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府主之位
    ,精彩小说免费!

    时间,在不经意间悄然溜走。终于,银电府府主寒电失踪的消息还是传到了九幽宫那里。而九幽宫的行动也就像当日计划斩杀寒电时众人所说的那样,派出了一名使者前来查明寒电失踪的事情,若是寒电已死,则从银电府内重新挑选一名实力足以服众者来担任新任银电府主。

    这名使者对查明寒电失踪的事情也没有多么上心,在他心中,早就认定寒电已经死了。于是,在草草选定了一名府主后得知银电府府内已经没有任何资源可以送与他之后,这名使者大发了一番脾气。离开银电府后本着不能空手而归的心思,这名使者又顺便去往了赤血府,打算从赤血府处得到些好处。

    得到这名使者将要来赤血府的消息,夜锋并没有当一回事,仍旧待在自己洞府内修炼功法,一众供奉也是各做各的,丝毫没有将那使者将要来赤血府的消息当做一回事。至于苏辅和胖子,他们正因为夜锋这个甩手掌柜而忙得焦头烂额呢,哪有时间去管谁要来赤血府。

    一个时辰之后,那使者准时来到了赤血府,却不见一个人出来迎接,心中便有些恼怒。但他却强行将心中的怒火压了下来,毕竟他也是知道人家赤血府本来就没有什么义务出来迎接自己。

    穿过赤血城,纵身飞上赤血府主峰步入迎客大殿见到了苏辅。这使者拿出自己九幽宫的身份令牌“啪”的一声摔在苏辅面前,傲然无比地说道:“去把你们的府主叫来吧,本使者有些事情要和他说。我记得,你们的府主似乎是叫,薛乾吧。告诉他,若是想要我在返回九幽宫后为他在三位大人面前说上几句好话,就别摆什么府主的架子,在一炷香的时间内见我。现在,你先带我去你们那什么赤血大殿吧,本使者也正好休息一下。”说完后,这使者如同是为了报复夜锋等人没有出府迎接他的事情,又嗤笑了一声,如同故意一般大声道:“赤血府?什么玩意?还学着人家实力排名靠前的洞府设置个劳什子赤血大殿?说出去都不怕别人笑话么?”

    苏辅虽然是聚宝阁派来的内应,但好歹也是在赤血府待了多年了,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有了些感情。冷不防听到这家伙在那里大放厥词,一下子气得脸色铁青,呼吸粗重。

    “说你呢!怎么还不带路?小心本使者在你们府主来了后告上你一状!真是的,怎么这赤血府连个接待人的家伙都这么不懂是非呢。”见到苏辅一时间没有动弹,这使者又出手推了苏辅一把,开口说道。

    真是个没有脑子的夯货!老夫真想一巴掌拍死你!苏辅在心中怒骂了一声。然后便黑着一张脸将这家伙带去了赤血大殿。到了赤血大殿后,苏辅恰好看到凝珠在这里打扫着赤血大殿内的卫生。便让凝珠暂时看住跟在他身后走了进来的那个使者,自己则冲天而起,直接去往了夜锋正在修炼的那座山峰。

    “府主,九幽宫果然派人来了。不过,不知为何,那使者似乎还不知道薛乾已经死亡的事情,府主您是不是要暂时回避一下?”见到了夜锋,苏辅随意行了行礼然后黑着一张脸将那使者前来的事情告诉了夜锋。

    “无妨。薛乾死了的事他们迟早也会知道,还不如趁这一次机会索性挑明了说。”夜锋摆了摆手,毫不在意的说。说完后,他又上下看了看苏辅的样子,装出了一副惊讶的样子,说道:“就是不知那使者到底说了些什么,将我们的赤血府大供奉给气成了这个样子?”

    “府主您就别取笑老夫了。”苏辅也是察觉到自己的表情有些不对,摸了摸老脸有些尴尬的笑道。笑完后,苏辅还是将那使者的话原原本本的重复了一遍。

    “那家伙还挺狂啊。不管也不是什么大事,至少这样的话我们可以随便那些一般货色将他糊弄过去。”夜锋笑了笑,丝毫不以为然。摸了摸下巴,夜锋又继续道:“对了,大供奉,顺便麻烦你一趟,帮我将其他几位供奉也叫到赤血大殿吧。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个使者是什么货色吧。”

    说完后,夜锋便一个纵身,御剑飞天,踩着草阳剑向赤血大殿飞了过去。

    到了赤血大殿,走了进去,夜锋却是看到了令他怒火中烧的一幕:那个自称使者的家伙竟一副色中恶鬼的样子,目露**之色一边流着口水一边不断挥舞一把铁钩一般的武器在凝珠的羞怒交加的呼声中从她身上扯下一块又一块的布条使得凝珠不断露出缕缕春光!

    刷!

    如同一道闪电一般,夜锋猛地冲了过去,伸出一只手如同铁钳一般卡住了那家伙的脖子理也不理他的挣扎,直接如同扔垃圾一般将之扔到一旁一路撞翻了不少石椅。

    接着,夜锋脱下了身上的长袍给凝珠披上,遮住了外泄的春光。

    见到夜锋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这个刚才还抿着嘴唇,一双眸子中露出宁死不屈的神色,一脸宁死不屈的表情的女孩。先是楞了一下,然后一下子抱住了夜锋,嚎啕大哭!她抱得那么紧,哭得那么伤心,仿佛害怕这一切只是个梦境,若是自己松手,一切便又会被打回原状一般。

    发觉凝珠抱住了自己,夜锋也是愣了愣,然后他伸出一只手轻轻捏了捏凝珠的手,示意凝珠一切有自己后才轻轻抱着凝珠站了起来。

    拍了拍凝珠的头,见到凝珠稍稍松开了自己,夜锋才转过身,冷冷的看向那边那个被自己如同扔垃圾一般扔了出去的苏辅口中所谓的使者。

    “小子!你要是识相的话最好现在就将那个小美人交出来。不然,等到你们府主薛乾来了,本使者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这一会儿,那使者也是站了起来,发现夜锋在看着自己,这家伙揉了揉腮帮子,张口吐出一口带着血丝的浓痰,一指凝珠,态度嚣张至极的说道。

    刷!

    剑光闪动,直接将这家伙的两旁的发丝斩下了一缕。

    “若是你继续指着她。下一次,我斩下的便是你的手指!”夜锋说道,丝毫不加掩饰身上的杀气。

    这家伙愣了愣,像是第一次吃到这种亏一般。下一秒,他那嚣张的声音便响了起来:“你他妈的来试试啊!你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可是九幽宫派来的使者!就是你们府主来了,也得礼让老子三分,更不要说你了!你又算什么东西!”

    “我便让你看看,我是怎么礼让你的。”夜锋眼神一凝,对于这种嚣张的不可一世的家伙,最好的办法还是用拳头打得他不敢嚣张。

    刷!

    夜锋直接一剑刺出,直直刺向这家伙。而这家伙却像是笃定夜锋不敢动他分毫一般,竟直直站在那里恶狠狠的盯着夜锋,一动不动!

    “府主,不可!”就在夜锋的剑快要刺中这家伙的脖子之时,苏辅的声音才迟迟响了起来。

    然而夜锋却是目光一闪,如同没有听到一般,手中的剑竟更快了几分!

    “我错了!不要杀我!”

    终于,在夜锋充满杀意的目光下,这家伙怕了,只见他不断后退,口中不断认错。

    嘭!

    在后退途中,这家伙终于撞到了墙上,一下子无法再后退了!

    这时,夜锋才停了下来。不过,一直顶着这家伙脖颈的草阳剑还是划破了他的脖颈,使得渗出了一丝血液!

    看到了这丝血液之后,这家伙终于腿一软,顺着墙壁缓缓滑下。生与死之间的大起大落,使得他浑身不断冒出冷汗。一股骚味也是从其胯下散发而出,竟是吓得尿了裤子!

    而这时,一大早便发出了声音的苏辅才姗姗来迟,装模作样地冲夜锋行礼,口中说道:“府主,此人毕竟是九幽宫派来的使者,没有必要的话,还是不要对其出手为好。”

    你这老货,早早就来了却不直接出现,不也是希望我好好教训一下这混蛋么?这会倒好,还故意装出一副为他说情的样子。夜锋暗自撇了撇嘴,然后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这位使者后拉着凝珠做到了自己的主座上。

    苏辅的这番话,放在夜锋耳边是不以为然,而放在了这使者耳边。却是将他吓了个肝胆决裂。

    什么叫没有必要的话,不要对我出手为好?是不是有必要的话还是可以出手的?

    这时,其他供奉也是鱼贯进入。钟氏三姐妹一看到凝珠身上披着夜锋的长袍,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了。看向那使者的眼神也开始充满了鄙夷。

    不过,这时这使者可没有心思关注别人看向自己的目光,现在他心里满是苏辅刚才的那一句“没有必要的话,还是不要对其出手。”

    “你,来我赤血府,是有什么事情?”

    突然,夜锋的声音响了起来,将他吓了个哆嗦!抬起头,发现一个大殿的人都在看他,更是将他吓得够呛。

    “我,我是去银电府调查一下寒电死亡的事情的。在银电府他们告诉我他们没有什么好处给我。我想着不能空手而归,而赤血府又离银电府最近,我也就想着来这里捞点好处。”

    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之下,这使者如同竹篓倒豆子一般,直接便将事情的经过说得清清楚楚。

    “所以说,你来我这赤血府是为了打秋风啊。”夜锋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敲击着主座扶手,脸上尽是玩味。

    “我,我……”这使者急得大汗淋漓,生怕自己回答错了会被当场击杀,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回答了。

    正在这使者嘟嘟囔囔不知该如何回答之时,夜锋却突然发问,语气阴冷,整个赤血大殿的温度都仿佛下降了不少!

    “其实,你来我这赤血府若真的是为了打秋风拿点好处,我们倒也不是不能给你。但是,你的态度太过讨人嫌了。更重要的,难道你没发现这赤血府的府主已经换人了吗?”

    “没有。这赤血府的府主不是一直就是大人您吗?”这使者虽然行事傲慢自大了一点,但也不真的是傻子,一听夜锋的问话,连忙回答道。

    “哦?你刚才不是口口声声说这赤血府的府主是薛乾吗?”这使者说完后,夜锋又看似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那一定是府主大人听错了,那薛乾是何许人也,怎么能和府主您相提并论呢?”这使者连忙恭维,生怕慢了一句便会招来杀身之祸。

    谁知,自己这句恭维的话说完,夜锋竟然猛地一拍扶手,道:“哼!只会拍须遛马之辈,要你作甚!”

    我去!我是在恭维你啊!怎么这都要杀我?那我刚才的努力不是白做了吗?听了夜锋的话,这使者一下子欲哭无泪,脸色苍白,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突然,夜锋话锋一转,语气平淡,道:“不过,要留你一命倒也不是不可以。实话告诉你,薛乾便是我杀的,我也是因此才当上的赤血府主。但是等你回到了九幽宫,我却怕你会说出什么不利于我的事情啊。”

    一下子,这使者便明白过来了夜锋对自己说了这么多废话的原因,连忙道:“府主放心,小的回去后若是有人问起,便说那薛乾是因为自己修炼走火入魔而死的。府主您是在赤血府失去了府主后一时群龙无首,被众供奉共同推荐为府主的。”

    “你的话,我有些信不过啊。”夜锋双眼微眯,无意识的敲击着座椅扶手,仿佛是拿不定主意一般。

    “府主放心,若府主对小的不放心,小的大可以向府主献出一滴魂血好让大人掌控小的的一举一动。”这使者当机立断,一咬牙,一拍额头,逼出了一滴色泽金黄的鲜血,飘向夜锋。

    “大供奉,这滴血,便交给你了。若是他有所异动,你便自行决定吧。”夜锋挥了挥手,将那滴魂血推向了苏辅所在的方位。

    “那老夫便谢过府主了。”大供奉也不是什么婆婆妈妈之人,他知道这是夜锋故意将这使者的魂血交给自己好让自己出上一口之前的恶气,也就直接接受,张口吞下了这滴魂血。

    了却了这件事后,夜锋拿出了一些灵宝赠予这使者后便将其送离了赤血府。

    看到这使者离开,各大供奉分别返回各自山峰,凝珠也在自己的劝说下去往了自己的洞府之后,夜锋才长出一口气,一下子便从之前的正襟危坐变成了大大咧咧随意半靠于主座之上,哪里还有半点府主威严。

    “大供奉啊,你这个计划,弄得我还真是够累的,竟然还要捏着嗓子装腔作势。以后再有这种事可千万不要叫我了,对我来说这种事可真的是比跟人战斗还累啊。”

    “快别说了。”苏辅一翻白眼,道:“府主你中途的那一出,还真是吓了老夫一跳。当时老夫可是真的以为府主你是铁了心要杀了那家伙。”

    “呵呵。”夜锋笑了笑没有搭腔。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出来:一个男人,若是在看到与自己有关的女人被人欺负时还满脑子的计划,那还不如趁早别做男人了呢。

    从主座上站起,夜锋走出赤血大殿,遥遥望着山下的赤血城,目光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时,苏辅也是走了出来,站在夜锋身后,说道:“这一下,府主你的府主之位,总算是完全没有问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