角,碧睛火蟾双眼微眯,一副像是认出了这独角的来历又像是不敢确定的样子。随后,他一挥手,直接将这跟独角上的冲天戾气压制了下来,使之不再向外泄露分毫!

    做完这一切,碧睛火蟾才看向夜锋,开口问道:“你便是赤血府的新任府主夜锋?”

    夜锋一拱手,回答道:“在下正是。”

    “唉,若是我妖族中人都能像你一般,那我妖族有何愁不兴啊。”听到了夜锋的确认,碧睛火蟾又叹了一口气,然后又笑道:“只是看了刚才那三个蠢货的样子后有些感叹罢了。夜府主,你不必拘礼,继续说说和这根独角有关的事情。”

    “那便尊三宫主命了。”夜锋说道,然后放下双手,直起了身子,看着碧睛火蟾说道:“得到这根独角的大体情况便是如此了。正因为在下查明并斩杀那名聚宝阁奸细所以才费了些时间,差点无法在一月之内赶至这里。好不容易感到之后,那黑风竟以在下是最后一个来的为由,硬说在下不敬九幽宫,对在下大打出手。在下百般解释都是无用,更是急着将这跟独角交于宫主,故而才在心急之下出手与其战在一起。后来那黑风见不敌在下,竟又叫了三名帮手。硬是要杀掉在下。不然在下早已将这的独角交于了宫主。”

    要不是本宫主出现,你会乖乖将这跟独角交给我们?估计早就私吞了吧。碧睛火蟾心中不屑,但脸上却丝毫没有表示出来,而是和着夜锋的话感叹道:“没想到事情经过竟是这样,如此看来那黑风倒的确该死,那三个府主也是有其取死之道啊。”说着,碧睛火蟾突然话锋一转:“不过,这一次的秘宝开启,我们毕竟还需要足够的人手,倒也不能真的将他们三个杀了。这样吧,等这次的事情过了,本宫主必定让他们给夜府主一个满意的补偿。”

    听了碧睛火蟾的话,夜锋便明白自己这一次将这跟独角拿出来是赌对了。毕竟这一次苏辅给予自己的锦袋中,那枚七转金丹是自己的报酬,那个锦袋则是可以发挥一些对聚宝阁有利的物件。那这跟独角也不可能是什么无用之物,必定和这次的鲲鹏密藏有所关联。甚至这根独角还有可能是聚宝阁主故意接夜锋的手交给碧睛火蟾以及其他两位宫主的。

    想到这些,夜锋也是伸出手,将这跟独角递了过去,说道:“既然如此,便谢过三宫主的不惩之恩了。”

    接过独角,碧睛火蟾手上白光一闪,那根独角便消失不见,显然是被他收了起来。收起了独角之后,碧睛火蟾微微皱眉,似乎感觉直接这样拿走了夜锋交给自己的独角有些不妥一般。

    仔细想了想,碧睛火蟾取出一朵通体呈一种惨白色,花瓣蜷缩,远远望去如同一张人脸一般的妖异之花递给了夜锋,说道:“我毕竟是九幽宫的三位宫主之一,若是直接拿了你的这根独角,未免有些以大欺小。这样吧,这朵骨灵花是本宫主曾经从一个地方夺取来的。这天霜大陆应该也就这一朵了。它可以代替主人死亡一次,可以说是等同于一个修士的另一条命。不过,记住,骨灵花一个修士终生只能使用一次,若是第二次使用,则会完全没有作用。你也不用想着尝试培育养殖这种花了。”

    “在下献于宫主这根独角本就是分内之事,又岂能索要回报?更何况如此珍贵的宝物,更应该由宫主使用才对。”出乎碧睛火蟾的意料的,一听他说要将这朵骨灵花送与自己,夜锋二话不说便要拒绝。

    开什么玩笑?你都说了这已经是天霜大陆唯一的一朵了,这么珍贵的东西你不留着用反而送给我?我还怕这是你布下的什么阴谋等着我踩呢。

    碧睛火蟾先是愣了一愣,很快他便明白了夜锋的顾虑所在,直接将这朵骨灵花丢给夜锋,说道:“本宫主知道你在害怕什么。放心,这骨灵花本宫主以及另两位宫主都早已用过,对我们来说,这骨灵花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不然的话,这种宝物能轮得到你?”

    说罢,不待夜锋开口,碧睛火蟾直接冲着下方一众府主说道:“今日的事情到此为止!九幽宫内有你们住的地方。若是让本宫主得知你们中还有谁敢相互厮杀,那就别怪本宫主亲自出手清理门户了!”

    说罢,碧睛火蟾便化作一道流光,直接返回了九幽宫内。明显是去寻找另两位宫主了。

    站在半空,看着手中的骨灵花,夜锋稍一犹豫便将其收了起来:妈的,人三宫主都说了将这骨灵花送给自己了,那还怕个球啊!

    与夜锋不同,站在地面上的三位府主一脸的欲哭无泪,他们眼睁睁的看着碧睛火蟾在夜锋拿出了那根独角之后态度便直转向上,后来不仅丝毫不追究夜锋杀了黑风还不听他的命令继续对他们出手的责任,甚至竟然还出手赏赐了夜锋一件什么宝物!

    看着碧睛火蟾远去的身影,三位府主很想大喊一声:“这不公平,这是贿赂啊!这是**裸的贿赂啊!”

    不过,他们到底是没胆喊出声来。没见现在夜锋风头正盛吗?要是再敢作死,那就真的要死了!

    等到夜锋从半空中落了下来,一众府主才纷纷怀着复杂的心情和夜锋一起进入九幽宫,各自去往了九幽宫为各自安排的居所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